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紫衣少女
    烟雨如幕,虽然细雨如丝对于江湖中人来说并不算什么,然而赶路的人总归不可能时时刻刻都用内力来烘烤衣服,所以原本青瑶镇外的茶馆本来是没有多少客人的,可是经不住这烟雨带来的凉意,于是很多人选择进入这家茶楼,一时间竟是让这里的茶馆人满为患。

     “小二哥,切两斤牛肉,要刚煮好的,再来一坛最好的酒,速度要快,饿了一天了……”

     店小二习惯性的接过出现在眼中的银子,可是下一刻他却发现拿着银子的手似乎跟别人不一样,五指修长白皙如霜,店小二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的声音如同空谷回响的风吟之声一般清脆活泼,自然是一个女子。

     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店小二心中有些好奇,这个时间点本来是不会有姑娘家行走在这条路上的。于是店小二接过银子的同时也忍不住抬起头朝着眼前这只手的主人看了一眼,当下只见一个年级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女满是笑意的站在眼前。

     少女灵动的眼神轻轻落向店小二,看到他震惊的目光,脸上当即升起一丝开心和自负。没有人不会自负,只是有些人掩藏的比较深有些人不善于掩藏而已,而少女的自负便是她的美丽,听周围的喧闹声消失就能知道,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女的容貌令他们是有多么震撼。

     永远保持着灵动笑意的双眸如同一只漫步林间的小鹿,是的,从第一眼起所有人便会知道眼前的少女定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只见她缓缓扫视着拥挤的大堂,半晌之后却有些沮丧的转过头看向店小二道:“小二哥,好像没地方坐了。”语气如同被欺负的小妹妹找自家哥哥撒娇,店小二只觉自己心中一热,恍然不觉间便生出一股保护眼前这少女的想法,当即指着不远处窗角处的小方桌道:“姑娘,那边还有一张桌子,只是时间久了没怎么用,所以落了不少灰尘,小的这便去清理一下,乡下小店只能这样了,还望姑娘不要介意。”

     少女闻言双目当即眯成一对灿烂的月牙儿,素手从腰间的包裹中再次取出一锭银子放在店小二眼前的柜台之上,这才重新用她清脆的声音说道:“那就谢谢小二哥了!”

     店小二当即风风火火将那窗角的方桌擦拭清理一遍,又将柜台之后的长凳搬出来放在桌前。少女耸耸肩,仿佛得到极其喜欢的礼物般迈着轻快的脚步来到桌前坐下,这时店小二才看到少女将身后的青色短剑取下来放到桌上。

     这少女竟是江湖中人!一念至此,小店之中对于很多人都选择移开目光,因为江湖中的美女本就很多,更重要是的有更多死在这些美女手中的人。玫瑰虽然诱人但却带刺,识货的人都会因为那把青色短剑而想到很多东西,只有不识货的人才依旧将目光停留在窗边那个娇小的身影之上。

     青色剑鞘跟剑柄似乎融为一体,可是仔细看去那青色短剑竟然如同没有剑格一般,剑柄融入剑身之中。剑鞘极为轻盈,相比其他剑鞘来说有些太薄,如同两张青色的纸贴在剑身之上一般,剑柄与剑鞘连接处露出半截天青色剑身,让这把青色短剑如同一件精致的工艺品,而不是一件杀人的兵器。

     “谢谢小二哥,两斤牛肉一坛烧酒,能快点吗,饿了一整天了……”

     清脆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内容跟少女所说第一句话相差无几,可是此刻方才听清楚的店小二却因为这一句话而有些眼晕,眼前如同天旋地转,目光也忍不住再次落在少女身上。

     白色衣衫带着紫色的纹饰,精致的银饰作为衣服的点缀,带着些许南疆的问道。店小二仔细再看,却见少女依旧精致的五官分明是中原人的模样,而且身材娇小可人,似乎万全不像她方才所说一顿能吃两斤牛肉的样子。

     “砰!”

     店小二刚想转头,却听大门如同被撞开一般的声音传来,还未回过头去便看一个灰白色的身影从门派直接飞了进来,随后重重摔在地上,那身影才发出一声闷哼。

     “我说,你们就不能轻点么,每次都摔这么重,很疼的……”

     “要不是雇主还想留你性命,你以为大爷们会带着你这样一个拖累行走江湖?”

     声音从门口传来,大堂之中所有人都顾不得那被扔进来的人影朝着门口看去,当即便见一个手提鬼头大刀的粗野汉子从门口走进来,而他身后则是一个书生模样的中年文士,之后则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矮个子男人。

     “小二,好酒好菜全给大爷们端上来……”

     男粗狂汉子的声音有些沙哑,所以扯着嗓门儿喊话自然也颇有气势,店小二也是个极有眼色之人,当即转身朝着后厨而去。只是那原本趴在地上不动的白色身影却突然发出一阵轻笑道:“酒有千般滋味,你们这般粗人,就算再难得的美酒到你们口中,也不过如白水一般,又能喝出什么。”

     声音缓缓从地上爬起,一身白色长衫当即沾染尘土,人们这才看清楚是一个面容俊朗的少年,虽然脸上有些青肿,但气质长相都令人第一眼看到便忍不住惊叹。

     “这个人倒是挺有意思的……”那窗角处的少女忍不住低声说道,目光随即落在眼前的少年身上,却见他虽然身着白色衣衫,但衣角袖口处却也带着紫色的点缀。

     “而且比其他人好看多了。”少女补充道。

     “崔哥,看样子这里没地方坐了。”那粗野汉子扫视一周之后朝着那中年文士说道。

     “无妨。”中年文士点头道。“我们只是赶路吃点东西,吃完东西必须赶紧走,否则被江湖中人发现恐怕会出事。”

     粗野汉子闻言当即转身看向身后的矮个子男人,却见他目光直直的看向不远处的窗角,眼神中倏地冒出一丝急色的目光。

     “好漂亮的小姑娘,看来鼠爷今天背运一阵天,这会儿才特么转运了,老天爷将这么漂亮的小姑娘送到我眼前,当真是上天开眼!”

     那少年闻言当即朝着矮个子男人所视之处看去,转身却看到一对灿若清泉的眸子灵动的看向自己。

     “你叫什么名字,他们为什么抓你?”那少女自顾的盯着少年问道。

     “夜烬……黑夜的夜,灰烬的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