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鬼——
    (求推荐,求收藏,撒泼打滚求保养!)

     在人参园的门口送走了和颜悦色的冷凌霜和两个眼神深处羡慕嫉妒恨的昊天和王硕之后,萧明一转身就看到了目瞪口呆的蔡猛。

     看到萧明行走如常,脸上挂着那招牌式的微笑,蔡猛的下巴都要惊的掉下来。他先是张大了嘴,然后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因为过度紧张,让他发出了类似于太监一样的嚎叫声:“鬼啊——”

     狼狈的逃回灵芝园,蔡猛身体不住的颤抖,过了好半晌,才感觉到下身有些冰凉。

     竟是尿了裤子。

     在蔡猛的脑子里,人被插中心口,那是一定死的不能再死。

     这两天他在忐忑不安之中渡过。就在等待着萧明身死被发现的时候。

     因为好多人都知道他要去找人参园杂役的麻烦,若此时萧明死亡,嫌疑最大的肯定是他。何况他有个药园小霸王的称呼!

     这两天他除了帮助父母照顾生病的妹妹,就是密切注意人参园的动向。一旦发现有宗门弟子来采摘人参,他立刻盯了上去。

     让他惊骇的是,原本应该死掉的萧明竟然有说有笑的送三个弟子出来。

     蔡猛回到自己的木屋之中,狠狠的灌了几口凉水,这才冷静下来。

     “刚刚,那个家伙似乎有影子。”蔡猛仔细回想一下看到萧明的时候,阳光正亮,地上确实是有一条影子。

     “鬼是没有影子的,这家伙没死,他是在——骗我!”蔡猛猛的跳了起来,想通了这一节。

     只是匆忙之中,尿湿的裤子还没有换下,让他屁.股和大腿上一片冰凉。

     “不成,还得找这小子去,妹子等着人参吊命呢!”蔡猛咬了咬牙,再次向人参园走来。

     把蔡猛吓跑,萧明很得意。

     他起的早,已经结束了早晨的修炼,脑海之中,赵无垢的真元晶核正在引导那些被他吸入的真元对第一个神经结节做最后的冲击。

     那种明悟的感觉越来越浓,让萧明忍不住的想要放声大叫。

     这种大叫就是练气士修炼到一定程度,身不由己的放生长啸。

     就在萧明脑海舒服,明悟浓厚的时候,他张开嘴,一声长啸刚要开始。

     突然外面响起了砰砰砰的敲门声。

     萧明眼眉顿时立了起来,这种时候被打扰,就如同你张嘴打哈气,却被人趁机扬了一把土进嘴里一样难受。

     “谁?”萧明忍着怒意,打开门,没好气的问。

     在门开的一瞬间,蔡猛向后跳出了半步,先低头确认一下萧明的影子的确映在地上,这才放下心,开口说道:“给我一支十二年的人参,五十两银子,童叟无欺。”

     他现在不想和萧明扯皮,只想拿银子给妹妹换吊命的人参。

     “五十两?”萧明看着蔡猛,脸上故作愕然。

     蔡猛强忍着怒气,点了点头说道:“五十两银子换一根十二年份的人参,你是赚的。快点儿拿来。”

     “哼哼——”萧明冷哼一声,食指伸出,揉着自己的眉心说道:“谁告诉你五十两银子一支,那天我和你说了,你来,一两金子一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蔡猛实在是忍不住,如果不是怕萧明再次拿出小刀自残,他早就冲过去暴揍一顿。

     萧明冷眼看着他,扬起下巴喝道:“骂谁呢?”

     蔡猛眼中的怒火被强制压下,想到妹妹不住的咳嗽和发烧,眼看就要断气的样子,只能服软。

     “我、我、我草我自己。”蔡猛脸憋红了,泪水在眼中打转。

     萧明没再理会他,转身说道:“以后你再来买人参,一两金子起价,爱来不来。”

     说着就要关门。

     蔡猛此时着急,五十两银子还是自己倒腾了大半年和老爹一起凑出来的。一两金子,那简直是要了他和妹子的亲命。

     “人参一定要拿到手,妹子等不及了。”蔡猛暗道。看着要关门的萧明,他咬了咬牙说道:“你先给我人参,我、我赊账,一定还上。”

     “对不起,本小利薄,概不赊欠。”萧明根本不知道他拿人参做什么,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关门。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干瘦的少年跑了过来,看到发呆的蔡猛,焦急的喊道:“人参搞到了没有?大夫说了,没有人参吊命,小雪活不过今夜。”

     “江涛——”看到飞奔而来的同伴,蔡猛突然崩溃,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木门里面的萧明听到了江涛的话,内心微微一动。他虽然调皮,但是本性纯良。

     “原来这人参是用来救人的。”萧明站在门口没有动,听他们继续说话。

     只听江涛说道:“刚刚小雪又发烧,咳嗽了很久,鼻涕眼泪淌了一脸。庸大夫说了,必须要人参吊命,他再斟酌药方,或许有救。”

     “我搞不到人参,哇——”说完,他外表的凶悍终于崩溃,露出软弱的一面,放声大哭。

     萧明皱着眉,听江涛简单的描述,这个叫小雪的孩子应该是感冒了。没想到穿越到这个平行世界,医学依旧这么不发达,感冒也还是要死人的病。

     抬头看了看太阳,再看看郁郁葱葱的药园。这种季节的感冒,绝对不是风寒导致,十有八九是热感冒。

     自己前世体弱,对各种易患病症都清楚的很,吃药多了,药方自然也都记着。此刻听那个庸大夫要用人参给小雪吊命,恨不得现在就去一脚踹死这个庸医。

     人参本来就是温热的药材,如今还要拿去给热伤风的人治病,这简直就是谋杀。

     听到外面蔡猛哭的可怜,萧明叹了一口气,自己就是心太软,对谁都不好意思下死手。

     “好吧,谁让我心软呢?既然这件事儿被我听到了,就勉为其难的帮这小子一把。虽然他得罪老子在先,可把他整治的这样,也算是够了。”

     想到这,萧明转身推开木门,看着门外的蔡猛和江涛,说道:“你妹妹病了?你才来要人参的?”

     蔡猛看着他,点了点头,眼泪还是哗哗的流淌。

     “看在你为了妹妹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萧明想到了从小和自己在一起的小红,内心一叹,不知道小红现在怎么样,到了哪里?

     “你肯卖给我人参?”蔡猛仿佛抓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萧明冷哼一声,骂道:“我特么给你人参就是杀人凶手,你妹的病我能治,信不信由你。要我帮忙,现在就走,耽误了概不负责。”

     蔡猛愣了一下神,所谓有病乱投医,此刻还哪管面前是个比自己还小四岁的孩子。

     立刻一骨碌爬起来说道:“你若能救了我妹子,我给你当牛做马。”

     萧明傲然一笑,故作高深的背手走去。

     后边,江涛带着怀疑,蔡猛晕头转向的紧紧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