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 火灵少年
    战神岭南端不远处有一条峡谷,谷的尽头有一株参天古树,此时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正躲在繁茂的林叶之间,眼睛眨也不眨紧张地观察着下面的谷口。

     清晨的朝阳冉冉升起,金色的日光由于树林的掩映,如一道道利箭从树叶的缝隙中穿透过来,形成一条条明亮的光带,照在叶间的晨露上,折射出七彩的光芒。各种鸟儿在林间来回穿梭,清亮的叫声响彻山林,松鼠、山鸡、早起的狐狸、喝水的野鹿,迎来去往,一派自然祥和的气息。

     “嚎~!”

     一声巨吼突然从战神岭上传来,声震山谷,穿石裂空。谷内本来相处融洽的飞禽走兽,听到吼声吓得是亡命奔逃,不一刻是踪影皆无。

     不久一只红色猛兽像个王者一样从战神岭上漫步而来,只见它有八尺来高,一丈多长,体外遍布榆钱大的鳞片,通体火红如胭脂。更奇特的是这家伙狮头虎目,牛尾鳞身,在头顶正中还生有一支赤红色的独角,看着说不出的威武霸气,竟然是头世间少有的火麟兽。

     少年看着这只火麟兽暗暗握了握拳头,只是还未欢喜多久陡变突生。

     火麟兽嗅觉敏锐异常,距离少年藏身的大树一二十丈远就感受到了他的存在,猛然停下身形,不屑地扫过少年藏身之处一眼,头上红色的独角一扬,瞬间一道数尺长的赤红烈焰飞出,直向少年藏身处打去。

     “哈哈,小红鼻子真尖,这都被你发现了!”

     少年和这火麟兽之前也不知打了多少次架,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本想躲在这里打它个措手不及,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于是也不再掩藏,侧身躲开打来的火焰,几个纵跃来到火麟兽前面一条数丈高的树枝上一纵而下,凌空直向火麟兽扑去。

     火麟兽没有闪避,反而腾空而起直向少年撞去。少年没想到火麟兽会如此应对,他身在半空中无从借力,见势不妙赶紧一拳击出。就见红光一闪,一蓬明亮的赤色火焰直向火麟兽卷去。

     火麟兽早就预知到少年会如此一般,不等火焰攻到立即一扬兽角,又是一道朱红色的火焰发出。两火噗地一声撞在一起,一同化作一道道火浪乱流四处飞散,火麟兽趁机一角顶出,瞬间把少年掀飞数丈高。

     “嚎~!”

     一招得手火麟兽欢声长啸,不等少年落地立即腾空又急撞过去。少年无奈,只得再次挥拳抵抗,可惜打出的的火焰再次被火麟兽发火抵消,人也又一次被冲撞得飞起数丈高。

     如此反复多次,火麟兽欢声愈来愈盛,少年则一次次地被高高抛起,形势越发不妙起来。

     “小红,快放我下来,不然我生气了!”

     少年焦急地在半空中高叫,只是不知火麟兽是玩得太过兴奋,还是根本没在意少年的威胁,依旧不管不顾一通乱撞。少年见它全无半点收手的意思,不禁大怒,大喝一声一拳挥出。就见金光一闪,一蓬明亮的金色光焰再次向火麟兽轰去。

     火麟兽瞬间就感受到了金色火焰的恐怖,急扬兽角打出一道火焰和少年发出的金焰撞在一处。只是两火相撞并未如之前那般化作火浪飞散,金色火焰反而直接把赤红火焰吞没,接着毫不停息地再次向火麟兽卷去,瞬间把它全身包得严严实实。

     “嗷~!”

