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小人嘴脸
    夏天想了想,弱弱的抬眼看了眼宁梦怡,就硬着头皮的小声道,“其实……其实下身是不用脱的!”

     明明是正义言辞,夏天不知为何,心中却有些泛虚,真是日了狗了。

     这倒不是他有多光明磊落,而是面对一个赤裸的青春美少女,他怎么说也是个正常男人,施针时很容易分心。

     再者,下身根本用不到针灸,宁梦怡也不是傻子,人在旁边杵着,这要是被看出来,他有一万个嘴也说不清啊。

     “你……你是故意的!”

     果然,听到夏天的话语,宁梦怡俏脸一变,脸色都黑了下来,连忙反手用被褥给妹妹盖住了,之后瞪着两个眼珠子,气呼呼的看着夏天。

     “你没问清楚,还能怪我!”

     夏天撇撇嘴,一脸委屈,见对方神色不善,怂了怂肩膀,转移了话题,“算了,反正我也没看,你还是让开吧,治病要紧!”

     “哼,待会你最好能治好我妹妹,否则我不介意将你扔到黄浦江中去喂鱼……!”

     宁梦怡虽然心中有所怀疑这是不是夏天故意的,但也知道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不情不愿的让开了,只是其话语却不免让人心中一寒。

     “要相信医生的能力。”

     夏天干笑两声,假装没听到威胁,目不斜视,来到了近前。

     扫了眼床上美女那光洁如玉的脊背,夏天强行让自己定下心来,就出手了。

     单手一探,那牛皮盒里的银针就仿若他的手臂一般,光华晃动时,纷纷落在对方的脊背上。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进入状态的夏天,还是别有一番宗师味道的。

     如果现在有学中医的在场,看到夏天这一手,一定会大为吃惊。

     要知道人体穴位是最为奥妙的,稍微错一点,后果就不堪设想。

     哪里有像夏天这样,简直比扔飞镖还快,银针到他手上,都要成了艺术。

     宁梦怡不懂针灸之术,她只看到当夏天运针时,整个人突然变得神圣起来,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那是一种随和,仿佛高贵了许多,一时间呆住了。

     宁梦怡看呆了,夏天可没有闲着,将这些长短不一的银针依次扎下,之后双手齐出,开始有规矩的捻动这些银针。

     其实中风并不难治,只需要将邪气给引导出来就可以了。

     很快,时间就在夏天的捻针中,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约莫五分钟左右,夏天突然单手在对方腰肢下一拍。

     “噗嗤”一声,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仿佛有一道无形的气体在林如萱的体内往上顶一般,一枚银针就这样被冲上来了。

     而床上的林如萱在拔出银针的时候,口中无意识的闷哼一声……。

     夏天神色平静,双手一捏,就将那枚蹦出来的银针给拿在了手中,用桌子上的酒精棉套轻轻擦了擦,收回了牛皮盒。

     之后他双手不停,每次拍打时,伴随林如萱的闷哼声,就有针蹦出。

     仅仅是一分多钟,夏天就全部将对方背后的针给拔了出来。

     然而,就在夏天刚将牛皮盒子盖上,要对一旁的宁梦怡要说些什么时,床上的林如萱口中“嘤咛”一声,已经悠悠的睁开了眼睛,竟然醒了。

     可能这姿势不舒服,她身子一扭,还翻了个身。

     床上的人这么一动不要紧,夏天两人却呆住了,拿着针愣住了,下意识的向床上看去。

     两目对视无言,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部看完了,夏天有些傻了。

     林如萱睁开眼,第一个纳入视线的人就是夏天,刚才她虽然昏迷,实际在第一个银针拔出时,她意识已经醒了。

     人越是在这时候,感受的越是分明,她能清晰的感受到有人在打她屁股,而且是一连好多下。

     这一睁眼看到夏天,谁打的不用多说,看着对方那色眯眯的眼睛,旋即林如萱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不用想就知道是眼前这家伙。

     只是怒火还未来得及发,感觉到夏天古怪的目光,下意识的顺着他的目光往下一看。

     单单是一眼,立刻就让林如萱“啊”的一声,张嘴发出一声尖叫声,面色大变。

     “哎,林小姐,你别喊!”

