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荣安堂里大门后的过道上总共立着3名衣着姣好的女子并3名丫鬟,过道左右两侧是两扇镂空瓜果图案的屏门,漆色翻新过的样子,正对着大门的是个中间嵌着“福”字的影壁,似乎有些年头但是依然干净全好。

     茹云领着安卿一跨进院门,就有几双眼睛落在他们身上,先是把打头的茹云仔仔细细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又不着痕迹往茹云后面的安卿一瞥,不过却是草草收回了目光。

     安卿略低着头,只能看到站在前排的3种样式不同的裙裾和下面露出前半截小脚,其中有一双的鞋子窄短,鞋尖微微朝上,可见足型应当比较细小,或者是正缠着脚。这时候茹云退到安卿身后,与另三名丫鬟并排,安卿则碎步上前,站到三名年轻女子右侧。

     就这么无声立了约有一刻钟,把能看的花草砖石挨个翻了遍,终于听到右侧屏门打开的声音。众人于是一齐转过身来,只见眼前是个年纪约莫二十上下的大丫鬟模样的人,容貌恭顺,着一身对襟的浅橘色襦裙,梳着两股环形发髻,额前、脸颊垂着细碎的鬓发,看上去越加显得温厚。

     “几位姨娘请随我来。”就连声音也是和气的。

     一时间裙裾摆动,众人陆陆续续轻手轻脚穿过左侧的屏门,又跨过一扇圆形的垂花门,在正厅前的走道上停下。

     “容我先去通报太太一声。”

     那丫鬟侧身行了半礼,众姨娘忙还礼,安卿也跟着有模有样学。

     最左侧那名样貌寻常但显英气的二十三四岁的女子,似是姨娘中的代表,声音活泼开朗:“那就有劳素玉姑娘了。”

     名唤素玉的大丫鬟走后,并排的四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

     待客厅正大门的前面就是姨娘们立着的宽敞走道,走道两旁是花园假山,再往两侧是与待客厅外墙连接着两排抄手游廊,游廊两侧是东西厢房,此刻厢房门紧闭着。

     庭院里做洒扫的丫鬟已经忙碌起来,有给花丛洒水的,有擦拭游廊的,有打扫两侧地面道路的,众丫鬟都垂着头一言不发地干活。

     待客厅厅门只侧开了拳头大小的缝隙,里面隐约传出杯盏相碰的声音和一个妇人平板生硬的说话声。

     四房妾氏又等了约莫一刻钟,这时候已经将近用早饭的时间了,厅门终于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名样式玉素玉不大相同的鹅黄襦裙的少女,年纪较素玉应该小一些,散发着满满的烂漫气息,人未至声已到,语调俏皮清脆,令人不自禁升起好感来。

     “几位姨娘久候了,姨娘们一清早过来实在是有心了,快快请随我来。今儿个我们太太精神头足,不过久卧床榻,一时间总还要仔细些着,我们做丫鬟的总归不放心,求着太太多歇了会,这才来晚了。”

     那丫鬟带起路来脚步轻快,语调抑扬顿挫,说着解释的话却不显得自己理亏,直让人不得不甘愿打消了心里的不满。

     “哪里的话,咱们姊妹几个本就该持着一片敬重之心仔细服侍夫人,都是该做的,哪里来的有心之说。夫人卧床本该我们服侍身旁,是夫人宽厚才放了婢妾几个懒散的歇着,本来早该过来给夫人请安的。”

     这次出声的是四人中容貌最为清纯可人的一个,也是那名脚型特别纤细的少妇,年纪约莫二十七八,不过看上去却和二十出头差不多,皮肤养的极水嫩,要不是安卿看人年龄一般都只通过极细微的眼角、肌肉松弛等方法辨别,还真可能会断错。

     “可不是嘛,碧珠妹妹,我呀,可真想快些见到夫人,没有夫人约束,该抄的经书是一个字也没写,要是没了夫人管束哪天迟早变泼猴。”

     这是先前那个领头模样,容貌英气声音爽朗的女子。

     “这话您得跟夫人说,奴婢可不敢接。”名唤碧珠的丫鬟被逗得笑出两个深深的酒窝儿。

     几人的说笑声在阶梯最上一阶停止,那丫鬟疾步走至室内,停在一方正面对来客的漆木靠背大椅前,脸颊上还残留着些许红晕,她行礼规矩却因略急的动作而显活泼。

     “太太,姨娘们来给您请安了。”

     “让你喊个人也能折腾一身汗出来,教了你这么多年还是毛毛躁躁,你说你哪天能规矩点行止?”

     “奴婢也想跟素玉姐姐一样稳重能干,但谁想生了个猴子脑袋,哪能跟常人比嘛~”

     “你这是存心要气我咯?”

     “没没没,太太身体才最最重要,可别因为碧珠气到了身子。碧珠最是鲁钝,只盼偶尔还能扮下开心果,好逗太太笑口常开。”

     “就你心大,还开心果呢?”素玉凑上前来,接过夫人手中的茶盏换走。

     “你少折腾几下,我就能开心一天了。”椅子上端坐的女人笑骂一句。

     直到这会儿,那夫人还是没有抬眼看下门口并排立着的四个女人。

     这时,一个穿着一丝不苟、头发掺杂几缕银丝的中年妇人从侧边走进中央,对着椅子上雍容明丽的女子道:“太太,早膳备好了,可要现在传?”

     “传吧。”

     那夫人点头应允,这才像才看到门口立着的四人一样。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到了,快进来吧。”

     几人也像是才刚到一样,或喜笑吟吟或浅笑温顺或毕恭毕敬地走进去。

     起头的仍然是英气的女子,“咱们几个馋嘴的还就是故意赶在太太用膳时来呢,太太最懂我们了。”

     “你也是个皮实的,脚还没跨进来就惦记着讨吃的。”

     “云英姐姐你来讨吃的,可别拉上咱们姊妹几个,明明就你一人嘴馋,还每次都拉扯上婢妾几个,心眼儿忒坏了。”

     这样打趣的是那位脚型纤细、容貌清纯的妾氏。

     安卿敏感的察觉到,闺名云英的妾氏在听到这话时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

     “哦?那你们几个一大早过来又是准备做什么?”

     “夫人可别嫌弃我们吵闹,婢妾几个可是实打实过来给夫人打下手的。没有夫人管教,咱们几个就懒散了,云英姐姐才在外头说自己经书也没抄呢。”睁着一双水意盎然的眼睛,一边说一边戏谑地看向妾氏云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