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打一架吧
    我也不知道我抽了什么风,突然就有了想和郑博一决生死的欲望,我在想,反正我九芸也是个无牵无挂的”孤寡老人“,就算被郑博弄死了,也无所谓,大不了就是有点疼,有点难受。

     但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死了一个,他的家人会伤心,会难过,最重点的是还得出钱为他办丧事,等下再出现几个像郑博这样的怎么办?又不是哪都有像我九芸一样愿意舍身取义的男人。

     国字脸想必对郑博也是很惧怕的,听到我这么说,只是用眼神暗示了下,让我保重,就往里边跑去,将中年男人背了出来,而另一边,另一个保镖也开始和郑博缠斗起来,兴许是受了伤的缘故,郑博附在自己身体上时有明显的速度变慢迹象,当然,这也只是在我看来,毕竟之前没有被我的龙阳伤到的时候,郑博可是瞬间就能掐住中年男人的脖子的,而中年男人比眼前的保镖要厉害上不少呢。

     即便郑博的速度再慢,也不是保镖可以抗衡的,保镖只是有些功夫的底子,而且只要郑博离开自己的身体,保镖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看不见的,到那个时候,保镖就是顶板上的肉,郑博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我九芸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于是乎,在国字脸保镖将中年男人背出来的那一刻,我的脚下一动,快速的跑到了郑博和子弹头保镖的中间,打断了郑博的攻击。

     “你赶紧去帮他,然后将这别墅的所有人都驱逐出去,将大门关起来。”我指着背着中年男人的国字脸,朝子弹头说道。

     “那不行。”子弹头一口回绝,“你的来历我们都没有弄清楚呢,谁知道你是哪一方的,而且眼前这人是我们的少爷,能把我怎么样?”

     “你个煞笔。”我的心里暗骂,这人虽然是你们的少爷,但不代表他是个活人,这一点从他血红色的眼睛和脸上腐烂的肉就能看得很明白了。

     我为保镖的智商感到抓急,但他却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我九芸的好心好意一样,直接绕过了我,再次与郑博缠斗了起来,我有些无奈,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这子弹头虽然智商不高,但也不是个坏人,必须想办法让他离开。

     否则打下去,郑博会杀死他的!

     ”老冯,别打了,赶紧将老大送出去才是重要的。“国字脸显然已经有些撑不住了,他本就受了伤,此刻再背上中年男人,走路都有些晃晃悠悠了。

     ”你们几个还褚在这干什么,快来帮忙啊。“子弹头被郑博一脚踢得倒退了几步,朝围着看,却不敢动手的几个小年轻喝到,同时望向背着中年男人的国字脸:”你和老大先出去,等我制服了他,我就出去。“

     ”老冯!“国字脸还想说什么,叫老冯的保镖已经再次冲了上去,与郑博缠斗起来,一时间,几个人与郑博斗起来,竟然微微占了点上风。

     我站在旁边有些无奈,这些人还真是不知好歹,郑博要是再次发火的话,这里的人估计全部都活不了!我九芸本想舍身取义的,没想到他们连机会都不给我,本来都不怕的,现在倒是有些怕了。

     ”不管了,既然他们已经拖住了郑博,不如趁这个时候将其他人全部疏散出去。“想到这,我也不再劝说老冯了,而是跑到了国字脸的面前,帮他扶住中年男人,往门外走了出去,一直走到别墅的庭院前,才停了下来,这个地方已经有很充足的阳光了,我知道郑博害怕太阳,所以只要走到这里,基本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庭院处,很多的人基本都还待在这,往里面张望着,这些人都是来参加郑博的丧事的,没想到会出现郑博”复活“的情况,所以一个个的虽然害怕,却还拿着手机往里边拍个不停,尤其是最之前我从郑博手里救下的那个妇女,拍的不亦说乎,还与旁边的大妈有说有笑的讨论着什么。

     我总算是明白郑博为什么这么想弄死这大妈了,估计是这人以前做过不少对不起郑博的事情,所以才会被郑博记恨吧。

     我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得进去,老冯和几个年轻人虽然占据着上风,但是郑博不是人类,很有可能在郑博动用诡术之后,那几人都会有生命危险,我九芸是唯一一个伤到过郑博的人,相信只要我进去,郑博对我应该会有忌惮,也能在危险的时候将那几个人救出来。

     “大哥,麻烦你将这些人全部都赶出大门口外去,然后将他送到医院去,待在这里绝对不是最安全的,请你相信我。”我对着国字脸道。

     国字脸的伤势严重,我看的出来,他要是再不去医院的话,怕是会有生命危险。

     国字脸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下头。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一招是我从电视上学的,拍肩膀是鼓励的意思,我想国字脸能够明白。

     深吸了一口气,在一帮人的注视之下,我再次跑进了大厅内,留下身后长长的议论声。

     ..........

     ”师父,我们这是去哪啊?都走了一个小时了,我腿都快断了。”在郑博家不远处,玄阳正锤着自己的双腿,朝老道姑抱怨着,老道姑的手里拿着一个罗盘,罗盘的指针指向一个方向,来回的摆动着,摆动的幅度十分的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怎么了?这就坚持不下去了?修道之人若是都像你这样,还谈什么清苦的生活?”老道姑全清头也不回,依然盯着手中的罗盘,不温不火的说道。

     “过清苦的生活有什么好的。有酒有肉,有大房子住不是很好吗?“玄阳道,脸上带着几分向往。

     全清笑了笑:”待你到为师这个年纪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想了,现在你还年轻,需要的磨练还很多。“

     玄阳有些不以为意,全清反反复复也就这几句话,二十多年来,她早就听腻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