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算尽天下
    是夜,月黑风高。

     黑暗是潜藏在黑暗之中的人最好的掩护,夜烬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沐浴在光明之下的生物,所以他喜欢这种黑暗,更喜欢在黑暗中算计一切。

     小七已经回来了,血衣楼中几乎所有拥有话语权的人都齐聚在血衣楼的大殿之中,脚下依稀传来一阵喧闹声,那是血衣楼用来掩人耳目的赌场。没有人人知道这赌场在哪儿,因为每一个想要进来的人都是睡着之后才来到这里的。

     这样的创意自然不是夜烬的想法,当年钻在被窝中苦读武侠小说两三年,其中的阴谋算计夜烬可以记住了不少。

     夜烬安静的坐在主位之上,烛光将整个房间照的通亮。手中的情报一封接一封被夜烬放回桌案之上,夜七当即将这些情报传了下去,除了夜烬夜七以及夜小六之外的其他五个人当即安安静静等待夜烬说话。

     “十年之前我答应你们的承诺,现在可以算完成了七成了吧!”

     毫无感情的声音从夜烬口中飘出,在场几人同时点头称是,夜七不屑一笑,当年这些人是如何为难自己三人,如今却变成这幅嘴脸,世事无常当真是真理。

     “当年绝杀血衣楼的门派,除了中原六大门派之外,其他那些跳梁小丑已经尽数被扫清,至于剩下一群江湖败类也变成了血衣楼的炮灰下属,这些人暂时先不要动,留着我自由用处。”夜烬缓声道。

     “公子,这些人全都是写歪门邪道的江湖败类,这些人渣除掉不是更好么,留着他们只能是浪费米粮,有什么用?”有人忍不住问道。

     夜烬轻轻抬起上眼皮,眼神如同实质化般落在那人身上,却是这血衣楼中掌管财政大权的老一辈血衣杀手残刀。

     既名残刀,所以刀自然是断的,可是残刀在江湖中出手四十三次,每一次都没有失手,但凡是他的目标,全都死在他那把断刀之下。

     “这一点我自由布置,你们只需要执行命令便可。等下再说这些人的处理方法,至于现在,小七,我这颗人头涨到多少金了?”

     夜七闻言,连手中的情报都不用看便道:“公子消失一个月,君陌早已通告江湖,若有人解救公子,便可到任何府衙领取赏金万两。而前不久云州王更是开出了黄金十万两的高价,公子,你这颗人头可是越来越值钱了。”

     夜七的话还没说完,便感觉不远处传来一阵冰冷的杀意,抬头看去,却见一身黑衣的夜小六手中端着一护清酒缓缓而来。夜七心中苦笑,虽然明知道这丝杀气只是发泄,可是却依旧能看出少女显然因夜七最后一句话而恼怒。

     夜烬笑了笑,接过少女手中的酒壶给自己眼前的白玉酒杯中倒满酒水,这才说道:“如今君陌已然将最大的嫌疑放在我那位师兄身上,但是很明显这一切都不是我那位师兄策划的,所以他们自然愿意用这样一比巨额的赏金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我夜烬虽然重要,但是相对于十万黄金的悬赏便微不足道了。”

     “所以宣朗只是在做给世人看?公子,这样一来你的计划岂不是要落空了,一旦宣朗证明了自己的清白,青莲书院又该找怎么样的借口对宣朗出手?”

     “这一点不用在意,既然青莲书院已经决定用宣朗来将自己绑在君陌身边,那么他们成为死敌就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云州王一天不投降,他们之间的死斗便绝对不会停下。而且就算他们之间消停一段时间,我这颗人头的悬赏钱都足以让我们弥补一切损失了。”夜烬毫不在意说道。

     “可是我们又该如何拿到这些赏金?”声音传来,却是坐在夜烬右手第二位的一名少年。

     “这就需要那些江湖败类出场了。”夜烬笑着解释道:“小七,如果你是青莲书院,如果你是幕后截杀我的主谋,如果你想讲所有罪名全都推给宣朗,你会怎么做?”

     夜七闻言一愣,皱着眉头道:“公子的意思是?”

     夜烬嘴角勾起一丝邪异的弧度,俊朗的脸上再也看不到以往的温朗和气,取而代之的则是狠辣以及无与伦比的自负。

     “现在全江湖的人都将目光集中在我身上,他们都希望我没死出现在江湖中,因为我的出现便代表着十万两的悬赏。所以他们都在希望出现奇迹,而那奇迹便是有一天一个衣衫褴褛受尽折磨的夜烬被人发现在江湖之中。”

     “所以,武林大会什么时候召开?”

     夜七愣住了,更不用说在场其他人,上一刻说的话还能挺懂,可是下一句突然扯到武林大会,在场众人便当即被夜烬一句话绕晕了。先不说这件事跟武林大会有什么关系,单说能将这两件事突然联系在一起,就已经是这些人想不到的了。

     “八月十五,月圆中秋,洛水之畔。”

     冰冷的声音传来,众人抬起头看向一直安静站在夜烬身边的夜小六,少女冰冷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夜烬身上,仿佛刚才的十二个字不是她说出来的一般。

     夜烬微微一笑,将杯中酒水一口饮尽,随即接着问道:“此次武林大会参加的人有谁,所为何事?”

     “六大派都在其中,另外其他隐藏世家也会到时候出现在武林大会,其中包括铸剑山庄方百兴,以及南疆毒仙和宗师秦百川,目的则是为了推选新一任的武林盟主。”少女的声音不见丝毫停顿,可见其对于江湖之事全都了然于胸。

     “所以说这又是一场盛会,不是么?既然舞台都已经准备好了,我若不粉墨登场,岂不是让他们白等一次。”

     “公子,你说的我越来越听不明白了。”夜七小声道。

     “那是你们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概率,当你按照敌人的习惯将所有可能变成图表之后,你就会一步步猜到对手该如何出招,从而从一开始就做好针对对手的准备。”

     “公子,我还是不明白。”

     “不明白就不用明白了,接下来你只需要按我说的做,然后找那些江湖败类好好的吃吃喝喝,我想我那位师兄早就猜到我要和出现在云州了,我要是再不遂了他的愿恐怕我这位师兄就要开始怀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