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突变
    郑博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让我跟他们进去,我不知道郑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我九芸那么卡哇伊而且还善良的男人,相信郑博不会恩将仇报将我往死里推的,再说了,我也没有办法反抗啊。两个保镖一人一只手,简直就像是在抓小鸡一样把我拎在了手中,丝毫反抗能力也没有。

     我被拉进了中年人所在的房间,郑博在我后面,也跟了进来,但是他的神色看起来却比我还紧张,仿佛见到的是他的克星一样,我还好,毕竟已经被吓到差不多傻了,尿都吓失禁了。

     两名保镖将我丢在了地下,接下来就没有再管我了,而是低着头走了出去,我的心里自然是明白的,保镖对于眼前的中年男子那个畏惧是出自心底的,否则不可能如此的卑躬屈膝,即便是退役的特种兵被大老板雇来当保镖,也没有见哪个对雇主如此的卑躬屈膝,可保镖对眼前男子的态度足以说明,这中年男子绝对不是有钱那么简单。

     保镖退出去之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了我和中年男子两个人,和郑博这只帅气的玻璃鬼。

     中年男子背着我,完全不在意我看他的眼光,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把我九芸放在眼里,这一点让我十分的不爽,如果不是看出来这大叔有点儿实力,我郑九芸上去就是一个Q,保证给他打残血。

     ”说吧,你是谁?“中年男子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平淡,却又犀利。

     我有些紧张的看向郑博,希望他能给我个意见,我可不想死在自己这张嘴上。

     郑博看着我的样子,有些无奈,那眼神似乎就是在告诉我:‘你怎么那么蠢。”

     郑博别了别小嘴,还是轻轻的飘到我的跟前:“你就实话实话,我和你来这里就是来看我老爸的。”

     “来看老爸的?”我惊呼一声,这也不怪我,按照郑博的意思,眼前这威严的中年男子很明显就是郑博的父亲。那郑博的背景到底是有多大?

     “你叫那么大声干什么,想死啊?’郑博怒斥我一声,我这才想起来,这里不止我们两个人,还有那背向着我的中年男人!

     我暗道一声不好,就感觉一阵风从我的身边经过,接着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瞬间握在了我郑博的脖子上,我只感觉身体一轻,整个人像只小鸡般被中年男子提了起来,一股窒息的感觉瞬间就传遍了我的整个身体:”谁是你爸“

     “呃......”我的脸涨得通红,中年男子的眼神看起来丝毫没有感情,就这么盯着我,仿佛真的要将我掐死。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无论是我还是郑博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中年男子的身手完全就不是外面的那两个保镖可以比的,那速度即便是郑博上我身的时候我也没有那么快的速度。

     我的眼角敝向郑博,发现她也一副焦急的样子,我的心里暗骂,焦急有个什么用,你倒是给我想想办法,让他把我放下去啊。

     我的双眼有些黑了,头脑也十分的涨,窒息的感觉让我的心脏都快开始停止工作了。

     郑博急了,现在的他和中年男子是没有办法沟通的,毕竟人与灵魂之间永远隔着一层媒介,摸不到也看不着,至于我九芸为什么会看得到郑博,完全就不是我自己可以知道的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上身来和中年男子沟通,这种方法也俗称”鬼上身“,事很久以前就已经有的土法,可以实现鬼魂与人之间的交流,不过也需要媒介,而且这个媒介必须有一定的承受能力,否则轻则人与鬼魂都会消失,重则鬼魂将会灰飞烟灭,不得超生。

     所以不得万不得已,鬼魂一般是不会附在人身上的,毕竟人属阳,鬼属阴,阴阳相克。

     郑博在动车上的时候就已经上过我的身了,所以我的身体对郑博来说,完全没有任何的伤害,想到这,郑博一咬牙,手指飞快的转动,一瞬间便化作一道青烟,飘到了我的身体中。

     我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处忽然多出来了那么一抹意识,这抹意识长得像灯光一样,发着黄色的亮光,我的嘴角也开始随着这抹意识动了起来:”你不想知道撞死你儿子的司机现在在哪吗?“

     我的这句话一出,就明显的感到中年男子的手指开始送了一下,不过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我:”你知道他在哪?“

     ”呵呵。“我的嘴角在郑博的控制下艰难的发出了两声冷笑,随后左手也在郑博的控制下开始抬了起来,食指直接伸出,指了指中年男子放在我脖子上的手,示意他放开我再告诉他。

     中年男子盯着我,似乎在考虑着,很明显,我的行为让他不相信我九芸是个好人。

     不过片刻后,他还是将手伸了回去,同时警告道:“要是敢给老子玩心机,你就死定了。”

     我一皮鼓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奶奶的,长这么大第一次感觉自己离死亡那么的近,要不是最后郑博上了我的身,我估计自己非被这更年期大叔捏死,日了狗了,送她儿子回来不感激就算了,还恩将仇报。

     “一会你我说一句,你就照着我说的说一句。”我的脑海里那团亮光传出了郑博的声音。

     我点了点头,那样再好不过了,这更年期中年人毕竟是郑博的父亲,由郑博来说话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我缓了口气,直到自己感觉好多了,这才示意郑博可以说话了。

     中年男子这次倒是显得十分的耐心,我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不过这种大佬级别的人,做事都会考虑到自己的利益,我想我一会要是拿不出他想要的信息,怕是直接会被他掐死。

     我的脑袋里,郑博也开始说话了:“你将我被撞的经过朝他说一遍,就按照我那天给你看的录像那样说就好。”

     我点了点头,刚刚想开口,却发现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有些记不清楚郑博给我看过的录像到底长什么样了。我顿时心下着急,要知道,我九芸作为一个文学家,记忆力可以说是十分恐怖的,否则也不可能搞文学这一块的东西,但现在我是真的有点蒙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