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选择题
    猛然间接触到黑白世界还有些不适应的林牧,听到白无常那阴森森的话后,直接懵了。

     不知道为什么白无常的这句话刚刚说出口,林牧便觉得眼前的黑白世界不知在何时充满了诡异和森然的杀机,原本还有些蠢蠢欲动的腿,下意识的收了回来,愣愣的看着白无常。

     时间一点一滴的再一人一鬼的注视中悄然流逝,还没等林牧彻底回过神来,有些失去耐性的白无常再次语出惊人道:“为了给你最直观的感受,我需要你做一次选择题,而你的答案直接关系到你的生与死。”

     说完,白无常也不管林牧的神智在不在线,直接施展手段,然原本是灰白的楼梯,变成了一边白一边黑,就像是钢琴上的黑白两键肩并肩出现在林牧的眼前。

     直到白无常再次开口催促林牧,林牧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种种诡异的变化,尤其是那浑身充满着杀机的白无常,林牧沉默了,片刻后开口道:“我知道,你不是白无常。”

     ”确切的说你虽然你有白无常的皮囊,但是你只是白无常魂体的一部分,而且还是最邪恶,最黑暗的一部分。“林牧看着眼前这个不是白无常的白无常侃侃而谈,丝毫不见半点害怕。

     “哦!有点意思了,这个游戏我玩了上千年,你还是第一个说出我来历的人类,有点意思,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呢?如果你说的有道理,或许我会给你指条生路。”白无常慢悠悠的道。

     “不急,还是让我想想我该怎么度过眼前的这个危机,也许......我已经有办法了。”林牧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白无常。

     这种场面对于林牧这个新手来说显然不是他能应付的,就在林牧愣神之际,林牧脑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声音,那声音不疾不徐的向林牧讲述面对此景的破解之法。

     不过再说相对应的破解之法前,先给林牧介绍了眼前这个充满森然杀机的白无常的来历。

     眼前这个白无常是是从一介游魂晋升地狱公务员之前的一次蜕变后,从本体上自然分离的最黑暗,最邪恶的一部分。

     说的直白一点就是负责掌管人类负面情绪的那一魄。

     这也是地狱一直以来的惯例,任何游魂在正式成为地狱的公务员之前都要经历的一次蜕变,剥离魂体最黑暗的那一魄。

     以此来保证在以后执法的过程中,不会有任何私心和不公正存在。

     白无常的那一魄自从剥离后,一直是有鬼兵专门看管,从未出过差错。

     不过,自从一千多年前的一场意外,竟然让其逃了出去,按说也不是什么大事,鬼兵发现后为了躲避责罚将其隐瞒下来并没有上报。

     就这样其魄在阴差阳错之下,躲躲藏藏了一百多年觉得风声过去了,悄无声息的附在白无常的魂体上,借助白无常的职业的特性不停地往返于阳间和地狱,从飘荡在阳间的孤魂野鬼身上吸取养料,以便有一天能取而代之。

     这一次,其魄附在白无常魂体上来到林牧的身边,前几天之所以不动手天时地利人和,只占据了人和。

     而这次其魄觉得天时地利人和全部占据,终于在白无常离开的间隙发动了他的第一步,也就是鬼打墙。

     可是就在其魄觉得万无一失的时候,林牧说的话引起了他的兴趣,要知道这个游戏他玩了上千年,早就变得枯燥乏味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直接说出他的来历,所以也就和林牧聊了起来。

     林牧按照脑中出现的声音的指点,成功的把其魄的注意力转移,林牧马上进行第二步也就是再次转移注意力,把话题往游戏上引。

     果然其魄的注意力再次回到自己亲自设下的游戏上,可是,林牧接下来的话让其魄有些抓狂,甚至有些气急败坏。

     “你的这个游戏,在你的眼里就是天衣无缝,可在我看来就像小孩玩的过家家一样。”林牧一脸轻松的道。

     “不可能,这个游戏的威力我已经实验了上千年了,没有一次失手。”其魄不高兴了,隐隐的有些生气。

     “你别忘了,我是生活在21世纪的人了,我们玩的都是高智商游戏,你这个也就骗骗刚出生的小孩。”

     林牧看见其魄有些生气,心下顿时大喜过望,因为脑中那个神秘的声音说白无常的魄。

     性格:自负,纠结,虚荣,冲动

     智商:等于小学生

     优点:说话算话

     有了这些资料,林牧要是还不能对付眼前这个白无常的魄,真是无颜面对21世纪的中国人民了

     “怎么?你不相信?”

     “不信,我肯定不会相信。”

     ”好,我出一个我们上学时最简单的一道题,只要你能回答的上来,我就承认你聪明,而且任你处置,怎么样。考虑一下。“林牧的话充满了挑逗的意思。

     “好,你说,我要是答不上来,我......我就放了你。”其魄冲动之下脱口而出。

     “请问,这个世界上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友情提示一下,这是我们21世纪最简单的题目了,你要是答不上来,我就呵呵了。”林牧道

     “先有蛋。”其魄沉思了一会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哦!那么问题来了,蛋是怎么出现的?”

     “对哦!嗯......先有的鸡“其魄非常肯定回答道。

     “那,请问,鸡是怎么来的?”

     “蛋孵出来的。”

     “蛋,会自己孵出小鸡?”

     林牧看见白无常的魄陷了进去,屏气凝神,一步两步,踏上黑白楼梯,就在林牧刚刚冲出其魄设置的鬼打墙的一瞬间,身后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小看你了,居然跑出来了。”

     林牧一惊,道:“自己不会这么背吧,刚刚跑出来就被发现了,估计这次不知道会有什么招等着我呢。”说着转过身来一看,背后站的果然是白无常。

     就是不知道是白无常的魂体,还是他的魄,就这样一人一鬼对视了一会,林牧忍不住问道:“你是魂体还是魄?”

     “魄?魄在这?他不是背鬼兵单独关押吗?”白无常听见林牧的问话,下意识的说道。

     白无常的这句话刚一出口,林牧变明白了眼前的这个不是白无常的魄,而是白无常的本体,刚说把刚才遇到的情况说出来,猛然想起李妍心还在楼上呢。

     想到这林牧招呼白无常一声,便急匆匆的向楼上跑去。

     就在林牧气喘吁吁的来到十四楼的时候,走廊里空无一人,寂静,明亮,又狭长的走廊,再配合两边已经关灯的办公室,不知为何林牧感觉到有些毛骨悚然。

     一路狂奔而上的林牧此时有些累了,靠着墙壁准备休息一下再去找李妍心,还没等林牧的气喘匀,空旷的走廊传来一声清脆的“叮!”和一声尖叫。

     这声尖叫,让林牧不敢再休息了,顺着刚刚发出尖叫声的方向跑了过去,以至于身后有人叫他都没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