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红厉之鬼
    听完玄铭和尚的话我仍是满脸的疑惑,四禅红尘的佛门弟子收拾一只黄页鬼也是绰绰有余的。

     玄铭见我一脸疑惑才开口道:“原本老衲也只是以为那砚台中的只是一只黄页鬼,最多也就是只黑影鬼,但是那孽障一现身,竟然红光大作。”

     “红厉之鬼?”我一脸的震撼,脱口说出了这4个字。

     而一旁的张旭丽和大胖只是像在听天书一样看着我,对我和玄铭的交谈完全是一脸的茫然。

     这时候一阵急促的咳嗽声,把我从震撼中拉了出来。只见玄铭一阵咳嗽后吐出了一口鲜血。见状我立刻聚气于指尖,点在玄铭和尚背后至阳穴。硬是将那红厉鬼留在玄铭身上的冥气给挤了出来。

     缓过来的玄铭转过头一脸的吃惊的站了起来,“阿弥托佛,感谢施主出手相助,想不到小施主年纪轻轻竟有如此修为。”

     “大师不必言谢,佛家不常讲,一切随缘吗。”我赶忙起身扶玄铭坐了下来。

     “阿弥托佛,难得小施主年纪轻轻,就有这般菩萨心肠。不知这位女施主家之事可否....?”

     此时张旭丽听老和尚这么说,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站起来后又缓缓的坐下了。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也于心不忍,毕竟是同学一场。上午放我鸽子也错不在她。我没必要迁怒与她,但是他丈夫打了大胖这事是我不能原谅的。

     于是我开口对玄铭和尚说道:“还请大师说说下午的经过,我也好思量一下是否有能力处理此事。”

     红厉鬼可不像黄页和黑影那般容易对付。身上能发出红影的鬼,怨气与修为基本都已经达到六阶凝体与七阶凝魄的状态。鬼的修为分十阶:一阶为灵动、二阶开灵、三阶魂丹、四阶心炼、五阶灵噬、六阶凝体、七阶凝魄、八阶炼魂、九阶煅体、十阶归虚。再往上便是鬼王的存在了又分大乘鬼王与渡劫鬼王。而我所修炼羊皮纸中的功法算相门的一类,但我却不会看相。所以爷爷从不归于哪门哪派,只能算的上是散修吧。

     张旭丽听我这样说,那憔悴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喜。玄铭老和尚在听到我的话后想了一会,然后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来,心有余悸的说道:“还请小施主一定要出手,因老衲的大意,这女施主的父亲现在已经是危在旦夕,而那孽障又将郑龙施主给挟持在书房。去的晚了恐有性命之忧啊。”

     张旭丽这时候又站了起来,一脸的焦急。唯恐我袖手旁观。

     “花姐,虽然我不太能理解大师所说的,可是老板娘是个好人,能帮就帮帮吧。”此时站在一旁的胖子倒是说话了,张旭丽满脸感激的看了看大胖。

     既然大胖都不在纠结,也自然也不好再拿捏了。“我只能说我试试,成与不成我也没有把握。”说完我起身披上外套朝门外走去。

     张旭丽、大胖、玄铭老和尚赶紧跟上,胖子锁门后也跟着上了车。张旭丽开车,一路疾驰,因为我告诉她日出之前如果张父不能还魂,那就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没救了。凌晨3点我们到达了张旭丽父母所住的小区。

     乘电梯上楼后,老和尚看了看我,在征得我同意后将贴在门上的一张镇鬼符撕了下来。我看着撕掉的符咒,问玄铭:“请问大师,这符咒还有吗?”听闻玄铭赶紧从怀里掏出了一沓镇鬼符,我抽了两张交给大胖和张旭丽。示意他们在门前等待后,便进入了漆黑的屋里,玄铭也跟了进来。

