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既然你们都这么希望,那我也只好动动这把锈骨头了,过后可别埋怨夫人太严啊。”将军府的女主人凤眼一瞪,脸色犹自带着病态的苍白,却不减妩媚分毫。

     几位姨娘你瞅瞅我,我瞅瞅你,眉来眼去的模样看上去调皮的很。

     这时候只听厅外响起一道铃声,门口台阶下两排立着十五六个绿裙少女,手上皆捧着漆色捧盒。

     “太太,请移步膳厅。”女主人身后立着的中年妇人道。

     于是众人穿过厅堂右后方的门,进入相连的一间铺设着炕桌的小厅。那中年妇人服侍女主人在唯一的座位上坐下来,碧珠前去开了膳厅朝外的小门,只见一排排女婢鱼贯而入,身子未曾晃动,及至盆盆罐罐都摆上餐桌,自始至终鸦雀无声。

     素玉碧珠退后,三位姨娘轻声走至妇人身旁,替代原先丫鬟的位子,分两边而立。安卿落后一拍,眼见姿色寻常不曾说话的妾氏随在妾氏云英身后,而清纯的那位则立到了云英对面,安卿于是默不作声地跟在了这位的下首。

     到这时还未开始用饭,只见碧珠从小丫鬟手中接过盛着热水的瓷盆,又有另一名丫鬟托着叠放毛巾的漆木盘子进来。安卿身旁的清纯佳人动作流畅地取了最上面一块毛巾,热水里润湿并拧干了,仔细给夫人擦了手。妾氏云英待夫人擦完手,方才抄起竹筷,夹了一枚水晶饺放到夫人面前的瓷碟子里。

     这时才见夫人动筷,期间众人的视线都略微垂着,并不看向正在吃东西的夫人。

     也不知道是怎么锻炼出来的,即使不看着,云英似乎也知道夫人什么时候吃完。这次,筷子换了个方向,另夹了一枚浅紫色的方糕过去。

     “味道还可以。”

     听到这句话,云英下一次又夹了一枚方糕,如此这般,一道菜至多不超过5筷子就要换一道。期间,安卿上首的妾氏已经盛好了一小碗八宝粥,端在身前放凉。

     用罢小菜,夫人略停了会儿,云英从素玉手上接过茶盏,双手递与夫人。

     等夫人押了口茶水,自己这边的妾氏又递上温热的粥碗。

     粥用完,早餐才算完成。这之后又是伺候漱口、净面、擦手,递上最后一盏热茶,众人才算是暂时歇了下来。

     室内落针可闻,四名妾氏依然分左右而立,目光微微下垂,落在半空中。安卿和另一名一言不发的妾氏一样,虽说是服侍,但从头到尾都没机会动一下手,只是光是腰背挺直地站着,却也不是个轻松活儿。

     夫人不紧不慢地吃茶,偶尔看着前方出会神,别人却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的。又等了一会儿,桌上的剩菜剩饭(说是剩菜剩饭,却都也没动过多少)也都凉了,看不到一点热乎气,夫人才像回神了一样。

     “难得好将起来,今儿个用饭也有些胃口。”

     “夫人日益康健,以后定是要长命百岁的,以后天天用饭定都是有好胃口。”

     “就你嘴巧。”上首的夫人斜睨一眼妾氏云英,又押了口茶,道:“可曾用了饭不曾?”

     众妾氏顿了一顿,这次是安卿上首的妾氏接过话头:“夫人不曾用饭,婢妾们哪敢先用,岂不是目无尊卑,可不敢坏了规矩。”

     夫人又是不紧不慢道:“既如此,那这桌便赏了几位妹妹吧。”

     “那咱们几个可算是有口福了,多谢夫人赏食饭。”

     “可不如了你的意,一来就问我讨吃的。”

     妾氏云英于是像讨到了糖一样捂嘴吃吃地笑。

     说是赏赐,妾氏们却依然笔挺地站立着,目光也不往桌上瞟。

     直到又等了会儿,夫人起身了,两旁妾氏遂躬身后退一步,换上素玉碧珠并两个二等丫鬟。

     “夫人慢走。”众妾氏齐声行礼。

     又等了一会儿,妾氏里隐隐居首位的云英笑着发话:“都别愣着了,难得夫人赏赐,咱们姊妹几个感激地受了,等会儿还要回去伺候着呢。”

     “妹妹们,可得感谢你们云英姐姐,要不是云英姐姐帮着讨食,我们哪来的福气享用。”

     “哟~妹妹可当不得宜姐姐一声姐姐,论年纪,姐姐虚长妹妹五岁,该是妹妹仰仗姐姐才是,哪里敢乱了礼法,劳姐姐反过来感谢妹妹,何况姐姐先于妹妹几个抬进将军府,姐姐伺候将军、夫人多年,感情自不是咱们几个后来的妹妹可以比肩的,就更不能埋汰妹妹几个了,姐姐说是也不是?”

     一通姐姐妹妹的,到却是把话说了个清清楚楚,容貌英气,脾气更是不好糊弄。

     被称作宜姐姐的这位清纯佳人,应该就是茹云提到的宜良妾了,是工部尚书曹大人赠的美人,而且在后院的时间应该颇长。

     那么眼前这位名唤云英的可是徐良妾?将军麾下某个副尉的表亲。总不可能是商贾之女袁良妾,依照眼下这阶级明显的关系来看的话。

     那宜良妾闻言也不恼,却是双目一垂,有些委屈道:“姐姐如何比得过妹妹得宠,不过是个年华渐老的后院妾女。一介送人的命,既不是小轿抬进的后门,也憨傻不讨主子欢喜,姐姐是真心敬你,奈何嘴笨说不出讨喜的话来,惹得妹妹置气。”

     “姐姐可是在说我奸滑?”妾氏云英胸口微起伏,似是气愤难当。

     眼看一个就要火冒三丈,一个就要梨花带雨,自始至终沉默不言的面貌寻常的妾氏终于站出来,乖顺的脸一旦笑来却是吉祥喜人的,讨喜的话也是一套一套的来。

     “宜姐姐、徐姐姐,两位可别再挤兑妹妹我了。二位姐姐姿色过人、家室过人、形举得体,还非得在我这个丑妹妹跟前互相称赞,也忒伤心了妹妹的心了。”

     那二人得此台阶,也知道此处不宜多嘴,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看着,等着她们失态呢,于是都住了嘴,换上喜庆的笑脸。

     “袁妹妹家财丰厚,姐姐们哪里比得了。”

     判断被证实,这姿色平常的确是京都富商袁家的长女袁良妾。

     “别别别,咱们姊妹几个可别再互相夸耀了。要说姿容端庄、家室荣耀、家资丰厚,谁见到咱们夫人都是云和泥的差别。”

     “你这张巧嘴,怎么不见你在夫人跟前讨趣呢?”云英笑嘻嘻地瞪了一眼袁良妾。

     “姐姐可别,今儿还有新妹妹呢,咱们几个别光顾着说话,独独漏了妹妹。”

     安卿眼皮一抖,这箭头转的太快,一万头羊驼飞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