     那金色火焰极为厉害,火麟兽虽是天生火兽也被烧得浑身打颤,连运几次力都没灭掉身外的火焰,疼得嘶声怪叫。少年这时终于重新落回地面,一见不禁恨恨地道:“活该,让你刚才欺负我。”

     火麟兽见少年对自己根本是置之不理,不禁激起了凶蛮兽性。于是也不理会身外正在炽烈燃烧的火焰了,猛然一声咆哮,独角一扬大口一张,一道水桶粗的明黄色火柱直向丈外的少年打去。

     少年本来还想趁机把火麟兽收服,根本没想到它会拼命,见到情势不妙急纵身闪避。可惜****之间相距太近,最终还是慢了一步,虽躲开要害位置还是被击中半边身子。

     只是诡异的是,火柱在撞到少年的瞬间突然消失,不过火焰虽然没了,火柱上附带的巨大冲击力还在,少年被冲得倒飞好几丈,嘭地一声撞在山谷旁的一块巨石之上,只感觉喉头一甜,一股血气上涌,噗地喷出一大口鲜血。

     “混蛋,你想杀了我吗?”

     少年勃然大怒,强忍疼痛从地上一纵而起,立即就准备找那头火麟兽算账,一抬头不禁又笑了起来。原来那头火麟兽浑身还在被金色火焰缠绕,此时已经疼得龇牙咧嘴嗷嗷怪叫,看情形比自己还惨。

     “哈哈…活该!”

     少年解恨似地高声大笑,见火麟兽烧得实在有点惨,这才从项下摘下一个晶莹剔透小儿拳头般大小的红色吊坠,来到火麟兽跟前轻轻一晃,火麟兽身上正炽烈燃烧的光焰瞬间被那吊坠吸了进去。

     火麟兽这下烧得颇为凄惨,有几处鳞片都崩裂了,滴滴答答地流出红色的血液。不过这家伙解脱之后并没有急着找少年算账,反而呆呆地看着他手中的吊坠,似乎不敢相信这么个小东西能有如此大的神效。

     “嘿嘿!羡慕吧,羡慕也不给你看。”

     少年得意地拿着吊坠在独角火麟兽面前晃了几晃,然后抬手又挂回项下,接着用胸前脏兮兮兽皮制成的衣服掩藏起来。火麟兽一看心情很是不爽,冷哼了一声独角一摆,再次把少年挑飞好几丈高。

     少年得意地哈哈大笑,落地后把那个红色吊坠又从项下取了下来,颇为诱惑地在火麟兽面前晃了两晃,而后亲昵地婆娑着它那根硕大的独角道:“小红,让我骑一下,你让我骑一下这宝贝就给你玩。”

     那火麟兽听完冷哼一声,脖子一摆甩开少年的手臂,翻着探照灯一般的大眼瞪了少年一眼,骄傲地转身向山林深处走去。

     “哎…哎…别走嘛,看你那小气样!”

     少年赶紧追了过去,把红色吊坠挂在火麟兽的那只独角上,又连赔了好几声不是,那头火麟兽这才停下脚步,后腿一曲人立而坐,抬起前爪把吊坠从独角上取下,端在面前像人一样仔细地端详起来,眼中满是奇异的神色。

     少年一直都想把这只火麟兽收为坐骑,见之大喜,心念一转有了办法。然而还没等他开口一个惊天动地的声音突然响起:

     “轰隆~!”

     庚辰扭头一看,只见北方的天空光焰张天,周围也是群山摇动,各种大小不一的石块不停地从周围的山上飞起,纷乱地向下面砸去。

     一人一兽都是神色大变,少年这时也顾不上其他了,一把从兽爪里抓过吊坠,避着纷飞的乱石快速向旁边一个山头跑去。火麟兽一见也不迟疑,立即跟了过去。

     一人一兽很快来到山头之上,这时地动山摇的态势也慢慢平静下来,张天的烈焰渐渐变小变淡,最后天空终于暗淡下来,变回原本该有的模样。

     少年呆呆出神地看着北方的天空,心中突然生起绝大的好奇,似乎那边有什么东西在呼唤自己一般。于是拍了拍火麟兽的大角:“小红,咱们去那边看看怎么样?”

     火麟兽本来就吓得够呛,闻听此言不禁就是一哆嗦。少年没想到它这么胆小,不禁轻蔑地瞥了它一眼,嘲讽道:“且!原来是个胆小鬼,我自己去。”说着把吊坠戴回项下,迈步向北方群山深处走去。

     火麟兽性高气傲,如何愿意被一个人类少年看低,一听立即鼓起勇气,纵步来到少年身侧,一前一后向爆炸声传来的方向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