     “眼明耳聪--开。”一进我便直接开了天眼天耳。我聚神凝视,一楼大厅里除了萦绕的阴气并没有发现那厉鬼。我看了一眼二楼,和玄铭对视一眼后点了点头。我俩快步向二楼走了上去,边上楼玄铭便把手里的镇鬼符贴在楼梯两侧。看着这一张最少也要卖个几千块的黄符,暗道这玄铭出手可真是阔绰。

     二楼书房的门口是关着的,刚才我也注意看了,这里的阴气最重,那红厉鬼应该就在这屋子里。我慢慢的扭开了房门,心里也是紧张的很,虽说以前也跟爷爷出过几次任务,见爷爷轻描淡写的收拾了几只黄页黑影级别的鬼物,但这红厉我是从来没见过。

     我一咬牙猛地推开了房门。开门的一刹那一道血红色的影子朝我迎面扑来。我赶紧挡在玄铭的身前,“混沌盾--御”一道乳白色的气随着我的一声大喝瞬间将我笼罩了起来。红影在撞到环绕在我身上的混沌罡气后发出一声刺耳的嚎叫后往后退去。

     此时我并不知道这红厉鬼的实力,在见到那道红影的一瞬间,我直接好不保留的御出了混沌盾。显然刚才这红厉鬼被混沌盾表面萦绕的混沌之火所灼伤。

     我顺着刚才红影落地的地方看去,一个面如白纸,舌头耷拉到胸前,一身清朝官员服饰模样的“人”出现在面前。此时正浑身撒发着红厉鬼独有的阵阵红色怨气,用它那滴着血的眼睛死死盯着我。而他的旁边正站着一个目光呆滞,又矮又胖,像个煤气罐一样的中年男子。这人应该就是郑龙了。看此男子我不由在心中为张旭丽而惋惜。

     “孽障,见到本尊前来还不乖乖受伏?”我学着爷爷的样子冲着那吊死鬼厉喝一声。那吊死鬼在听了我的这一声厉喝后,那张犹如白纸一般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紧接着化作一道红光直接从郑龙的印堂钻入了他的身体。我暗道一声不好,但是想出手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郑龙刚才那呆滞的目光在被这厉鬼附体后,双眼通红,露出一与那吊死鬼一模一样的诡异笑容。玄铭见此赶紧在我身后席地而坐,口里咿咿呀呀的念起了按神经。

     那被厉鬼附身的郑龙在听到玄铭的念的经后开始焦躁起来。对着玄铭怒吼:“秃驴,闭上你的嘴。”说完猛地抬起右手,一道血红色爪影夹杂着阵阵的阴风,直朝玄铭而去。玄铭见状脸色瞬变,惊恐着看着朝自己飞过来的爪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混沌剑气---破”随着我的一声怒喝,一道乳白色的剑影从我的食指直射而出,在击碎了那倒爪影后朝着郑龙射去。

     睁眼睛的玄铭和尚看着我所射出的那倒呼啸的剑气。满脸的惊诧,惊呼道:“七品相术。”

     其实我心里也是没有底气,这混沌剑气现在的我只能触左手的食指和中指,这一击不中的话,体内所剩的灵气只能再聚一次剑气由中指发出了。也就是说一次混沌盾两道混沌剑气后我的三板斧就算是结束了。所以我也在紧张的看着这倒剑气。心里默默祈祷“中啊,中啊。”

     郑龙体内的吊死鬼射出的爪影在被我的剑气击碎后,显然也是呆在原地,眼看呼啸而至的剑气就要打中郑龙时,那吊死鬼直接灵魂脱壳,从郑龙的体内窜了出来。而在那一瞬间郑龙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剑气擦着他的头皮直接射在了墙上。“砰”剑气直接洞穿墙壁在墙上留下了一个洞。

     见状玄铭更是惊得长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思议。此时只有我心里明白,这并不是他口中所说的七品神相的才能做到的相门剑气。而是羊皮书中那套“混沌罡气”中的混沌八脉指。对于刚刚修炼到4层“混沌罡气”的我来说也只能打通两脉指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