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林牧的不安
    “额,不好意思啊,刚刚情绪受到一点影响,并不是冲你啊。”开门后看见李妍心有些委屈的表情不好意思的道。

     “没事,也许是我来的不是时候吧。”李妍心还是有些害怕的道。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如果我能做到一定照办。“林牧看出来李妍心的害怕后便转移话题道。

     “之前我不是让你做我的司机吗?其实是我经常在公司加班,一加就加到深夜,我有些害怕,之前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看见的那只鬼就是我在公司遇见的,只是没想到它跟到我家里。”

     “那你为什么不辞职呢?”林牧对此很是不解的道。

     “因为那是我自己开的公司,那时候我有想过关门,可是见到你会抓鬼后这个念头便消失了,尤其是听见你没有工作后,这种念头更甚。”

     “那......可是你为什么现在又说出来了呢?”

     “因为我从小到大没有骗过人,自从骗过你之后,我的心里很不好受,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告诉你。”李妍心满脸愧疚的道。

     “行了,你也不要自责了,任何人遇到你那种情况都会这样做的,你先做着我给你倒杯水去。”

     就在林牧低头倒水的时候脖子也露了出来,由于牧是背对着李妍心的,因此李妍心也看到了林牧脖子上的那个胎记,不由得发出来一声惊呼。

     这一声尖叫让林牧吓了一跳,不因为别的而是林牧以为李妍心看见了白无常呢,回头一看,整个客厅里除了自己和李妍心,什么也没有。

     百思不得其解的林牧很是奇怪的看着李妍心道“你怎么了?这里什么也没有啊?你叫什么啊?”

     只见李妍心捂着嘴,昔日俏丽的眼睛里此时充满了惊讶和不可思议,想说什么有没有说出来,把手放下后摇摇头道“没什么,刚刚可能是我眼花了我还想看到了一只老鼠。”

     “我记得我刚刚见到你的时候,你虽然害怕但是我好像没听见你叫过,行了,不说这件事了,你找我来决不肯定还有别的事吧。”林牧把水递给李妍心坐在沙发上充满把握的说道。

     “嗯,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提醒你一声明天别忘了一早送我上班,明天就正式作为我的司机了。”李妍心道。

     “好的,我不会忘记的,明天我再家等你,你敲门我就直接送你上班。”林牧有些好笑的看着李妍心道。

     “明明有事,来了却不说,你不说我也不问,虽然你快要成为我的老板了,我也不怕,大不了我明天多注意一下。”林牧笑眯眯的看着已经被林牧看到浑身都不自在的李妍心在心中如此想到。

     ......

     在答应李妍心后,李妍心很是满意的回家了,关上门后刚坐在沙发上松了一口气,去地狱为林牧查找资料的白无常出现了,为了不耽误时间,林牧在匆匆的看了白无常拿到的资料后,出门打车直奔那六个孤魂野鬼的家里。

     就在林牧把钱一家一家的送完后,回到家的他立马学起了葛优瘫,瘫在沙发上的林牧回想起那六家人面对自己送来的一百万,每人的表现都不相同,有的贪婪,有的不安,有的则是感到意外。

     也就是这一趟下来,让林牧看清了不同的人在面对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的钱都是什么心态。

     ......

     当天黑下来的时候,林牧刚洗完澡穿着睡袍站在卧室里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霓虹璀璨的夜景,川流不息的马路,高高低低却又错落有致的建筑,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林牧总是有些心神不宁。

     虽然眼睛透过落地窗看着眼前的种种,但是林牧自己心中那种不安感,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心绪有些波动的林牧今天晚上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好好的欣赏这座城市的夜景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后,转身走到床边刚刚躺下,林牧只觉的挂在自己胸前的那块黑玉不停的发热。

     在感受到黑玉的热量的时候,林牧也想起了昨天在哪个少妇家里,秦广王和自己的对话,在结束之前秦广王好像说过要和自己聊一聊什么计划,想到这林牧闭上眼睛,借助黑玉的热量很快林牧的灵魂便脱离自己的身体,进入了肉眼看不见的一道黑色光门里。

     这一次对于林牧来说时间很长也很短,那种感觉很奇怪。

     时间很长,没有时间,没有阳光,没有人和自己说话,有的只是无边的黑暗,压抑还有寂寞。

     时间很短,时间荏苒,岁月如梭,刚刚还觉得自己走进那道黑色光门,可是很快就出现在通往阎王殿的路上。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的林牧不再像第二次来到地狱那样狼狈了,刚刚踏上地狱独有的黑色土地上,就迫不及待的感受体内那一丝神奇的鬼气。

     驱动着体内那细小又浓郁的鬼气,林牧向前方慢慢的飘去。

     一路无书,拐弯抹角,抹角拐弯,按照人见的时间来计算,也就是十多分钟的样子,林牧就看见了矗立在眼前那庞大却充斥着肃杀,压抑的感觉。

     看着头顶那昏暗发黄的天空林牧感觉自己心中那种不安感越来越重,深深的吸了一口略带浑浊的空气后,林牧慢慢的飘进早已敞开的朱漆大门。

     随着林牧的不断深入,原本漆黑一片的大殿也逐渐的明亮起来,也让林牧看见了坐在公案后的秦广王,不知道为何,一见到秦广王林牧心中的那种不安感越来越浓。

     也正是这种不安感让林牧看向秦广王的眼神中充满了戒备,坐在宝座上的秦广王也是饶有兴趣打量着站在下面的林牧,就好像两人,不,是一人一鬼第一次见面一样。

     半晌,一直打量林牧的秦广王开口道:“林牧,你知不知道你这两天都干些什么?还有你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地狱的规矩?你这是在找死。”

     摸不着头脑的林牧不由得蒙了一会才道:“不知道?还请秦广王明示。”

     似笑非笑的秦广王看着林牧不停的点头道:“好,好,好,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回头看看吧。”说完用手一指,林牧的身后便出现一个光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