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天道传讯
    平凡的世界,不平凡的世人。

     平凡的时间,不平凡的一天。

     平凡的游客,不平凡的风景。

     平凡的众生,不平凡的是你。

     .............

     林牧,在他三岁那年被父母遗忘在一家有些年头的孤儿院门前,还好孤儿院的院长有早期晨练的习惯在发现林牧后直接抱到孤儿院里。

     由于林牧从小便体弱多病,所以自从进入孤儿院后一直被其他的小伙伴欺负,瘦弱又胆小的林牧在面对小伙伴的欺负下意识的选择了忍。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间林牧已经八岁了,虽然身体比以前要壮实一点,但是长年累月经受其他小孩欺负的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要是一直这样成长下去世界上又会出现一个胆小怕事的人。

     但世事无绝对,在林牧八岁生日的那一天,孤儿院又来了一位小男孩,他叫孙权,再后来孤儿院的生活中是林木的第一位朋友,死党。

     也正是因为他的到来对于林牧来说黑暗又压抑的日子让他了看见了人生的第一缕阳光。

     “大都督,今天是我的生日,正好我今天发工资了还有五千多的奖金,出来我们好好的喝一杯。”已经下班的林牧走在回家的路上对电话那头的大都督道。

     酒足饭饱的林牧从饭店里出来,站在门口对着大都督挥挥手说了声再见后,转身朝家的方向走去。

     刚刚走出没几步的林牧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声的尖叫,下意识的回头一看早已晕头转向他在瞬间后酒劲完全消失,剩下的全是不可思议和震惊。

     就在刚刚和大都督分手的饭店门口,地上躺着一个人,就是刚刚和林牧分别的大都督,林牧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后疯了一样的跑了过去。

     市人民医院,急诊的门口突然开过来一辆出租车,还没停稳一个人影下车后拉开后车门把躺在后面的人抱了出来,急急忙忙的跑进医院急诊部,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林牧和大都督。

     不知道大都督为什么突然昏迷,但是不放心的林牧没有选择带他回家,而是来到了医院,他要给大都督进行一次检查才能放心。

     很快,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因为在喝酒的时候大都督喝了急酒导致大都督突然昏迷,面对这个结果林牧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

     来到打点滴的地方却看见大都督一个人正盯着吊瓶呆呆的发愣,林牧走到他面前都没有反应,一直叫了好几声才反应过来。

     可是反应过来的大都督开口的第一句话边让林牧懵了,但是林牧却没放在心上还以为是刚刚大都督在胡思乱想导致的呢。

     但林牧不知道的是就是这一个他没注意的细节给她以后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变化。

     回到家的林牧刚用钥匙打开门,准备进去的时候,先是传来了一声充满惊恐的尖叫。

     一回头,只见住在对门的一个女孩突然冲了出来,慌乱中,看见林牧站在门口,本能的跑向他躲在林牧的背后不停的瑟瑟发抖。

     刚刚想开口问一下发生什么事的林牧,感觉脖子突然间被人死死的抓住,力气之大让林牧感觉到死亡是如此之近。

     可是眼前空无一人,而脖子又被“人”抓在手里,原本还好好的右眼变得血红一片,一阵眩晕后,林牧看见了眼前的“人”。

     一个身穿红衣披头散发的女人,正瞪着雪白的眼珠看着林牧,视线之中,红衣女人身上全是青紫色的皮肤,血红的血管弯弯曲曲的暴露在手臂上,干枯又细长的手正死死的抓住林牧的脖子。

     大脑缺氧的林牧意识也越来越模糊,终于在挣扎一阵后不动了,手臂也迅速垂了下去。

     出现在林牧脑中最后一句话就是,我TM的见鬼了。

     重庆的丰都县是个小县城,但是提起另外一个名字可以说是大名鼎鼎,酆都鬼城。

     恢宏而诡异的建筑,阴暗又压抑的天空,耳边,阴风阵阵,鬼哭狼嚎,这一切的一切都显示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地狱。

     林牧就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现在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感觉自己生前从小被孤儿院院长灌输的无神论在这一刻被彻底推翻。

     在地狱的东南方一个独立而又庞大的空间内,一个身穿官服的鬼战战兢兢的站在最中心的宫殿前,虽然这个鬼是有要事来向秦广王禀报,但是仅仅是一座秦广王的宫殿就带给他无尽的威压。

     “你一个小小的判官居然能跑到这里,说,你找我何事?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小心我让你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宫殿里传来了充满威严的声音。