     夏天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有些举足无措,被这突如起来的尖叫吓了一跳。

     幸亏宁梦怡反应快,一把用被子裹住了自己的妹妹。

     “你个死变态,偷窥狂……。”

     回过神来的林如萱抓起枕头就朝着夏天砸来,张口就骂了起来。

     “林小姐,你听我说……。”

     夏天一把接住了枕头,就要解释一句。

     “解释什么,臭流氓……”

     任谁遇到这事也免不了抓狂,更不要说被称为小魔女的林如萱,此刻不管是抓起身边的什么东西,就往夏天身上一股脑的乱砸起来,哪管你什么解释。

     “梦怡,怎么回事?”

     门外的林享国等人早已等的不耐烦了,听到里面有声音,立刻敲门喊道。

     自己是解释不清了,夏天抱着个枕头赶忙来到门口,将门打开,看着眼前这几人,苦笑着指了指里面,就狼狈的下楼了。

     林享国还想问问怎么回事,里面一个吊瓶就砸了过来,吓的他赶忙躲了过去,脸色一变,道,“怎么了,又犯病了?”顾不上夏天,急忙冲进了病房中。

     来到楼下,将枕头放下,夏天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暗自后怕不已。

     幸亏那小丫头没穿衣服,要不然看那样子,估计会追着他打。

     不过一想到对方没穿衣服的样子,夏天不自觉的摸了摸下巴,嘴角露出一丝邪笑,画面有些不可描述啊。

     “哼,我还以为你跑了呢,还算有点胆子,来来来,先将这杯茶水喝了再滚吧。”

     便在此时,钱医生与张妈也跟着来到了楼下,前者正端着那杯被烟头浸湿的水中,两人均是一脸戏谑的看着夏天,前者开口讽刺道。

     “我喝?”

     夏天闻言愕然,看了看那杯烟水,再看看钱医生,神色古怪道,“钱医生,我想你弄错了吧,这茶水还是你喝比较好吧。”

     “什么?小子,看来你还有健忘症啊,没本事治好林小姐,故意想赖账啊,怎么现在的年轻人誓言跟放屁的一样。”

     钱医生冷然一笑,手中端着那杯烟水不放,张口还往杯子中还吐了口唾沫,一脸的不屑,打定主意要好好羞辱一下夏天。

     “我会赖账?你眼睛长脑袋上了,林小姐明明已经被我治好了。”

     夏天瞳孔微微一缩,不确定这两人搞什么幺蛾子。

     “哪里治好了,林小姐仍然发疯,要打人呢,这就是你说的治好?”

     钱医生嗤之以鼻,话语中满是讽刺,他进去时,一看到林如萱在扔东西,立刻端起那个烟杯出来了,等了这么久,就等着看夏天出丑呢。

     冷冷笑了笑,钱医生将将杯子往前推了推,一脸不善道:“小子,良药苦口,早喝早治疗,一口闷。”

     一旁的张妈心情跟钱医生也差不多,就是因为眼前这可恨的人,她才会被骂,心中恨死对方了。

     见夏天要赖账,张妈脸上表情狰狞,转身开口从门外招来几个保镖,看着夏天抱着双臂冷笑两声道:“我就知道你是个骗子,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将这杯水自己喝了,然后滚出来,否则,我不介意让保镖送你出去!”

     风水轮流转,张妈必须要将自己受到的责骂千倍,万倍还给夏天,甚至,恨不得用脚踩对方几下。

     “我看谁敢!?”

     忽然,伴随一道严厉的声音突兀响起时,林享国已经快步下楼走来了。

     由于太激动,脸上都隐隐涨红。

     一来到近前,林享国就看着张妈沉声道,“胡闹,夏先生治好了萱萱,是我们林家的恩人,张妈,你这样刁难我家的恩人,看来是我林家是容不下你了,你走吧。”

     此声一落,张妈那张得意的脸立刻凝固了,一句治好了,无疑是一声巨雷,让其浑身巨震,耳畔轰鸣。

     在一旁正端着烟杯的钱医生瞬间石化,不由张大了嘴巴,头脑轰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