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班花深夜造访
    大胖走后我便锁上了门,去离这里不远的市场准备点酒菜。

     到了菜市场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这几年除了会下泡面,我连饭都不会做。这几年家里吃饭一直都是王岚在做。

     哎,也不能怪人家太势利,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经济时代,也确实难为她了,和我这个穷屌丝恋爱了好几年。而我甚至连一件像样的礼物都没送给她。算了,不去想这个了,等他结婚老子一定送她一件大礼。

     当务之急是赶紧把晚上的下酒菜给搞定,本来还想整的丰盛一点,现在只能搞点简单的了。

     当我拎着一大包超市速食食品和两瓶二锅头哼着小曲回到店的时候,已经快5点了。老远我就看见我那扇破木头门已经开了,我知道一定是大胖回来了。因为平常我锁门后总是把钥匙放在窗台的一块砖头下面,除了王岚只有大胖知道。于是几步就冲进了店里。

     我一看躺在沙发上的大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只见大胖原本肥硕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我一想就明白了个大概。肯定是因为胖子借给我车,耽误了他老板郑龙的事。这郑龙是地痞流氓出身我也是知道的。

     大胖见我眉头紧锁,双眼通红站在那里知道我要发飙。因为大胖知道,从小到大只要是谁欺负了他,都会被我揍的很惨。大胖赶紧起身夺过我手里的塑料袋,笑着对我说:“花姐,你就打算用这几个鸡爪子花生米来糊弄我啊?”

     “谁干的?告诉我。”此时的我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没去理会大胖,依然用一双快要冒火的眼睛看着大胖。从小大胖就特别迁就我,我的事他比自己的事都上心。可以说谁动了大胖,无疑就是触碰到了我的逆鳞。

     “算了花姐,这事就是咱不对,下午我开车去公司的时候不小心把车给蹭了一下,人家只是象征性的打了我两下,这不也没事吗?来来来是不是心疼你那两口酒啊?”大胖边说边拉着我坐下。

     既然大胖不愿意说我也没再问,其实我心里明白的很,大胖是怕我一时冲动,去招惹上那有钱有势的郑龙,虽然我很能打,但是毕竟郑龙有的是钱,手下小弟一大堆,要收拾我俩这样的小农民,那有的是办法。

     “哎。”我莫名的叹了一口气被大胖按下坐在了沙发上,但是我心中总有一股无名的火在燃烧着。

     “给,老规矩一人一瓶。”大胖递过来一瓶62度的二锅头。我接过来后一仰脖大半瓶喝了下去。这辛辣的二锅头,一下子通开了我压抑的怒火。我俩又像往常一样交杯换盏的喝了起来,把烦恼全都暂时的抛在了脑后.......

     这酒我俩一直喝到了天黑,我俩喝的是烂醉如泥,趴在沙发上都睡着了。

     砰砰砰,砰砰砰。正在我睡的正香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我。这谁啊,他妈的,此时头疼的厉害。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1点了。

     “谁啊?大半夜的。”我不满的城门外喊了一句。

     “袁老先生在吗?”门外传来一声男人的声音。

     没睡醒被吵醒加上喝了不少的酒头疼的厉害,我朝门口没好气的喊了一声:“找错了,这里没什么老先生。”说完又趴回到沙发上,想找会解梦那个姓周的老头的闺女继续畅谈人生。

     “我们是玄铭大师介绍来的,来这里请袁仁义老先生的。”门外沉默一小会再次传来那男子的声音。

     袁仁义我是爷爷,这应该是爷爷的老朋友有事相求吧。于是我再次起身,打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3个一身黑西服的保镖模样的的3名粗壮的大汉。

     “谁找袁仁义?”我看了看面前这三名大汉的年龄,知道这肯定不是爷爷的故友。

     领头的那名大汉上下打量了下我,然后从口袋掏出一张卡片递给我一脸傲慢的对我说道:“这是10万,交给你师傅,我家老板请他去解决点麻烦。”显然他们把我当成打杂的小徒弟了。

