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知道了
    越想下去,我的头皮就越是发麻。连站着的双腿都有些软了。

     “咔擦!”一声木头断裂的声音打破了平静,将我吓了一大跳。

     我低下头,发现原本被我弹的墨斗线镇住了的棺椁再次开始抖动了起来,而且,表面的墨斗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溶解着,很快就全部模糊了。

     我的菊花一紧,心立马跳到了嗓子眼,手忙脚乱的弯腰捡起刚刚放下的墨斗,扯出来却发现这上面已经完全没有磨了!

     “擦!”

     我扔掉了手中的干墨斗,看了看两边,发现这四周都是空的,完全没有什么可以用的物品。看着眼前蠢蠢欲动的棺椁,我顾不上其他的了,双脚一使劲,整个人便蹦到了棺椁盖子上,趴下死死的压着盖子。

     一种坐拖拉机的感觉在我身上蔓延着,一晃一晃的晃得我发昏,但是我却不敢下去,因为我已经感觉到里面的东西在蠢蠢欲动的敲打这棺椁盖了。

     “碰!”一声巨大的声响在这道观之中回响着,随着这声巨响,我和棺椁盖一起,被抛到了半空中,我不由得失声喊了一声,再落下的时候,棺椁盖已经不在我的身下了,而我的身体没有了棺椁盖的保护,也重重的落了下去。

     只听得啪的一声响,我掉到了棺椁之中。

     “哎呦。”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腰,却发现自己的身上并没有受伤,我的身下像是垫了海绵一样,软绵绵的,尤其是我刚才掉下的那一刻,脸直接捂在了软软的东西上面,又温暖又舒服的。

     我的手忍不住往上摸了一下,忽然,一只像是钳子一般的手臂出现在我的身边,将我的手狠狠的握住,紧接着,我只感觉一阵巨大无比的力量直接作用在了我的肚子上,在这股作用下,我整个人都被踢飞了起来,掉到了棺椁外面,嘴角溢血,疼得无法言语。

     这一刻,我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像是被大钟撞了一般,什么器官都像是破了一样,虽然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但那种疼痛感却是丝毫没有减轻。

     我目视着棺椁,原本无动静的棺椁此刻正往外冒着青烟,这青烟和我之前在郑博那见到的完全不一样,郑博幻化的青烟是非常杂乱无章的,用不雅的词语来形容就是一整坨的,而这棺椁里冒出的青烟则是线型的,而且是直线的往上冒的,看起来不像是什么东西幻化而成的,倒像是什么东西吐出来的一样。

     “铪!”一声及其奇怪的声音响起,紧接着,那棺椁居然开始动了起来,左右摇摆了两下后,一道人影忽然从棺椁之中直挺挺的挺了起来。

     我的瞳孔急速放大,这是一具男尸,双手并没有如我想象中的那样放置于前面,而是耷拉着朝下,脸上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恐怖,没有龅牙,长得倒是很帅气白净,但这不是最让我九芸吃惊的地方,最让我吃惊的,是眼前这个男人的脸与我记忆中某个人的脸完完全全的重合了!

     “郑博!”我失声叫了出来。脚像是被胶水封住了一般,已经忘记逃跑了。

     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仔细的看了下,确让自己没有看错之后,我顿时就傻了,狗日的,郑博不是已经被全清收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郑博此刻的样子,完全就不像是鬼魂啊,倒像是真真实实存在的人!

     这让我顿时有些傻了,如果我记得没有错的话,郑博的尸身已经被当时的那架面包车撞得面目全非了,即便是全清会什么借尸还魂的招数,也不可能让郑博恢复如初啊,而且眼前的郑博看起来气色十分的红润,一点也不像个死人!

     我张大了嘴巴,伸出一只手指着郑博,支支吾吾的却说不出声。

     郑博的眼里闪过一丝迷茫,空洞的望着四周的环境,目光停留在了祖师爷的牌位前,先是目视着看了几秒,而后朝祖师爷的牌位深深的鞠了一躬。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一幕,还未来得及想郑博为何朝祖师爷鞠躬,郑博的身子便侧了过来,看向了我九芸,而后,死寂的目光忽然闪过一抹喜色,干枯的嘴唇朝我道:“丑女人!”

     我靠!我的心里不由得暗骂一声,还真的是郑博,一时间,无数的疑问如潮水般朝我涌来。我刚刚想开口说话,郑博的嘴里忽然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你认识眼前这男人婆?”

     我顿时就闷逼了,虽然我九芸饱读诗书,见多识广,但是眼前的情况着实让我吃了一顿的便便,狗日的,一个人的嘴里说出来两个人的声音!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看着一脸傻呆的我,郑博的嘴唇再次动了动:“哥,你先别说话,让我好好和她说。”

     “哼!这丑女人一看就不是正经的人,刚才那只手也不知道往哪放呢。”另一个声音说道。

     我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看来刚才摸到的并不是海绵,而是山峰!!还是男人的山峰,那肌肉摸起来感觉好舒服。

     郑博并未理会,而是看向了一旁的我,开口道:“我哥就这种性格,你别介意。”

     我咽了咽口水,紧张的看向郑博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完全想不明白郑博的身体为什么会出现两种不同的声音,而且发声的那个还是郑博所谓的哥哥,难道说他们两个人是用同一个身体的?

     这踏马的也太荒唐了吧?我就想问下,这两人怎么交女朋友,怎么上厕所?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两个人说话都是从同一张嘴里面说出来的,声音虽然不是一模一样的,也相差无几,如果不是我九芸有阴阳眼,再加上本身就和郑博接触过,还真的分不出来这俩到底谁是谁!

     郑博沉思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怎么开口,我很耐心的等着,知道眼前这男孩是郑博之后,我反而觉得不害怕了,毕竟郑博只要不是嗜血的状态,还是很活泼善良的一个男孩子。

     等了片刻,郑博这才看向我道:“这件事情要从我被全清道长收了之后说起。“

     “那时候,全清道长将我带回了道观,趁着你们出去的功夫,仔细的查看了我的魂魄,发现我的三魂少一魂,六魄也只有四魄,而且因为我义母,也就是那天你救下的那个妇女的缘故,我的怨气十分大,加之我是被车不小心撞到的,所以那股煞气也十分的重,想要投胎是很难的。于是全清道长便想了一个办法。”

     郑博说到这里忽然顿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