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青莲夜烬
    稻香村,清水河。

     河水潺潺如同是盛夏送给这天地一曲动人的旋律,引得河畔虫鸟纷纷附和。花草丛生的岸边,几个身着粗布短衣的小孩子安静的坐在一边,仔细看着眼前那个身着白衣的少年用芦苇杆在眼前的沙地上画出一道道痕迹。

     少年不过十六七岁,眉头微皱看着眼前的沙地,时不时用另一只手将沙地上的痕迹抚平,然后用芦苇杆重新画上去。周围的小孩子们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少年手中的芦苇杆上,脸上满是天真与好奇。

     半晌,少年终于起身而立,白皙的脸上升起一丝温朗的笑意,随即转身看向那群小孩子笑道:“呼,终于完成了,小家伙们看我画的好不好看?”

     那几个小孩子当即朝着沙地上看去,只见沙土之上,几片荷叶如同真的一般刻在上面,簇拥着一朵栩栩如生的荷花。莲花娇艳欲滴,竟是比普通人在纸上画出来的更加好看一些。小孩子们当即欢呼,如同见证了一项伟大的壮举,引得那少年忍不住勾起嘴角。

     “夜烬哥哥画的荷花真好看,比夜烬哥哥还好看!”

     小孩子们才不管自己的表达是否正确,心里想什么就自然说了出来,被叫做夜烬哥哥的少年闻言当即忍不住笑出了声,问道:“小家伙们,这荷花再好看也是夜烬哥哥画出来的,怎么可能有夜烬哥哥好看?”

     “噫!夜烬哥哥哪有你这样夸自己的,你不是一直教我们要谦逊么?”小孩子之中一枚极其清秀的小女孩儿睁大双眼问道,只是语气中却多了几分调侃。

     “臭丫头,就你最鬼灵精,好吧哥哥错了,哥哥不应该自夸,你们可不要跟我们学哟!”

     “我们记住了。”

     异口同声的回答让少年终于舒展开了眉头,只是没等少年再说什么,便听不远处传来一个男子沉稳的声音:“夜烬师弟,又在这里教小孩子认字?”

     “云开师兄,你也来了。”

     夜烬转身看向声音传来处,没过多久便看一个同样身着白色长衫的俊朗男子从芦苇丛中走来,脸上带着老学究一般严肃的表情,当即引得少年嘀咕一声:“哎,又要被教训了……”

     “夜烬师弟,今日我不是来教训你的。”

     沐云开轻轻一笑,看着眼前少年那低落的神情如何还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想及今日前来的目的,却不由得皱起眉头说道:“夜烬师弟,先生命我前来寻你,据说有什么要事询问。”

     “要事?”少年闻言这才同样严肃起来,不过随即却朝着那群小孩子们笑道:“小家伙们,明天哥哥再来教你们读书认字怎么样,今天哥哥要跟师兄先回去咯。”

     小孩子们虽然有些不舍,但听少年这么说,却还是很有礼貌的鞠躬行礼,这才一蹦一跳朝着不远处的田地而去。

     少年这才抬头看向沐云开问道:“师兄,先生除了找我,还有其他人吗?”

     沐云开深深朝夜烬看了一眼,这才说道:“夜烬师弟果然不负青莲学院第二人之名,不错,除了师弟你,先生还命我通知宣朗师弟,所为何事师弟应该早就能猜到了。”

     “是因为诸王同时自立为王的事情?”少年低声沉吟,“一夜之间天下七大诸侯自立为王,想来朝堂之上那位也终于坐不住了,我青莲书院本就是朝廷机构,用人之时那位自然会想起我们。只是我青莲书院早已百年不干涉朝政,此次朝廷突然找我们,恐怕那位也废了不少功夫找借口吧!”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沐云开轻声回答道。

     夜烬笑着摇头:“看来我们这位陛下也被这七路反王吓得不轻,否则怎么可能连借口都不找,直接下命令了,这可不符合陛下的风格。想当年北伐蛮夷,陛下可是找了不少借口才糊弄了朝中那些庸才听他命令同意出兵,同样若不是出兵讨伐蛮夷也不可能因此国库亏空。谁都看得出是穷兵黩武,可我们这位陛下却是不想承担出兵的后果,当真有些好笑。”

     如果是普通人,哪里敢这样直接讨论朝堂之事,而是言辞之间对于皇帝也不见得有多么尊重。但是这里是青莲书院,百年之前风陵王争夺天下,便是在青莲书院的相助之下才败尽其他诸侯,所以当初的风陵王自然给予青莲书院极高的地位,所以即便是皇亲国戚在青莲书院也要用学生自称。

     “师弟先别忙着背后说陛下不是,此次陛下来找师父,而师父又找到你跟宣朗师弟,恐怕你二人要进宫也是陛下早就决定的事情了!”

     “师兄所言不错,只不过陛下的心中恐怕只有师弟我一个。宣朗师兄若是进宫,师兄以为陛下会敬若上宾还是立刻囚禁,或者直接将其拖至午门当众处死以立圣威呢?”

     沐云开长出一口气,叹道:“宣朗师弟本无心天下恩怨,可谁知宣丞相不声不响反出朝堂于云州起兵,宣朗师弟被誉为天下第一智者,恐怕早就成陛下心中的眼中钉肉中刺,即便宣朗师弟愿意辅佐陛下,又有几个人会信?”语气中不免有些悲哀,却是如同这声音的主人在为别人而感到悲哀一般。

     “云开师兄有时间担心宣朗师兄,还不如担心担心我们呢。”

     云烬没好气的声音引得沐云开终于从自己的思绪中挣脱出来,同时一脸疑惑看向夜烬,夜烬耸耸肩,扔掉手中的芦苇杆转身看着眼前清澈的河水说道:“此刻宣朗师兄恐怕早就离开书院朝着云州而去了,师兄有没有想过如果宣朗师兄到了云州,便要跟我们站在对立的一边。师兄兵法武功名列我青莲书院第一,未来统兵出站自然有师兄一席之地,若是讨伐云州,师兄就要担心自己该如何应对宣朗师兄了。别忘了,宣朗师兄乃是我青莲书院第一人,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不用多说,师兄比都没办法比,而且宣朗师弟的剑法可是不比师兄差呢……”

     话音刚落,沐云开脸上的严肃之色便愈发凝重起来,夜烬笑了笑,转身朝着不远处的小路而去。

     “师弟,你去哪儿?”

     “回书院,准备进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