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遗憾
    我趁着低头的刹那悄悄看了一眼,发现全清的眼睛也是黑黑的,显然昨晚也熬夜了,这让我心里更加的疑惑了,难道说昨晚上我和玄阳的举动已经被全清发现了?

     我的心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没有开口说话。

     但是玄阳可不管这些,朝着全清道:“师傅,您眼睛怎么了,怎么黑黑的?”

     我顿时就急了,玄阳那是煞笔吗?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全清明显昨晚上守了棺椁一个晚上,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说话,让全清先开口。

     可玄阳这么一说,全踏马露馅了。

     我瞪了玄阳一眼,但这小妮子像是没看到一样,直接无视了我。

     我的心里暗骂,但却没有办法。

     全清没有回答玄阳的话,而是看向我道:“玄芸,从今天开始,为师就要开始教你们道术了,学到多少就看你们的造化了,在这期间,你一定要多教下你师妹,他的年纪比你小,懂的也没有你多,你做师兄的,万不可只顾自己。”

     我瘪了瘪嘴,也不知道全清忽然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我九芸有几斤几两我自己心里清楚得很,好带玄阳,玄阳都已经入门十多年了,我只不过进来没多久,应该是她带我才对,全清说的不会是反话吧?

     不管是不是反话,这番话奇怪得很,不像是从全清的口中说出来的。

     我还没有说话,一旁的玄阳就不高兴了:“师傅,您这样说就不对了,九芸比我来迟这么久,要带也是我带他啊,什么时候轮到他来带我了?”

     玄阳的脸上满是不爽,斜了我一眼,那表情就像是被人强上了一样,黑着个脸。

     全清笑了笑,脸上的沟壑也跟着一动一动的,朝玄阳道:”为师知道你不服你大师姐,但我让她教你的,不是道术,而是做人。“

     全清说着,脸上的表情回复平静,接着道:“自从为师将你带上山,你就没有在俗世中生活过了,俗世的规规矩矩,俗世的人情世故,你懂的都很少,这一方面,你必须和你师姐多学习,将来才好在俗世中生活下去。”

     全清的话让我玄阳都有些发愣,将来好在世俗中活下去?这句话要是对我九芸说的话,我还可以理解,毕竟我本身就是俗世中的人,不属于这里,但是玄阳从小在这里土生土长,若是全清百年之后,留在这个道观中继承全清位置的也只能是玄阳,毕竟我九芸只是想来学习道术的,并非真的想当道士,我学了道术,只要不拿来害人,那就不算对不起全清,甚至我觉得如果别人有需要,我九芸也可以第一时间出手帮助。

     可以说,我九芸学道术的目的第一是为了自保,第二是为了可以在有需要的时候帮助别人,出发点也算好的。

     “师傅,您这话是什么意思?”玄阳问道。

     “过段时间你就明白了。”全清说完,又朝我道:“我知道你对祖师爷牌位前的棺椁很有兴趣,但为师告诉你,有些东西能不提前触碰就不提前触碰,时机到了,你总会有知道的那天。”

     全清说罢,转身回房间去了,临走前道:“吃完早点门口集合。”

     门啪的一声关上了,我看着玄阳一脸傻愣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师妹,看来师傅是想让你以后和师姐我一起生活啊。”

     “放屁,师傅绝对不是这个意思。”玄阳吼了我一句,站起来就走了出去,估计是去吃早点了。

     我捂了捂脸,也没有和玄阳计较,玄阳的心里不高兴我还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全清这段莫名其妙的话以玄阳的智商是理解不了的,不过我九芸的心里却是隐隐有了答案了,看来全清和郑博老爸密谋的事情果然和玄阳有关,当然,我也跑不了,不过这些都无所谓,最主要的是全清刚才说的话,时机到了,我就能知道棺椁的秘密?

     这倒是个好消息,看来全清已经知道我听到了她和郑博老爸的谈话了,但是她却和我一样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看来这件事情对我并没有什么害处,反而有可能是好事。

     我看了看道观中央的那座棺椁,又看了看全清的房间,若有所思。

     ......

     吃过早饭,我和玄阳被全清带到了西边的山上,这边是比较平坦的山坡,没有什么大型的野兽,小动物倒是不少,天上跑的地上溜的,数不胜数。

     阳光很好,温度大概二十多度,不晒也不热,即便如此。玄阳还是将身上的上衣扒掉,只留下内衣,露出了八块小马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看起来十分的匀称。

     有什么好露的,我的心里十分不屑,玄阳这种行为是一种爱炫耀的行为,这种行为我甚是不齿,想我九芸长得如此貌美如花,沉鱼落雁的,我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我什么时候在别人的面前秀过?你以为是我九芸没有才不秀的吗?不是,那是我低调,我不说。

     玄阳看着我盯着她看,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为什么不脱衣服啊,一会儿会很严重的。“

     ”什么会很严重的?“我问道。

     玄阳这小妮子不会是故意这么说的吧,目的是想让我将衣服也脱下来,好让她找优越感?这点小心机我九芸怎么可能上当,再说了,学道术还能学死了不成?

     玄阳摇了摇头:‘连这个都不知道,我也不多说,待会你就知道了。”

     “爱说不说。”我瞪了她一眼,更加确定这小妮子是在挖炕让我跳。

     我两说话间,一旁的全清终于找到了一颗大青石,盘膝坐在了上面,道:“玄阳,玄芸,你们过来。”

     待我两走近,全清接着开口道:“道术是十分精妙的,学道之人的心中只能有一个字,那就是道,为师今天教你们的,也是一个道字,正所谓道可道,非常道。”

     “呵呵。”全清说着,停顿了一会,抚了抚手中的大笔,又接着道:“道不仅是一门学术,它还是你的心,道心明,则心明,我教你们的第一课,就是道心的感悟。”

     说完,全清从腰间拿出两个约莫巴掌长的木牌,放到手上道:“这是为师刻的祖师爷牌位,你们将这牌位置于头顶,而后仰头望天,心里思考下何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