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找上门儿来
    (新书,求推荐,免费的推荐,谢谢各位大侠!)

     在人参园的日子,一转眼就过去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不只是有人送米面等食材原料,偶尔也会有真正的儒门弟子带着令牌过来采摘人参。

     萧明每日里除了吸纳天地真元到脑海里消磨第一段经脉的结节,剩下的时间就是在人参园之中工作。

     短短的一个月,他已经把整个园子里数不尽的人参都观察了一遍。偶尔的,他会引动浩然正气诀,让那些天地间的真元聚集过来,沁润着人参园的每一个人参。

     就这样一个月,在真元的沁润下,所有的人参都产生了质的变化。

     其他杂役区的人也都会浩然正气诀的入门修炼方法,但他们绝对不会浪费到用真元来沁润药材。

     每一个杂役区的弟子都有一个成为儒门弟子的梦想。这个梦想的支撑下,他们才不会把大好的修炼机会用在引渡真元,沁润药材上。

     而萧明则不然。他那干涸的经脉只能吸纳少量的真元,转化为浩然之气,在脑海之中的第一段神经节节那里成为一个漩涡,不断的消耗那个神经结节。

     一个月的时间,萧明几乎天天要练习坐功,内视自己一番。他发现自己脑海之中的第一段经脉结节有了变小的趋势,甚至原本干涸的那段经脉也开始有淡淡的生机散发,好像也粗壮了几分。

     在他收拾木屋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个落在角落的小本本。

     萧明打开本儿,上面竟然详细的记载着和每个药园交换的药材。这些药材都是及其名贵的。除了交换药材之外,更多的记载是某某园的某某某一两银子购买二年期人参一支、灵芝园的蔡某十两银子购买六年期的人参一直等等。

     这样的账面足足记载了一本。

     萧明这个前世过来的灵魂略一思索就知道,这是上一个人参园的杂役所遗漏的东西。

     “看来这里的药材可以私下交易。”萧明脸上露出了喜色。上一世,他先天截脉,经常自己配药调理身体。所谓九折臂终成良医,他对医术,尤其是增补寿命的医术药方,知道的很多。

     如今在这万药园之中,完全可以给自己配上一些增补进益的药。萧明转着眼珠开始想法子。

     在这一个月中,儒门中人也暗中观察着萧明,发现他的确是个先天截脉的孩子,没有任何异动。

     赵无垢是儒门弟子之中的佼佼者,如今在丘山之外被袭杀,对儒门来说,是不可容忍的。

     如果放在几十年前,儒门定会倾巢而出,和匈奴的邪门宣战。

     可如今,儒门的安静有些出乎意料。他们只是让莫问天没事照顾一下萧明,也算是对赵无垢身后的一点儿补偿。

     知道萧明是先天截脉,莫问天也没有给他带来什么修炼的功法,而是让杂役区的老房不要难为萧明,任他快活就好。

     所以每三个月都会有杂役轮值药园的事儿和萧明没关系。他就始终在人参园之中。

     看管药园的杂役很多。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些杂役都会把药园之中最好的药材私藏一点儿,或者贩卖,或者捡些大补的给家人服用,以延年益寿。

     人参是所有药材之中,最为大补之物。

     原来看管人参园的小张勤于修行,功夫是整个药园里面最好的。他在的时候,那些杂役想要到人参园要人参,都需要给小张缴纳金银换取。

     如今小张突破了浩然正气的第一层,晋升成为外门弟子。所有的杂役都松了一口气。

     “听说了么,人参园新来的小子,才十二。据说还是个残废,没法修行。”

     “是呗,这下好了,以后采摘点儿人参不用提心吊胆了。”

     “小张太厉害,咱么斗不过。新来的小娃娃可就不一样了。哈哈哈——”

     打着这样心思的人不在少数。

     早晨,萧明还没有起来,就听到外面有人大力的敲门。

     人参园那木质的小门在来人的手底下被拍打的忽闪忽闪,仿佛要塌掉一般。

     “人参园的兄弟,开门,开门。”来人嘴上说的好听,但手上敲打的力道丝毫都不减轻。

     萧明皱了一下眉毛,用手一根手指揉了揉眉心,这才起身喊道:“别特么敲了,哪里来的死鬼,大早晨的也不让人睡个懒觉。”

     这一世,从有记忆开始,萧明就在青楼妓馆之中混迹,一口阳关**常说的粗话自然而然的蹦了出来。

     这里是儒门,虽然不禁止门下弟子杂役争斗比试,但却不准伤害性命,更是不准口吐脏话。

     外面的来人听了,瞬间有些生气。

     大力的拍打着人参园的门,粗声粗气的喊道:“开门儿,灵芝园的蔡猛,来采摘一支十二年的人参。”

     萧明听了这话,眉毛一挑,脸上露出笑容。自己正想着怎么贩售点儿人参,却没想到主顾主动送上门来。

     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门边,喊道:“来了,别鬼敲了。”说着打开了门。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门外的蔡猛就仗着他高壮的身体,直接冲了进来,瓮声瓮气的说道:“你敢在丘山之下口吐脏话,这回不只是要一根人参那么简单,你要跟我去房总管那儿,看不扒了你的一层狗皮。”

     萧明本来是打算和来人交易的,可开门之后,看这人的气势就不是善类,立刻心中警醒。

     他眯着眼打量了一下如同肥猪一般的蔡猛,掂量了一下,觉得自己肯定不是蔡猛的对手。

     脸上不禁冷笑一下说道:“丘山不准骂人么?那你为啥说罢了我的一层狗皮?难不成你骂我是狗?”

     蔡猛一愣,旋即露出一副凶恶的样子吼道:“少废话,赶快给爷找一支足分量的十二年人参,否则不用等房总管到,我就揍得你满地找牙。”

     萧明冷笑一声,这种人他在阳关的潇湘馆之中见的多了。大多数都是色厉内荏,欺负欺负孩子或许可以,欺负到自己头上,那是打错了注意。

     “要人参可以。之前你在这里拿的六年期人参是十两银子,这十二年期的可不比六年期,金贵的很。至少也要五十两银子。”萧明顿了一下,看了看蔡猛凶恶的样子,一点儿惧色都没有。

     “你说啥?”蔡猛瞪大了眼睛吼叫道。

     “你他娘的聋么?十二年期的人参,正常价五十两银子。看你态度不好的份儿上,给你打个折,一两金子就买,童叟无欺,没钱滚蛋。”萧明比蔡猛还嚣张的吼道,嘴里不干不净的又多骂了他好几句。

     这个时代,也没有录音笔录音机,蔡猛说自己骂人,只要自己不承认,就是官司打到儒门宗主那里,萧明也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