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欧阳落雪
    由于地狱里并没有阳光,所以只能借助天空自带昏黄的光亮了,第一眼看到这座宝塔的时候感觉时隐时现的,远远地望去,有一种朦胧的感觉。

     远处看的并不真切,但等到走进后仔细看时,只感觉就算是人间知名的宝塔在它的面前,也只能黯然失色了,那种感觉就算是华丽的辞藻都不能形容它的万一。

     整个塔体挺拔高大、古朴雄浑,给人以力的启示,美的感受。

     塔尖挺立在重重的云雾里,似隐似现,可望而不可即,充满庄严雄伟和一种诡异阴森的气势,两者皆属对立,但是此时却出现在一座塔的身上,让林牧有些摸不着头脑。

     站在塔前,看着大门上挂着一个用类似于黑铁打造的匾额,上书三个大字“朦胧塔”

     塔的全身雕刻着上万个精致的石像,各个在地狱里有名,有功的名鬼像在塔身上都能找到,随姿态不同,但都栩栩如生。

     八角塔的每个角都吊着一个金色的小铃铛,在昏黄的天空下显得有些暗,身在地狱,配合着周围的环境,挂在塔身每个角的金铃铛有些格格不入。

     “大人,鬼才库到了,我们进去把,秦广王说了只要找到需要的鬼才,就即刻返回。”就在林牧还在欣赏这朦胧塔的时候,站在一旁的鬼将说话了。

     “好,走吧!”听见鬼将的话后,林牧也回过神来,再看了一眼朦胧塔道。说完迈步向塔门走去。

     来到门前看着黑漆漆的大门,林牧伸出手刚刚放在上面时,便感觉到一股沁入骨髓的逼人寒意,大惊之下匆忙收手,再一看刚才还好好的手现在已经被那股寒气冻成了一条冰棍。

     但,事情还没完,早已进入林牧体内的寒气顺着胳膊逐渐的向上攀升,现在已经行至肩膀处,站在林牧身后的鬼将看到林牧发抖的身体就知道不对劲,立马上前查看。

     还没等林牧说话,一旁的鬼将盯着林牧胳膊,身上慢慢的出现了一股虚无缥缈却又真实存在的杀气,鬼将的杀气和专属与鬼将的气势一出现,原本还在继续向上蔓延的寒气,瞬间向后退去,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林牧胳膊上的寒气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人,这是我们地狱特有的拥有灵觉的玄冰寒气,除了比它等级高的鬼,其他的不管是谁只要摸了它,必死无疑,刚刚是我没有注意,还请大人降罪。”说完,那个鬼将曲膝跪地,等待林牧的发落。

     “行了,起来吧,没你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不怪你,不过,下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一定要提前告诉我,要不然就不会像这次好说话了,把门打开吧。”说完林牧弯腰把还跪在地上的鬼将搀扶起来。

     起身的鬼将感激的看了林牧一眼,没有说话,手掌贴在门上,没见怎么用力,门,开了,还是无声无息。

     大门打开后,林牧便注意到塔内熙熙攘攘的一群鬼才,林牧看着这一群鬼才道:“你们中间有谁会电力系统的又熟悉理论的就站出来。”

     林牧的话说完,空气突然安静下来了,从一开始的安静到窃窃私语,再到最后的交头接耳,最后,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女鬼慢慢的飘了出来。

     女鬼飘到林牧面前道:“大人,我.....我会做电力系统,理论什么的我都很熟悉。”

     “你叫什么名字?你生前在哪里上班?职位是什么?”林牧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面容姣好的女鬼道。

     “回大人,我叫欧阳落雪,生前在国家电力总局上班,职位是首席工程师。”女鬼,不,应该叫欧阳落雪有些疑惑的看着林牧道。

     欧阳落雪生前因为一次不该出现的意外时间导致死亡,死后来到地狱里经过判官的审判后,不知道为什么之前的审判结果暂时作废,被一个小鬼带到宝塔里一直待到现在。

     在宝塔的日子里欧阳落雪不止一次的想过这一切是为什么,当然欧阳落雪也问过在她之前就进来的鬼魂,不过什么也没问出来多次询问无果后,欧阳落雪也只好放弃了,直到林牧出现在她面前,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欧阳落雪的脑中。

     欧阳落雪越想越觉得她的想法是对的,想问但不知道如何说出口,犹豫了一会直接放弃了,刚刚回过神来就听见林牧的声音。

     “好,那就是你了,一会你跟着这位鬼差大哥去你该去的地方。”说完林牧把欧阳落雪拉到一边的角落里,压低声音不知道再说什么。

     过了好一会,林牧放开欧阳落雪走到鬼差前道:“鬼差大哥,一会麻烦你把她送到它该去的地方。”

     “好,请大人放心,不过在这之前我先把你们带回阎王殿里,让阎王看一下。”说完可能是觉得林牧的表情不对接着道“这不是我自作主张,这是刚刚在来这里之前阎王对我的吩咐。”说完鬼差就想带着林牧和欧阳落雪返回阎王殿复命。

     “等等”刚刚走到门口的林牧一拍脑门超前面的鬼差喊了一声,鬼差疑惑转头看着林牧道:“大人,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你身上有没有纸和笔,我要把他们的姓名,特长,生前工作地点和职位记下来我有用。”林牧看着鬼差道。

     “我没有,不过我马上让小鬼送来。”说完鬼差匆匆走了出去。

     林牧也没闲着,看着眼前的群鬼道:“你们一个一个报上姓名,特长,生前工作地点和职位。”说完林牧怕自己记错了把欧阳落雪也叫过来一起帮忙记。

     当工作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之前离去的鬼差拿着林牧需要的东西回来了,林牧拿过纸和笔叫了一声停,把之前记下的内容写在纸上。

     过了一会,林牧终于把所有的信息登记完毕后突然想到两点。

     第一,要向秦广王建议一下找专人专门登记这些信息,就像人间的户籍管理处一样,毕竟秦广王的生死簿上记录的都是人间的所有生命体的信息。

     第二,那就是需要秦广王发出一个公告檄文,广而告之每一个觉得自己有特长的鬼魂,再取官方的招聘会之前需要自行准备一个简历。

     想到这两点后,林牧的原本因为有些酸疼的手腕而郁闷的心情够好了许多。

     看着手里的资料,林牧甩甩有些酸疼的手腕道:“我想要的都齐了,回去找秦广王交差吧。”

     拐弯抹角,抹角拐弯,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林牧出现在阎王殿里,虽然在静静的看着听鬼差汇报的秦广王,但是脑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东方的天空,随着繁星渐没,天空的颜色先是灰蒙蒙的,继而由灰变黄、变红、变紫,渐渐地在地平线附近裂开一条缝隙,一会儿,缝隙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宽,同时越来越亮,几道霞光射向天空,忽然一弯金黄色的圆弧,冲破晨曦,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

     街道上,小巷中,随着天空的亮度不断增加,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小孩哭,大人叫,汽车的鸣笛声......让新的一天充满了生机,驱散了黑夜带来的寂静和未知。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卧室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李妍心再翻了一个身后便睁开了眼睛,在醒过神来后李妍心想起了今天头等大事后,拿起放在枕边的手机就要给林牧打去。

     在看了时间后放弃了这个念头,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后,掀开被子把睡觉时脱落的黑色真丝睡裙的肩带拉上,坐起来把白嫩的脚丫挤进粉红色的夹托后,向洗手间走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