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各方动静
    时间一晃便是半个月,夜烬被血衣楼劫走的消息也散布到了江湖各地。江湖中人每个人心中都仿佛被压了一块石头,甚至是朝堂之上亦然。

     烈熠不负众望,在血衣楼第一高手的追杀之下不但逃回了京城,而且套出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比如说血衣楼这次来请夜烬回去,其实背后还有雇主。

     于是乎,夜烬被劫这件事就很值得推敲了,比如说雇主是谁,又比如说雇主的目的是什么。江湖中人人都对此有各自的猜测,随即人人都感到整个江湖仿佛被蒙上了一层阴云。

     劫持皇帝派遣的钦差大臣绝对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虽然说江湖中人各个武功远超那些禁军,可是江湖散人又如何敌得过数万雄兵,乱箭之下又有谁能逃得开来?所以江湖中人生怕朝廷会追查下来,而朝廷众人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打草惊蛇引得江湖中人与朝廷敌对。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巧合,如果没有七王造反,朝廷对于江湖肯定拥有着绝对的压制,但七王造反导致朝廷兵力不足,甚至对于江湖都无法压制,这个时候夜烬的机会便被送上来了。

     当然,令江湖和朝堂互相猜忌并不是夜烬的最终目的,夜烬的最终目的则是另一个人,也就是君陌在看到烈熠之后喊出的第一个名字。

     宣朗,云州王宣启之子,青莲书院第一智者,文韬武略样样精通。

     这样一个人本来不可能逃得出青莲书院的,可谁知青莲七圣却是打着重出江湖的心思,若没有一个令君陌头疼的对手,君陌又怎么可能选择跟青莲书院合作?所以夜烬一个人去见沐承,只是顺水推舟,不但令沐承少了不少借口,更是赚了个顺水人情,而且不论沐承还是宣朗,都会承夜烬的情。

     宣朗身为反王之子,而夜烬却成为皇帝的钦差大臣,师兄弟刚刚分别便走上了对立面,互相知根知底,不论谁都明白对方才是自己最大的对手,所以夜烬被血衣楼截杀,很容易就会落在宣朗头上。

     然而此刻的云州王府,一身青色儒衫宣朗则是坐在后花园中,眉头微微皱起,眼前的紫衣老者默默注视着他,脸上有些担忧,但却并不多说什么。

     半晌,宣朗终于抬起头,看向对面的老者说道:“父王,你是说,夜烬师弟刚出京城就被血衣楼截杀,而且逃回去的烈熠将军肯定出手截杀他的是血衣楼中的第一杀手小六,而且套出血衣楼背后还有雇主,看来这其中的曲折比我想象的更加复杂。”

     能被宣朗成为父王的,自然便是如今的云州王宣启。听着宣朗的话,宣启脸上的表情同样有些凝重,因为这显然是一次针对,而针对的目标便是他。

     “恐怕君陌此刻已经认定你是出手买凶杀人的幕后雇主了,朗儿,你能否猜得出是谁在针对我们。”

     宣朗摇头,白净的脸上升起些许愧疚之意道:“我在回来云州之前,君陌曾下令命我跟夜烬师弟进宫,可是夜烬师弟明知君陌之意却早早通知我离去,救命之恩我还没来得及报答,如今我却要被诬陷成为截杀夜烬师弟的主谋。哼,倘若日后被我发现此次算计我的人,定叫他生不如死。”

     宣启闻言点头,可随即却如同突然想到什么一般问道:“朗儿,为何君陌如此肯定幕后之人是你,难道这天下唯有夜烬与你不相上下不成?否则君陌怎么会断定你会因为担心与夜烬交手而下杀手,而且如今朝廷大军都朝着云州逼近,显然是君陌决心已定。”

     “父王有所不知!”宣朗极其严肃道,“若是对手,青莲书院恐怕只有夜烬师弟能入我眼,世人虽然只知青莲书院宣朗第一夜烬第二,但却不知道这第一第二的排名只是因为夜烬师弟不会武功,所以我才能以绝对的优势胜他。但是若不比武功,我甚至不是他的对手。”

     “何以见得?”

     “夜烬师弟天性太过善良,几乎每个月都会离开书院教附近村里的小孩子读书识字,在他看来能教小孩子念书比武功更加有趣。这样一个人不可能是一个合格的棋手,所以他才会成为君陌的钦差大臣。”

     宣朗说着笑了出来,如同回忆起了极其有趣的事情一般道:“青莲书院有一条禁令,绝对不允许跟夜烬比试武功,因为只要是个随便练过武功的人,都会让夜烬师弟在床上躺好几天,其他弟子不得不省吃俭用送上一些吃吃喝喝,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可是即便如此,君陌又是如何得知夜烬能与你不相伯仲这一事实呢?这种事情恐怕只有青莲书院的人才清楚吧。”宣启忍不住问道。

     “原来如此!”

     宣朗合上手中的折扇,眼中莫明闪过一丝精光,随即周身冒出一丝杀机。

     “看来这世间还有人不安分啊,怪不得夜烬师弟会成为君陌的棋子,青莲七圣,果然下的一步好棋!”

     宣朗如同自言自语一般,只是语气却越说越冰冷,直到最后一个字甚至能感觉到他从牙缝中吐出的恨意。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幕后之人……哼,连亲传弟子都能下得去手,这样的恩师当真狠毒!”

     宣启闻言大惊,遂即脸上同样升起惊骇之色,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么说,青莲书院是打定主意跟君陌联手了?”

     宣朗点点头,勉强压抑着脸上的怒色道:“恐怕过不了多久,血衣楼便要带着夜烬师弟出现在云州境内了。”

     而此刻的血衣楼,夜烬终于堂堂正正坐上了楼主之位,一身妖异的血色衣衫,惬意的靠在那把属于楼主的椅子上。右手食指轻轻敲打着椅子的扶手,眼前则是一个黑衣少女面无表情的站着讲述着最近打听到的消息。

     “哦?你是说君陌跟我那位师兄都下令了,看来我还是很重要的嘛,否则怎么可能让君陌跟我那位师兄用万两黄金悬赏江湖中人救我。小六,你说他们是不是很蠢啊,青莲书院以为是宣朗师兄出手杀我,而宣朗师兄则认为是青莲书院狠辣无情。现在他们互相猜忌,而我却在这里看他们按照我写的剧本出演,果然,当反派的感觉才是最爽的!”

     黑衣少女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可没等她说话便听夜烬的声音传来。

     “小六,你这双手不是用来杀人的,而且你这双手也不应该染上人命,否则日后就算下了地狱也无法安心,你……可明白?”

     少女轻轻抬头,迷茫的眼神落在夜烬脸上,见他脸上前所未有的认真,当即转过视线,随即缓缓点点头。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