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被鬼缠身的张父
    和胖子分开后我就来到了海天大酒店的停车场对面,看了看时间11点20分了。这张旭丽怎么还没给我打电话呢?我瞅着手机想着。

     “太阳对我眨眼睛,鸟儿唱歌给....。”电话刚一响,我便立马接了。

     “青花,在海天的688号,你赶紧过来吧。我到楼下了。”电话里传来了张旭丽的声音。

     “哦,行我知道了,10分钟吧,路上堵车。”我故意按了按喇叭说道。

     “行,你慢点注意安全,我让服务员上菜了。”

     “好!”答应一声后我便挂断了电话。

     看了看表后,11点27分,煎熬的等到表的指针指到11点38分后。一脚油门我把车子开到了酒店门口的停车场。下车后四下打量了下。不愧是5星级大酒店,停车场的车全是好车,基本没有低于7位数的。站在停车场我是一阵唏嘘。

     我把袖子又往上撸了撸,故意露出了手表,然后甩着车钥匙,潇洒的走进了酒店。乘观光电梯到达六楼,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到达了688号房。

     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后,推门而入。

     诺大大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一个当然就是张旭丽,几年不见张旭丽依然是那么美丽动人,只不过没有了当年的清纯可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淡的成熟美,只见她一身乳白色的连衣裙,满身的珠光宝气,洁白无瑕的脸上一副精致的面孔,岁月仿佛与她擦肩而过,并没忍心在她那天使般脸上留下什么。从她的穿着打扮上我判断出这班花看样已经嫁人了,并且是家境不错。因为中介古董交易的时候我跟随客户来过这里,知道这包间的最低消费是8888。

     张旭丽旁边坐着一个年纪看起来有50多岁的长者,戴着一副精致的金丝眼镜,头顶微秃,一身休名牌休闲装,看来来像是个知识渊博的人。只是此时的中年人却面色苍白,一脸的憔悴。

     见我进来张旭丽马上起身迎了过来,寒暄一番后便引我入席坐在她的旁边,并介绍了面前的中年人。

     原来面前这个满脸憔悴的中年人是张旭丽的父亲,他是个退休的中学老师,今年54岁。

     听完介绍我立刻微笑着站起来,与张旭丽的父亲握了握手,“叔叔你好,我叫袁青花,你叫我小袁就好了。”

     张旭丽的父亲也只是象征性的和我握了握手,脸上没有任何的波澜,依然是一脸的愁相。而才在与他的手一接触的时候,感觉他的手冰凉,都能透出一丝丝的寒意。我皱起了眉头,心里大致明白了,看样被那阴物缠上的正是张旭丽的父亲。并且这玩意道行不浅。

     虽然已经将古卷中的手段全都悉数学会。但是毕竟这是我第一次独自接单,心里还是不免有些慌张。

     鬼分六品,依次是灰青、白衫、黄页、黑影、红厉、和摄青。因人身上都有至阳之气,所以黑影以下的鬼是无法直接害人的。

     灰青鬼和白衫鬼严格来说并不能算的上是鬼,它们只是能够给人制造幻觉。或者进入人的梦境。一般来说这种鬼都是些刚死之人,灵魂游荡者等待投胎的,怨气不大。

     而黄页鬼和黑影鬼则不同,这种鬼的怨气比较大,一般都是些横死之人,投不了胎,只能吸附在自己生前喜爱的物件之上,这种级别的鬼在夜间能够现形,并且能够慢慢吸人的阳气,等人的阳气不能起到有效的保护后,他们就会将人的魂魄赶出去,自己进入这幅皮囊去害人了。而人的魂魄一旦出窍也就死了。死后也将从小灰青开始了。

     红厉鬼和摄青鬼,就是害死的人多了怨气不断加重,能够随意附入人体,普通人根本无法抵御,到了摄青级别的鬼,可以随意幻化成人型,也不惧怕阳光。并且发力很强,厉害的很。...........

     通过从张旭丽父亲体内散发出的阴气的程度来判断,这应该是一只黄页级别的鬼,并且至少已经吸了他三天的阳气了。此时张父的阳气已经无法抵御这黄页鬼阴气的侵体了,也就是说他现在意识混乱,因为体内所剩的阳气正在与黄页鬼的留在他身上的阴气所抗争。一旦体内阳气全部被这阴气所控制,这老头也就命不久矣了。

     “张叔叔确实是被脏东西给缠上了。如不赶紧赶走这脏东西,以张叔叔这个年龄估计.......”我并不是危言耸听。张旭丽父亲这个岁数本来身体就弱,根本抵御不住这黄页鬼的迫害。阳气最多也够让它吸5夜的。

     张旭丽听完赶紧抓住我的胳膊,问道“青花,你有办法的对吧?求求你救救我父亲吧。”看着张旭丽急切的样子,我也于心不忍。于是聚气于中指,起身走到了张父面前。

     此时张父抬头看着我,眼神涣散,我立即将手指按于他的印堂之上。张父的眼神慢慢有了些许的光彩,蜡黄色脸上也慢慢恢复了血色。

     “呕”的一声张父喷出一口黑血,随即晕了过去。看到这一幕的张旭丽一下子站了起来,惊慌失措的问道:“怎么了,青花你对我爸做了什么?我爸这是怎么了。”

     “暂时没事了。”我一脸沉重的说道。其实我只是暂时把萦绕在他身上的鬼气用气给挤了出来。只能暂时缓解鬼气继续对他体内所剩不多的阳气的侵蚀。一到晚上这黄页鬼还是会根据留在他身上的鬼气找上他的。

     “那我爸他?”张旭丽面带哭腔的问道。

     我想了一会对她问道:“你想让我看的东西在哪?现在我只能暂时缓解,不见到正主我也不知道有几分把握。”我知道现在不是该装逼的时候。只能实话实说。

     听完我的话眼泪都已经在她眼睛里打转,稳定了下情绪才慢慢的讲出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上周她与老公去云南旅游,在丽江古镇的一个卖古玩的小摊上看上了一方砚台,因为知道自己的父亲退休后喜欢练字,所以就花了八千块买了下来。回来后就送给了父亲,父亲见到砚台后也很是喜欢,捧着砚台也专门找人去看了,鉴定结果说这方砚台应该是明末清初的东西,虽不知出自何人之手,但是也确实值这个价钱。本来是出于孝心,却不从想在拿到这方砚台的第二天晚上怪事就发生了.....

     那晚张旭丽在陪父母吃过晚饭后,父亲便迫不及待的拿出那方砚台拉着张旭丽跑到了书房,让她研磨。自己想写几个字让张旭丽带回去送给女婿。因女婿是做生意的,所以父亲便大笔一挥写下了“厚德载物”四个大字后便放在桌子上晾墨。想等墨迹干后让她带回家。铺好字后张旭丽便扶父亲去了大厅看电视。一家人倒是其乐融融。大约9点钟张旭丽想回家了,父亲便跑到书房去拿那副字。然而刚见父亲跑进书房,便听父亲啊的一声大叫。母子二人赶紧跑进书房,却见父亲躺在地上。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张旭丽和母亲,忙扶起父亲问怎么回事。父亲只是一脸惊恐的指着桌子。

     张旭丽赶紧走过去一看,啊..........。又是一声恐怖的叫声,张旭丽直接昏死过去。

     原来自己亲眼看到父亲提笔用黑墨写下的“厚德载物”四个大字的。此时桌上的纸上,赫然写着“全家死光”四个鲜红的大字。而这四个字居然还在滴着血。鲜红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