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双喜临门(三更)
    常家虽然在北风势大,但是也并不是所以得商家都会依附于常家,还是有很多潜在的对手,这次大典,王祎一定会找来潜在的敌对商家混在其中,也正好借这次机会来试探下北风各个势力。

     常岚长年醉心于武学,虽然也经营着常家产业,但是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所以常岚并没有其父常平那么敏感的经商之才,反倒是武学天赋出众。尤其是这几年,因为常岚全面接手长兴帮,常家的产业基本上就交由赵老管家来搭理。

     所以这次赵老管家要把王祎潜在的财力挖掘出来,他能感觉到老爷对王祎越来越不满了,只怕这场帮内冲突是无法避免的。

     也难怪,原本下任帮主是定为王祎,奈何常家财力雄厚,而常岚武学天赋又高,又有常平的全力支持,这才把常岚扶持到帮主之位。

     这也导致了长兴帮内部极为不稳定,再加上这十几年来,常岚也把自己的势力培养起来,南北两派的矛盾越来激烈。

     赵老管家也深谙此道,想要解决掉王祎,必须剪掉其羽翼,其中财力的影响是巨大的,只要把这些暗中支持王祎的商家挖掘出来,以后会省下很多事情。

     果然,赵老管家介绍完自己后,语气一转折,只见庭院内,有着七八家商会脸色露出淡淡的喜色,赵勒暗暗记下来。

     赵老管家不由笑道,“我家老爷今日来此,是故夫人临盆,诞下男婴,虽然错过午时,不过有道是好事多磨,喜事成双,这等幸事,也是天赐所在,还请各位稍等,我家老爷一会自会亲自主持盛典!”

     一众人都是一愣,这赵管家说话大喘气啊,还以为这盛典要延后了,没想到是常家双喜临门,这样的好事可不常见啊。

     这台下的商会纷纷说着,这常家果然是大富大贵之家,原本以为常平后继无人,却又中年得子。

     要一般来说,中年得子该宠爱的不得了,变成纨绔子弟,没曾想常平竟然直接把儿子送到长兴帮,每日风吹日晒,根本没有娇生惯养,反而武学天赋很高,一身武艺整个北风无人能出其右,又全面接手长兴帮,让常家一跃成为北风第一豪强。

     原来想看常家没落的势力反而开始攀附常家,常家的权势得以延续,而今日,更是让常家双喜临门。

     王祎脸色不好,原本是盛典正常进行,海音产子事发突然,这才让他有了搅黄盛典的想法,可没有想到常家竟然诞生一位男婴,不仅弥补了众人对先前盛典推迟的不满,反而让常家更出风头。

     “常岚!”王祎不由握紧了茶杯,“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而此时,后庭的主殿厢房内,常岚抱着襁褓里的男婴坐在床榻边,满眼尽是温柔,海音却开口说道:“夫君,这孩子还没有名字!”

     “为夫早就想好了,就叫常青,和长情谐音!”常岚不由笑道,用手指拨弄着婴儿小口。

     小孩不由乱动,咿咿呀呀的叫着。

     “常青……长情……”海音喃喃的说着,就依夫君的意思!

     海音吃力的坐起来,“夫君,我们还是去议事大厅吧,只怕那些宾客都等急了!”

     “夫人,你快躺下,你身子虚弱,不要走动了,一会为夫会就可以!”常岚很是心痛爱妻,他哪里会让爱妻起身下床啊。

     “不可,这样的盛典,我怎么可不参加!”海音有些笑着,可看起来确实极为疲惫,临盆对于女人来说,就是身体一次重新塑造,需要很久才能恢复元气。

     “悠悠!”海音都没有太多的力气叫喊,别看她是女子,可性格也是极为刚强的,她认定的事情,轻易不会改变。

     悠悠连忙走进内屋,施礼说道:“夫人,您叫我!”

     海音虚弱的说着:“扶我起来,更衣!”

     悠悠看了看常岚,不知道该怎么办。“音儿,你听话,一会为夫去就可以,这北风之内,谁又敢说什么,而且今日双喜临门,这放眼整个天下,又谁能有为夫这样的福气!”

     海音看悠悠竟然不动,不由再次说道:“夫君,话是这么说,常家势大,可正是因为势大,我才不能失了礼数,而且人家最上不说,可心里也是会不满啊!”海音看着常岚,她知道夫君很宠爱她,但是这并不是她骄傲的资本,只要能帮助到夫君,她都会尽心尽力去做。

     “夫君,现在我常家虽然看来风光无限,可你刚接任常家没有几年,外有强敌环视,内有家业打理,我能为你做的并不多,这件事就听我一次!要让外面的人知道,我们常家永远一条心!”

     常岚也知道爱妻的性子,爱妻是铁心要和他一起主持即任盛典,能娶到这样的女子,真是他三生修来的福气,不由叹道:“执子之手,夫复何求!”

     海音知道夫君同意了,说道:“悠悠,扶我起来!”

     “我来吧!”常岚一挥手,“你出去候着!”这次他想亲自为爱妻更衣。

     时间慢慢过去,半个时辰后,常岚扶着爱妻走出厢房,悠悠则抱着小公子,一众人走向议事大厅。

     本来厢房距离前庭议事大厅就较远,再加上海音身子虚弱,走的更慢,足足用了近三刻钟,这才到了大厅。

     “帮主!”南派的长老首先站起来,对着常岚行礼。

     王祎看南派的人都行礼了,这才缓缓站起身,对着常岚抱拳,语气平淡的说着:“常师弟,你可让为兄我等的好苦!”其余北派的长老也站起身,却都叫着常师兄。

     常岚眼中闪过一道冷芒,他虽然全面接手长兴帮,但是并没有举办即任盛典,所以从名义上他还不是长兴帮主。

     不过他今天心情大好,倒也没有说什么,扶着爱妻就要中央庭院走。

     “哈哈,这么看来夫人身体还是无恙啊!”王祎看着擦肩而过的两人,不由笑道。

     “有劳师兄费心了!”常岚淡淡的说着,可没想到,突然一声啼哭响起,同时只听滋啦啦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