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养生经(三更)
    不一会,嗒嗒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张昌六人连忙迎了上去,对着常岚行礼。

     “行了,都免了,张老怎么回事!”常岚边走边说。

     张老从袖口拿出一张纸,说着,“帮主,王祎走了!”

     常岚一愣,不由停下脚步,他一时间没有回过神,等他读过信纸之后,不由有些迷惑。这信纸确实是王祎的笔迹,上面说,他已经无意和常岚争雄,带着下属远走北风,今后都不会再出现。

     “王祎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常岚皱着眉。

     张昌这时候说道:“帮主,老夫已经查看过了,王祎的死忠都随他离开了!不过现在消息还有传开,您看……”

     常岚不由头疼,他了解王祎,以他隐忍的性子,肯定不会那么简单了,不过既然他留下书信,只要已公开,天下人可都知道这王祎做了懦夫啊,定会为天下人耻笑!

     这样的傻事他王祎绝对不会做的,事出反常必是妖。

     “把信公布出去,然后全力寻找王祎下落!”常岚突然发现,原本这些年占尽主动地位的他,这才竟然很是被动,他完全不知道王祎要做什么。

     “是!”张昌接过信,拱手施礼,“这件事我会尽快去办!”

     “行了,那就散了吧,徐老你留下,跟我去后庭!”常岚摆摆手,五年时间,已经让他完成掌控住长兴,举手投足间尽显王者气魄,尤其是长兴这些年在中州各地的分舵也扩张了几倍不止,吞并了很多小帮派,可谓是门徒遍地,隐隐独领风骚,不过距离成为中州第一派还是有差距,毕竟中州七派实力相近,这不是几年功夫能拉开的……

     后庭花园一处小凉亭内。

     常青安安静静的坐在石凳上,手放在案几上,而徐老则在他面前把脉,常青抿着嘴,稚嫩的小脸上有着淡淡的忧伤,像这样的把脉检查,基本上每过十天都会做一次。

     而且每天他都要吃药膳,每次吃饭,他的面前放着的都和爹娘的不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身子出来什么问题,只是他从娘亲的嘴里知道,他的体质无法习武。

     半炷香之后,徐老收回手,摇摇头,对这一旁的常岚行礼:“帮主,小公子的体质这些年已经调理好了,不过先天条件的缘故,只怕还是不能习武,就算是强行习武,只怕也无法成为强者!”

     常青低着头,这样的话他听了不知多少次。

     要知道,他可是常岚的儿子,北风之琼啊。爹爹是武道至强,可他竟然都无法习武,说来真是可笑!

     常岚摸了摸青儿的小脑袋,“徐老,我知道!”

     徐老点点头,说道:“那属下告退!”

     常岚叹息一口,他看着自己的儿子。如果他不是长兴之主,他也许对常青能不能习武没有那么在意,可是他现实情况恰恰相反。

     他抱起常青,“青儿,想什么了呢!”

     常青也不说话,只是一直低着头。

     “没事的,不习武就不习武,青儿你看,你面前这些都是常家的产业,以后常家还要靠你,明白吗?”

     常青抬起头,眼睛红润,“爹爹,你是想让我从商,是吧!”

     常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点点头。

     “我知道了!”常岚心里是很难过的,其实他心里是想从武的,“爹爹,我以后会跟赵爷爷好好学得!”

     “这才是我的好儿子!”常岚放下常青,他也知道常青心里难受,他从袖口掏出一本书册,正是养生经,递给常青,说道:“这卷书是为父替你选的,只要你按照这卷书练习,养好身体,说不定今后可以习武的!”

     常青眼睛一亮,可是随即暗淡下来,“爹爹,徐爷爷都说了,我的身体无法习武,徐爷爷可是医道圣手啊!”

     常岚看常青也不拿着,便把书册放在桌面上,“你要明白一个道理,人不是随便听人几句就划定了以后!爹希望你能明白,如果你不去尝试,那就真的划定以后,凡事不要让自己后悔!”

     “其实你的身体是至柔之体,并不是无法习武,而是只能练至柔的武学,不过这样的武学很少见!爹答应你,会想办法为你寻找!”

     常青看着桌面上的养生经,慢慢拿起了,抱在怀里,然后一溜烟的跑了。

     常岚不由的叹息一口,也许是该再要一个孩子了,常家这些年扩张很快,也结下不少恩怨,现在他正值壮年,可是以后呢,等他不在了,常青无法继承他的影响力,那常家就危矣。

     所以唯有给常青要一个弟弟,以后才能保住常家的地位。

     这些年,他一心扑在长兴帮上,不过现在,王祎也远走了,他的威望已经一败涂地,就算现在王祎回来,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最大的问题已经解决,是时候考虑在要一个孩子。

     且说常青跑回自己的厢房,他哪里会想到爹爹已经决定再要一个孩子。

     不过他倒是认为爹爹说的很对,也行他该试试的。

     他不由翻开养生经。自从他懂事之后,知道自己不能练武,可这并不妨碍他看长兴帮内的武学典籍。而且爹爹也说了,他不是不能习武,是只能练至柔武学。

     所以说还是有希望的,不过这养生经却和一般的武学不同,寥寥三页,没有一招半式。第一页是介绍这养生经,第二页都是打坐吐纳,而最后一页是后来加上的,属于后人写上去的评价。

     “什么情况?”常青愣住了,没有一招半式,这算什么经书!按照这是养生经上面的记载,只要修炼此书,可以十日不眠不食,依旧精力充沛,练到深处,可以延年益寿。

     常岚也数读过很多武学和奇闻异事,从未听说过有那种功法能十日不眠不食,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五六日不食一些武道强者可以做到,可是不眠根本就不可能。

     而最后一页,正是后人写的评价,这卷功法言过其实,除了让人精神状态好些,能调整身体外,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常青有些失落,叹气说道:“不过也罢,按照我的体质,帮派内的功法根本没有至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