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事出有因
    十年之前的夜晚,月光和今夜很像,之时当时的夜烬只不过是一个六岁的小孩在,虽然他不明白自己明明生活在那个蔚蓝色星球却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变成一个孩童,但他心中却为此感到有些兴奋。

     江湖是成人的童话,每一个心有热血的人心中都有一片江湖。夜烬也一样,在他还是某个宅男的时候便幻想着有一天能够来到这样的江湖,学好武功行侠仗义最终名动天下跟心爱的人一起归隐山水,所以在来到这个世界不久之后,夜烬便幻想着这样的梦想有朝一日会出现。

     血衣楼,那是一个在十年前让整个江湖感到畏惧的地方。没有人知道血衣楼在哪里,但是每当血衣血剑的男子出现在江湖,便代表着一个未来的江湖高手即将陨落在那把血色长剑之下。

     血衣楼出手不问缘由,只分生死。十年之前很少有人逃得过血衣楼的追杀,江湖中人都称血衣楼中的人不是人,而是没有感情的鬼魂,因为他们出手毫不留情,即便以命搏命,可又有谁知道这群人再回到血衣楼时会和普通人无异。

     或许是命运的安排,夜烬出现在了血衣楼,代替了原本的夜烬,也得到了血衣楼所有人的关照。每一次有人出任务回来,便会有人送来顺路捎回来的礼物。一把剑,一支玉笛,又或者是一些寻常罕见的小玩意儿,夜烬虽然不再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但却从这些如同普通人一般的江湖汉子眼中感受到所谓的关心。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夜烬虽然明白血衣楼在江湖中的名声,但却丝毫不排斥这一群人,夜烬并不认为他们做的有什么错,毕竟想在江湖中生存,不是你死便是我活,杀手又怎么样?曾经有一句话夜烬一直记得,武功不分正邪,使用武功的人才有正邪之分。同样,在夜烬看来血衣楼也不是江湖传言那样人人得而诛之的邪魔外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那些明知道血衣楼出手不留活口但依旧出钱买人姓名表面却装作正人君子的人才是真正的凶手,就算没有血衣楼,也有青衣楼、白衣楼从江湖中冒出来。

     然而江湖中人都怕血衣楼,却不知道血衣楼的主人竟是女子之身,夜烬每天在血衣楼跑来跑去,做得最多的事便是跟在那女子身后,每天听她弹琴看她练剑,即便连眼前女子的名字都不知道,但这又有什么关系。没事的时候装傻卖萌让女子忍不住笑着摇摇头,然后随便找个地方晒晒太阳睡睡觉,这样的日子夜烬一直以为会持续到自己出现在江湖的那一天,直到十年前那个月圆之夜。

     刀光剑影,虽然夜烬早已知晓自己会有亲眼看到的一天,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月圆之夜,血衣楼中所有人都收到假传的消息回血衣楼,却不料这根本就是一场密谋已久的绝杀。江湖六大门派外加一位宗师,谁都知道今夜之后血衣楼要完了。

     是的,血衣楼的确完了,一个活口都不留。

     “你叫夜烬,黑夜的夜,灰烬的烬……”

     夜烬小声呢喃,声音如同当年那名紫衣女子在自己耳畔留下的最后声音,随即强行控制住颤抖的身体,缓缓站起身走了几步。

     “公子,又想起当年的事了?”

     略有些关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夜烬不用看都知道来人是谁。夜七,当年血衣楼跟夜烬一样活下来的家属,同样是当年夜烬的玩伴。一身黑色长衫,穿在如同夜七这样面无表情的人身上确是有些不伦不类,要知道青莲书院学子各个身着儒衫,而且每个人都能穿出自己的气质,没有一人能像夜七这般将长衫穿出江湖的气息。

     “公子,楼主当年也跟你说过,如果可以放下心中的仇恨,不要想着替他们报仇,你一定能在这江湖中生活的很好……”

     夜烬沉默不语,如同在思考什么一般,也幸好青莲书院给排名在前的学子都有一处别院居住,否则夜烬又怎么赶在青莲书院谈论这些问题。夜七一直作为夜烬的书童留在青莲书院,十年来从未被人怀疑过,以前有些事不敢说,但自从上次学院比试夜烬夺得书院第二获得这处院子之后,有些话这才能光明正大说出来。

     “公子,当年的血衣楼就是与整个江湖为敌这才遭逢那一场整个江湖都出手的绝杀,如今你这样做根本与当年的血衣楼无异,甚至比当年的血衣楼更加危险。我知道我们在暗,可行走江湖本就如履薄冰,若是引得别人有一丝怀疑,到时候公子你暴露更多的时候,就算你身负出《出云歌》又能怎样!”

     夜烬这才回过神,转身默默注视着夜七有些担心的表情,自己确实毫不在意笑笑,说道:“当我第一次听说江湖的时候,我以为我找到了未来所有的信仰。行侠仗义行走江湖,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做自己的大侠,那是一件何等惬意的事情。我不笨,我也知道一个人算计整个江湖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梦想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这话是有几分道理,但绝对不是来评价这件事的!”夜七面部表情说道。

     “啊咧,小七你要有点幽默细胞嘛,天天板着个脸江湖中哪个姑娘能看得上你这款的。今天恩师通知我过几天进宫面圣,我们这位陛下准备让你家公子我前往江湖,过几天我进宫面圣,你趁机回去准备一番。”夜烬终于露出几分严肃的表情说道。

     “什么!公子你一直不显露武功,所以天下人都知道青莲书院夜公子不懂武功,陛下竟然让你前往江湖,这与让你去送死有何异!”

     夜烬摇了摇头:“送死是别人眼中的看法,别人不知道我的武功,难道你也不知道么。回去准备一下,过几天动身,我正愁如何离开青莲书院,却没想到陛下如此送来机会,若不顺水推舟将计就计如何对得起陛下的恩典?”

     夜七闻言重新板起脸,仿若什么都不关心一般。夜烬并不管他,只是问道:“名单都整理好了?”

     夜七点了点头:“当年参与绝杀的门派,一个不漏。江海帮那群喽啰带着江湖中那群邪魔外道以为自己能跟六大门派抗衡,哼,果然如公子所言,就算当年能够放下成见,如今却依旧要为了利益狗咬狗。”

     “有他们当炮灰我们才能放手布局,小七,当年那群跟在六大门派身后的小鱼小虾清理完了吗?”

     “公子,海沙帮就算再小也有七十多条人命,你好歹有点反应嘛,还有他们的亲属,一个都不留哦!”

     炫耀的语气让少年嘴角勾起一丝自得的弧度,只是少年口中每一个字都不由得令人心中生出一丝突如其来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