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平安(一更)
    元平六年,中州大旱,贼寇纷起。

     朝廷统治渐弱,各地绿林豪强涌现,开始分割势力。

     北风郡,地处连云山脉东南角,三面环山。正所谓靠山吃山,虽然北风郡只有南面可以通达外界,可是并不影响它的富庶。

     其盛产兽皮草药,加之常年落叶,土地肥沃。在北风郡西北方向,是一片沃野四百里的良田,单凭这良田养活一州之人也是轻轻松松,故而自古便是屯粮之地。

     不过北风郡虽然富庶,但是地理位置不好,并没有成为州府之地。也恰好是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这里是中州唯一水源充沛的地方,尽管各地已经大旱,可这里依旧繁华似锦,正因如此,中州各地的灾民都涌向这里。

     这一日,农历十月十,北风郡内一处瑰丽府邸中,一位中年儒雅的男子负手在院子里来回走着,时不时的还搓着双手。男子紧锁眉头,一双虎目完全没有平日里的威严,相反透漏着焦急之色。

     哒哒哒,男子越走越快,白虎纹袍随着他的脚步不断晃动,显得邹邹的,院子里低头站立着八位婢女,每人都端着一个金闪闪的盆子,大气都不敢喘。

     “老爷,您歇息会吧!夫人平日温良亲和,定会吉人天相!”这时候,一旁的赵勒老管家走上前说道,他是看着老爷长大的,虽然两人是主仆,但是老管家可是一直把老爷当成亲人看待。

     老爷已经等了一上午,什么事情都推开了,说来也不巧,本来今天是个大日子,农历十月十啊,一来是秋收的日子,二来也是帮内盛典。

     古人认为十月十是大吉之日,所谓十全十美,故而帮内盛典也定于今日,但是夫人突然临盆,比预先提前了大半月,所以帮内盛典被男子推迟了。

     如今整个帮派的高层都在议事大厅候着呢,中央庭院处,也是摆满了酒席,北风郡有脸面的人物都被宴请到此。

     时间到了午时,最好的时辰已经过去,但是主房里还是没有动静。

     议事大厅内,一众高层各自闲聊着,“王副帮主,咱们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这要是再等半天,盛典可举办不成喽,到时候天下可都看我们长兴帮的笑话!”一位阴郁脸色的男子怪声怪气的说着。

     这男子话音刚落,只听砰一声,“放肆!聂瑞,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一位年长的男子狠狠一拍茶桌,澎湃的掌力顷刻间把茶桌打的粉碎,不由冷声说着:“你胆子不小啊!”

     这男子正是长兴帮的掌刑长老——张昌,人称铁掌昌,单凭掌力整个中州无人出其右。

     聂瑞也是一愣,他可是王副帮主的嫡系,不过却是杂号长老,身份自然是比张昌低一截。平日里张昌对他也算是客气,但没有想到他一句话,竟然让张昌大怒。

     “哈哈,张长老息怒,聂瑞不懂事,老夫这里赔罪了!”王祎站起身,拱手作揖,算是赔礼了,“还不给张长老赔礼!”

     聂瑞哪里还不懂,连忙起身,学着王祎作揖,“给张老赔礼了,是在下莽撞了!”说完,他还瞄了一眼王祎。

     只见王祎轻摇折扇,笑眯眯的看着张昌。反观张昌却是冷眼看着,并没有说什么,大厅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在场三十几人明显是分成两派,气氛已经降到冰点。

     这王祎乃是长兴帮副帮主,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过王祎素来与常岚不和,而且他在帮中时间也是最长,自己创立北派,乃是长兴北派领袖。

     王祎看张昌竟然不语,心中多少有恼了,不过脸上却还是笑呵呵的,啪……他一合折扇,带着些许懒散的说着:“方才聂瑞是有失礼数,不过却说的在理,常帮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眼看时间已经快过午时,再不主持盛会,定会让天下人耻笑!”

     这是话里有话啊,平常来说,帮主有事分不开身,副帮主自然可以代劳,但是也要看情况,今天可是常岚即任盛典,如果王祎主持,那不是告诉天下人长兴帮现在是他王祎做主吗!

     张昌站起身,向前走了三步,紧紧盯着王祎,“今日你敢走出大厅,休怪老夫不念昔日同门之情!”

     “哈哈,张老,你看看,老夫也是说说而已,你不何必动怒!”王祎能感觉张昌绝不是说说而已,他的铁掌上已经涌动着掌风了,王祎不由打着哈哈。“我刚才也是说说而已,师兄给你赔不是了!”

     原来,这王祎和张昌乃是师出同根,一人练掌,一人善剑,皆步入中州气血境高手之列。

     “师弟,这事全怪为兄,是为兄考虑不周,我们各退一步!”王祎知道,他这小心思要落空了,最重要的是现在还不是和张昌撕破脸皮的时候。

     “你会考虑不周!”张昌冷哼一声,“平日里,我敬你一声师兄,可今日是常帮主即任大典,我劝你不要动心思!”

     “哈哈,师弟误会了,为兄十分敬佩常帮主,再者为兄也是一心维护长兴帮,是为兄着急了!”

     张昌听着,神色缓和了不少,不由收起掌力,他方才也是逼不得已,正如他说的,今日是帮主大典,不到万一,他是不会动手的。

     而此时的内苑,吱嘎一声,主房门悠悠打开!

     三位接生婆快步走出,向常岚鞠躬行礼,为首的老妇人说着,“老爷,夫人生了男婴,是男婴!”

     常岚上前一把抓住老妇人的手腕,“夫人呢,夫人情况如何!”

     “哎呦,疼!老爷,夫人无事,只是临盆时候流了血,现在身子虚弱,再加上生子乃是伤及根本,需要静养一两年才能恢复元气!”老妇人被常岚抓得吃痛,连忙说着。

     “还不赶紧进去收拾下!”赵管家适时的说着,他一挥手,八位婢女端着金盆快步的走进主房。

     床榻上,被褥已经被染红一片,哇哇的啼哭声从一旁的襁褓里传来,海音夫人一脸倦容,精美的脸庞一片苍白,就连嘴唇也是毫无血色,眼角的还有一丝丝泪痕。

     “夫人!”常岚坐在床榻边,握着爱妻的手,这位名镇一方的强者也不由的红了眼眶,哽咽着。

     海音看着夫君露出一丝笑意,“音儿知道夫君喜欢女儿……”她还没有说完,只见一双温热的嘴唇直接吻过来。

     “只要你平安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