     我头也没抬,也没去接大汉手里的银行卡。语气平淡的说道:“这里没什么袁老先生,只有袁小先生,袁小先生现在要睡觉了。有事让介绍人带着事主来。”说完我直接把那一脸惊愕的大汉关在门外。

     我平时最看不上这样的狗腿子了,狗仗人势的还TM的狗眼看人低。

     我躺下后听着门外的大汉好像是给他们的老板打了个电话,挨了一顿臭骂后不一会便离开了。就在我躺在沙发上马上又要睡着的时候,门外再次传来了敲门声。我的火一下子蹿到了头顶。跳下沙发就准备出去骂这三个狗腿子。

     我怒不可遏的一把把门打开,刚要开口骂,发现门前站着的并不是那三条大汉,赶紧把那就要出口的三字经又硬生生的给吞了下去。

     门口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竟然是张旭丽。此时的张旭与我上午见到时脸上明显多了几分憔悴。而张旭丽旁边站着一个很奇怪的人。这个人一身黑色长袍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空洞的眼睛。

     此时张旭丽在看到我后显然很惊奇。开口问道:“青花?你怎么会在这?”我被这莫名其妙的话问的我竟然一时语塞了。

     “这是我家啊,我不在这该在哪?”听完我的话张旭丽看向旁边那个一身黑色长袍的人。

     这时长袍里的人才露出了脑袋,原来是个老和尚。这老和尚面色苍白,有气无力的双手合十“阿米陀佛”念了一句佛语后开口说道:“敢问小施主,袁仁义袁老先生在家吗?”

     我看了看旁边的张旭丽心里大概知道了些什么,之前那三个保镖模样的大汉应该就是张旭丽男人派来的吧。他们口中所说的玄铭大师应该就是面前这个老和尚了。

     “我爷爷三年前外出云游去了,大师有什么事吗?”能叫出我爷爷名字并且能找到这里的显然与爷爷有些交情。

     听完我说话,老和尚眼中明显有一丝的失望之色。“阿弥陀佛,原来是袁老先生的后人。实不相瞒,老衲受人之托来此地收服一害人的孽障,不想老衲修行有限,反被这厉鬼打伤,还害的事主被这厉鬼劫持,所以特老请袁前辈出手相助。”

     听罢我侧身请两人进屋。当看到那满桌的狼藉,与还在沉睡的大胖,我赶紧朝大胖的屁股就是一脚。想让他去楼上睡。

     胖子揉搓着朦胧的睡眼,坐了起来。当他看到屋里还有两人后,又揉了揉眼睛,睁大眼睛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张旭丽。正在我以为胖子犯花痴要再去提醒一下他的时候。从胖子嘴里蹦出了仨字:“老板娘?”

     我一听这三字脸上的表情我想那一定是相当精彩,先是疑惑,然后是吃惊,再然后恍然大悟,最后那肯定是一脸尴尬了。妈的这次糗大了,原来大胖说那郑龙的小媳妇就是张旭丽啊?那我上午借的车?这一刻我真想找个地缝给钻进去。看来下午张旭丽看到我按开的车钥匙时就已经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

     不明白怎么回事的大胖在喊出一声老板娘后就呆呆的看向了我。一脸尴尬的我赶紧对胖子说:“大胖赶紧收拾收拾让客人坐下。”听完我说话大胖才手忙脚乱的把桌子上的空酒瓶,包装袋一股脑的装进垃圾桶。

     我赶紧邀请张旭丽和玄铭老和尚坐下。坐下后我倒了两杯茶递给二人,满脸疑惑的问道:“看大师的修为,最少也已经突破五禅静根了吧?为何会被区区黄页鬼打的如此不堪?”

     “惭愧,惭愧实不相瞒老衲是半路出家,现在的修为也只是刚刚突破四禅了尘而已啊。”玄铭老和尚一脸尴尬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