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师姐早
    打开房间的门,我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兴许是听到我开门的声音,隔壁玄阳的房门也打开了,看到我后,玄阳很不情愿的朝我问了句“师姐早。”便又回房门去了。

     我知道,玄阳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拜入师门成为大师兄已经是既定的事情了,有句话说的好,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我估计玄阳这会儿应该就是这个心态吧。

     吃过早饭,全清将我和玄阳叫到了道观门口。

     他扶了扶须,双眼盯着我道:“玄芸,今天你去西边的山头摘些野草。”

     说罢,不等我答应,又朝全清道:“你去北边的山头上打些野味。”

     “还是我去打野味吧。”我抢道,要知道,我九芸可是拥有超级加速度的鞋子的,遇上野兽时,逃命根本不是问题,说不定还能反杀几只,完成任务,这要是玄阳去的话.....

     我瘪了瘪嘴,斜眼看了玄阳一眼。

     啧啧....

     这蛮横粗壮没有脑子的样子,怕是一只兔子都能不小心把她撞翻。

     “你去打野味?”玄阳大眼一斜,脸色瞬间变得奇怪起来:“师姐,不要说师妹没有提醒你,北边可是有野生老虎的,你这小身材,我看还是算了吧”

     “师妹,这是说的什么话,好歹我也是师姐,这么危险的活我怎么能让你去?还是我去吧”

     “那不行,万一师姐死在那山头上了,那我和师傅多伤心”

     “玄阳。”全清怒瞪了一眼玄阳,怒斥道。

     玄阳立马就乖乖闭嘴了,不敢说话了。

     “你们两个都不要吵了,就按为师说的来做,赶紧去吧。”

     “是,师傅。”

     我和玄阳同时应了一声,但看得出来,她的心里还是很不爽的,不过我也没放在心上,这毕竟只是第一天,后面需要面对玄阳的日子还多着勒,要是一点小事都放在心上,那我得多累啊。

     背起竹篓,拿起镰刀,我这才往山上走,玄阳已经先我一步出去了,不过出门前,全清给了我一个罗盘,这玩意是老祖宗发明的,可以辨别方向。

     “北边?刚才师父是让我去的西边还是北边了?

     我有些懵,才刚刚过去没多久,但是我已经忘记了,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最近健忘得十分严重,估计只记得自己是九芸了。

     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我看了看北方,眼神坚定的往前去了。

     与此同时,道观里,全清正在全神贯注的打坐着,在她的面前,则放着一个红色的葫芦,葫芦的身上画满了奇奇怪怪的图案,葫芦口的位置还贴着一张黄色的符纸,在全清的嘴唇上下动的时候,葫芦口上的纸符也亮了起来,发出阵阵红色的光芒,而另一边,全清闭着的眼睛也是瞬间睁开,两道白光从她混浊的老眼中缤出,直接射在了葫芦上,符纸在这道白光的照射下,顿时光芒大坐,不停的转动起来。

     “魂入,封!”随着全清一声大喝,红色的光芒突然急速收缩,从葫芦口缩了回去,与此同时,全清也收回了身上的气息,整个葫芦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全清呼出一口浊气,眼神有些复杂:“这孩子煞气之重已经超过我的想象了。”

     “罢了,罢了,这也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

     道观里发生的事情我全然不知,往北山的路十分的复杂,多是灌木丛和参天大树,偶尔有那么两只小野兔,不过见到我郑博威武健壮的身躯,皆是不敢上前一步,这也让我有些得意,至少说明了我身上有“王霸之气”。

     “奇怪,不是说让我到山上挖野菜吗?这样的吊地方,哪里来的野菜啊”。

     望着全是大树的四周,我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

     “我艹,你怎么跑这边来了?”就在我懵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疑问。

     我转过身子,离我五米处,一个头上卷着树叶,腰上围着树枝,手里拿着大弓的年轻女人正盯着我看。

     “师妹!”

     我惊讶的叫出声:“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去西山打猎了吗?”

     “你脑子秀逗了吧?打猎是在这里,北方!”玄阳像是在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

     “我擦,怪不得我觉得这附近一点野菜的影子都没有,原来是走错路了。”我拍了拍脑袋:“不行,我得马上过去西山那边,要不中午之前就没有办法把野菜摘回道观了。”

     说着,我转身就想离开。

     玄阳立马追了上来:“吖,师姐,你想去哪啊?”

     “去西山啊。”

     “去什么西山啊,刚才你不是还说要帮师妹我打猎吗?既然来了,不如今天就吃肉得了,我俩一起打猎怎么样?”玄阳的眼睛转啊转,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不行啊,师父吩咐我去摘野菜,我怎么能够在这打猎呢,这要是被知道了,那就完蛋了。”

     “说你这么那么怂呢?大家都是九零后,你和我的差距这么就那么大呢?年轻人嘛,就该有点儿想法,一直照着师父说的来做,你这么能够进步,要知道,你虽然是师姐,但是我可比你进来早得多了,师妹我会的,那可比你多得多,你想学法术,那就得从我这先学基础。”

     玄阳搭着我肩膀,游说着。

     “你说的好像也对。”我的心里有些松动,玄阳说的还是有道理的,跟着全清学肯定得从最基础学起,毕竟我九芸是零基础的,但是要是跟着这半桶水的玄阳,指不定还能先学到些基础,到时候学起全清教的法术,也许也就不会那么吃力。

     “对嘛,我是你师妹,我还会害你不成,一会我就教你手指点火的招数”玄阳继续诱惑道。

     “真的?”

     “我你还不信吗?”玄阳一副很生气的样子,那表情完全可以拿奥斯卡影帝。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好吧,那我就和你一起打猎,但是你千万不能和师父说。”

     “好,我保证不说”玄阳打包票道。

     “我就信你一回”我说完,就转身拿地上的住篓去了。

     玄阳的嘴角,一抹冷笑抹过:“先让你高兴高兴,一会就让你哭都哭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