     站在门口原本来就已经很害怕的鬼现在忍不住抖了起来,片刻后壮起胆子的他这才开口道:“秦广王,今天我们遇到了一个新鬼,就在我们要按照生死簿上显示的事迹审判时,生死簿上突然一片空白什么都看不见了。除了您,其他九位阎王我们都没找到,所以无奈之下只好硬质头皮来找您了。”

     话音刚落原本紧闭的大门突然洞开,并从里面一道威严的声音道:“有些意思啊,时隔两千多年我居然还能遇到一个……你先去吧,我随后就到。”

     一个什么秦广王没说,但是判官不敢多做停留听到能离开二话不说转身飞奔而去,这一刻,兔子都撵不上他。

     前面说过除了十八层地狱还有几个空间,在奈何桥的后面就有一个独立的空间,这就是生死殿也叫鬼城。

     城里的天空是黑暗的,充满着一种压抑的感觉,周围则是一个个奇形怪状的鬼兵,手里那着一把把闪着寒光的鬼头大刀,怪异的脸上充满着让人心寒的杀气,一旦有新鬼进入鬼城就会被这种气氛给震撼,从而在心里会有一种一个不小心就会魂丧鬼城的感觉。

     在鬼城的中心处则是一个充满黑暗和压抑的大殿,这里就是审判新鬼的地方,这里平时是判官在这里审判,如果没有重大的事件,十殿阎罗和一众地狱的高层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今天,这里的气氛变了变得比平时更加的诡异和危险,在公案后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高大威严的中年男子,这个就是刚刚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秦广王。

     只见秦广王轻轻的翻动着公案上的生死簿,并不时的看着跪在大殿中央的林牧,先不提高高在上的秦广王,单说跪在地上的林牧,此时的他正在不停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林牧是一个不相信那些神话传说的无神论者,但是现在由不得他不相信了,看着传说中的阎王和判官表面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就在林牧不停的思索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的时候却听到秦广王的声音。

     “林牧啊,你说说你这一生都做了多少好事多少坏事啊?”看完生死簿上的林牧的生平以及在阳间的事迹后第一次开口。

     “我,我并没有做......不对,那生死簿上不都记着呢吗?再说我小时候做的事情我自己都不记得了,怎么说啊?”林牧刚刚开口心里却暗道“不对,这里面有古怪,之前是一个判官对我进行审判的,只不过还没开始人,鬼就不见了,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位秦广王,我要小心一些不能稀里糊涂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

     “不要装了,从你进入这个大殿开始,你就已经想起了一生所经历的所有事情,从出生到死亡一件不差的全部想起了,不要忘了这里是我的主场。”秦广王坐在宝座上闭着眼道。

     “这......好吧,我全说。”微微一思索还是选择说实话。面对传说中的人物阎王爷,林牧不敢撒谎于是便把刚刚想起来的所有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好,按照你说的这些事情你觉得你会有什么下场?”听完林牧的话后秦广王张开眼睛看着林牧道。

     “我不知道,不过我最想知道的是,我到底是怎么死的,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林牧眼神平静的看着坐在宝座上的秦广王道。

     只见秦广王挥了挥手示意站在一旁的判官告诉林牧怎么死的。当林牧听完判官的话后不由的愣了一下,还没等林牧回过神来再一次听到了秦广王的话。

     “好了,怎么死的你也知道了,你的事迹也说完了对于你有什么结果,我心里也有数了,我宣布林牧打入第......”就在这时异变突生,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秦广王不得不改变自己的审判结果。

     因为就在秦广王刚想宣布时,一股充满恢弘大气乳白色的气柱突然出现在大殿里并把秦广王笼罩在其中,下一刻,无数个闪着金色光芒的玄奥字符围绕着气柱不停的旋转,在判官和林牧注视下只见金色字符围绕着秦广王不停的旋转,只见金色字符越转越快,一直到行成金色烟雾这才钻进了秦广王的大脑中。

     本来气定神闲的秦广王自从见到这个气柱和金色字符时神色就变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秦广王不得不改变审判的结果。

     原本跪在地上已经认命的林牧看着突然出现的乳白色气柱和金色字符,林牧不知道此时他的人生才算是刚刚走上正轨

     “我宣布由于林牧的阳寿未尽又有……,所以地府决定予以还阳。但是,如果你想还阳只需要答应我一个要求。”秦广王看着跪在地上呆呆的看着他的林牧道。

     “要求?什么要求?”林牧很是疑惑的看着秦广王。脑中不停的想着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不了解事情的经过,但是通过秦广王的表情口气以及刚刚摸异变猜测,还是还原出了一个大概,只不过正确性就不能保障了。

     “我需要你帮忙开发地狱,换句话说就是像人间那样改革开放。”秦广王淡淡的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