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回家
    郑博很干脆的告诉我没有,气得我就像是被母猪上了一样,无奈,我只能去隔壁商店买了一把,花了我十多块大洋,真是心疼得半死。

     回到房间,我打开雨伞,这种雨伞是长柄的,这样的雨伞才能让郑博这个大男孩在里面有足够的生活空间,如果是短柄的话,收起来的时候指不定就会把郑博夹扁,我九芸虽然算不上什么善良的人,但是能帮助别人的事情我还是很乐意做的。

     “郑博,你进到雨伞里面。”我一边吩咐,一边将雨伞往旁边斜一下,方便郑博进去。

     郑博点了点头,同时身体开始虚化起来,慢慢的变为一股青烟,钻入了雨伞中。

     我将雨伞收起来:“怎么样?里面的空间够大吗?”

     “嗯,还好,看不出来,你还挺聪明的,这个方法不错。”郑博赞扬道。

     “嘿嘿,这不算什么,你家是在隔壁市的哪里,我们现在就出发。”我想事不宜迟,今天算来已经是郑博死后的第三天了,如果办白事的话,今天也是最后一天了,如果不早点回去的话,郑博也许就看不到自己的肉身了。

     ”你出去以后,我会带着你走的。“郑博说道。

     我点点头,将雨伞拿在手上,又从抽屉中将我所有的财产都带上,整理了下帅到自己都怕的发型,这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今天的天气十分的燥热,阳光普遍,只要不是十分阴凉的地方都能看见太阳的影子,也难怪九芸说没有办法出门,就这太阳,别说鬼了,就是人,也得晒成非洲。

     半个小时后,我已经到了车站了,还好今天既不是周末,也不是节假日,车站的人并不是很多,我按照九芸的指引,买了一张去隔壁市宏桥区的车票,又花了五十多大洋,虽然不算很多,但我的心里依然肉疼,看了看手中的雨伞,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帮助九郑博是对还是错。

     不过我九芸的性子就是如此,既然决定要做,就从来都不会回头。

     随着人群上了开往隔壁市的动车,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安安静静的坐下,等待着车子发动。

     ”呦,假小子,大热天的还带着把长柄的黑色雨伞,怎么?怕晒黑啊”,一个粗狂的声音传来。

     我抬起头,只见一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平头正看着我,不屑的笑着,他的脸型凶恶,手臂上纹着两条青龙,额头的位置还有着一颗指头大小的痣,上面还有着几根杂毛。

     我的心里恼怒,我堂堂七尺美女,论身高,我可以说完爆眼前的纹身男,但是看了看我自己的手臂,再看了看肌肉男的手臂,顿时就焉了,人家的手臂就和我的大腿一样,打起来的话,我只能像是只小鸡一样被暴打。

     尽管心里十分不爽,但是想我九芸是个十分高贵骄傲的女人,不屑和这种三十多了还以为自己是小年轻的人计较。因此,我干脆再次闭上眼睛,不理会纹身男了。

     我的态度让纹身男气得牙痒痒,哼了一声之后,纹身男无视了我,将随身拿着的包放到了座位上边的行李架上,然后用力的拍了拍我旁边的位置,使劲的坐了下去,我能清晰的感觉得到椅子整个都往后移动了一段距离。

     “喂,你们怎么回事?占那么多位置,我们后面的怎么办?”纹身男刚刚坐下,我就听到身后一个大妈嚷嚷道,显然是椅子往后移挤到了后面的乘客。

     纹身男转过身,凶狠的瞪了发声的大妈一眼:”别废话,再出声弄死你。“

     大妈顿时不敢说话了,脖子缩了回去,嘴上不出声,想必心里已经将纹身男骂了个便。

     周围的乘客看到这一幕,先是好奇的看着,直到纹身男开口的时候,才各自收回目光,有点还将小孩的眼睛蒙住,不让其往纹身男的方向看,身怕纹身男恼怒。

     纹身男对于这一幕显然很是满意,我都能感觉到他心里的骄傲直冲云霄了,我的心也开始砰砰直跳,透过眼角的余光,我能看到,此刻的纹身男正像头狼一样的盯着我。

     ”九芸,不要怕,车上有列车员,这鸟人敢动手,他就完了。“我安慰自己道,也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在熟睡的样子。

     我希望纹身男最好以为我睡着了,然后觉得没有意思,就不鸟我了,这样就最好了,等到下一站我就下车了,到时候天高任鸟飞,我想怎么骂纹身男就怎么骂。

     我的政策果然有用,纹身男看了我半天,见我就是不睁开眼睛,虽然对于刚才我没有答他的话很不爽,却也没有办法,毕竟车上还是有列车员的,如果无缘无故的找事情,那可就不好办了。

     眼见纹身男将眼光换到了其他的地方,我的心里还来不及高兴,就听到郑博开口的声音:“九芸,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就一个傻比纹身男.....”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心里就咯噔一跳,下一步我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因为纹身男恶狠狠的目光已经紧紧的盯上了我。

     简直日了狗了,我忍不住在心里直喊倒霉,眼睛也不敢看向纹身男,对于自己的这张嘴简直恨不得撕烂去。

     “你说哪个是傻比?”纹身男略带着地方口音的声音凶狠的开口。

     “嘿嘿......大哥,我不是说你。”我尴尬的打着哈哈道,但纹身男显然不买账。

     “谁特么是你大哥?你把刚才说的话给我再说一遍,谁是傻比?”纹身男之前就对我不爽了,此刻正好抓住我的把柄,怎么可能因为我道歉了就不了了之,我估摸着这鸟人就是想狠狠的打我一顿出出气。

     纹身男的话说得很大声,整个车厢都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得见,一车箱人的眼睛都往我的身上看,不少人的目光都带着怜悯,纹身男的长相就足够让这些人觉得我会被打得半死了。

     我的腿脚发抖,正想着下车跑路改签的时候,列车已经开始动了。

     “我去你大爷的。”我没想到纹身男居然连美少女也想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