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强大的心态控制能力似乎能加速身体的恢复速度,只过了两天,一天四五顿膳食伺候着好吃好睡的安卿,终于感觉身体基本恢复了过来。

     衣服、习惯、人和事,统统都那么陌生,幸好她对这种情形不是太过束手无策。

     将军府、大夫人、外院赵管事、大夫人身边的管事妈妈秦娘子、大厨房的吴妈,已经证实为丫鬟的白杏,以及暂时待定的茹云。如何把这些人物摆到与自己对应的位置上,还欠缺一些东西。

     因为必须对自己的事情闭口不谈,安卿只能选择不甚敏感的日常话题起头,又摸不清自己究竟应该是怎样的一种性格,因此她每次都是尽量平淡地浅谈两句,既不发表自己的看法,也尽量避开一些需要展露情绪性的话题,比如她的“失足落水”。

     若云没有一次主动提及,而白杏似乎也惶恐引起她的情绪激动,竭力避开她醒来以前的事情。

     她尝试提出出去走走,不过被委婉地告知尽量只在这座小小的偏院内走动。

     透过半开的窗户,高大的梧桐树虽然开始落叶,但是依然遮住了大部分的阳光,粗壮的枝干撑起一把伞,将这座小小的偏院锁在怀中。她原以为这是一座规矩的四合院,不过实际上却要偏小许多,总共只两边的正房和一边的下房,剩下的那一边就直接是院墙。

     院门多数时候闭紧,外间守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妇女模样的人。

     安卿透过半开的窗户观察过,只有两个年长一些的丫鬟会在每天早、中、晚饭前通过此门出去,领到膳食再回来。其中一个较若云年长一些,另一个就是若云,他们统一都住在下房里。

     赵姨娘…安卿嘴里咀嚼着这三个字。

     她刚来到这里不久,至多不超过五天,白杏曾失言说过她本不必住在这个小院子里,看她神色惶恐一脸自己说错话的模样,安卿便也没有追问下去。

     “本不必”的含义多种多样,安卿觉得如果能弄清楚这三个字的含义,想必对她了解自己会有些帮助。

     “小姐,已近正午,可要用膳?”虽然这样问,但白杏已经开始摆盘了。

     小姐自从醒来后,对三餐的时间和质量严格遵守,从不会拒绝用膳,这几天无不如此。总感觉像是突然珍惜身体了起来,这让白杏既开心又感到心酸。她服侍她用膳时,总是忍不住投以近乎宽慰和欣喜的眼神在她身上,如果安卿饭后露出满足慵懒的神情,她便像完成了一项伟大的使命一样感到快慰。

     显然,安卿乐于逗弄她。

     她一边斯文但是飞速地消灭桌上的汤汤水水,一边接受她趁着她有意停下来的空挡“投喂”过来的食物。本来应当是她伺候她用膳,不过安卿嫌弃那样的速度太慢,摒弃了这部分习惯,变成她们两人都给她自己喂食。

     午饭后是雷打不动地散步,这之后是午休。

     药已经停了一天了,不是因为安卿不吃,而是已经吃完了。

     茹云连着两天下午都去了荣安堂,却连大夫人身边的秦娘子的脸都没见到,更别提大夫人了。想必今天她午休的时候,她还会再去碰碰运气吧。她是个坚忍的人,她的神态语气无不表露着这一点。也许她还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但这只是她的引申猜测。

     “若是今天还见不到夫人或是秦娘子,我便去找外院的赵管事试试,总不能让小姐看不到大夫。”茹云站在安卿面前,低头看着只及她鼻尖处高的女孩儿。

     她羸弱得只堪一握,仿佛再禁不起一点风吹雨打,一双桃花眼平静无波,既不波光嶙峋,也不会宛若一潭死水,眼睑下垂时就像藏着无数秘密,久病而浅色的唇极少开口。明明是与以前一样的神态,虽然话更少,但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一样的面貌,一样的神态,却是完全不一样的风姿。

     尤其是勉力笑起来的时候…

     她犹记得那天在荣安堂等了半晌,从申时等到酉时,她站在荣安堂院内,站在大夫人门前,洒扫、浆洗的丫鬟一次次路过她面前,投以或疑惑或玩味的视线。她忍受着不堪忍受的目光,直到再也忍受不了了,夺路而逃。

     是的,她是自己逃回来的。

     她满腹心事、满心不悦,还要强装无事,直到她对她露出一个浅淡的笑,一双桃花眼里泛起甜蜜的温暖,像个搪瓷娃娃般。她瞬间就被安抚了,紧接而来的愧疚掺杂在决心里,让她坚定了自己的行动。

     “好,你早去早回。”安卿仍然一圈一圈散着步,像昨天一样云淡风轻地挥一挥手,好似她只是出去兜一圈而已。

     早去早回…昨天她也是这么说的,但她还是等完了整个申时才回来。

     茹云边走,边咀嚼着这几个字,是在告诉她不要太拼命,还是说她对请大夫其实已经无所谓了?

     穿过安静却不时不时会有丫鬟路过的曲折亭廊,茹云再一次停在荣安堂院门口。

     两扇高大的漆木大门四角镶着铜边,显得气派不凡,两位守门婆子抬抬眼皮,其中一位道:“太太今天也要静养。”

     茹云恭敬答:“知道了。”只是不肯退下。

     于是,两婆子嘴角一掀,冷笑一声,放她进去。

     茹云像昨天一样面朝主屋大门,站在庭院走廊靠右的一边,半垂着头,脊背挺得笔直,即使是再难堪的目光也休想让她弯下脊梁。

     有丫鬟窃窃私语。

     “她怎么又来了?烦不烦啊?”

     “就是,杵在那儿真碍事儿!”

     茹云耳尖地听到了,而且这样的抱怨不止一次。

     似乎昨天来,她还是个能够娱乐她们的笑话,今天她们的态度就不一样了。

     早去早回?

     茹云又想到,她似乎领会到了什么。

     “这位姐姐,今天秦管事可得空闲?”

     一位丫鬟不甚其扰的模样,上前道:“管事妈妈忙着呢,可没空见你。”

     “那秦管事何时有空闲,我好再前来拜见。”

     “我怎么会知道管事妈妈的事情?!”那丫鬟不耐道。

     茹云一转念,也不强求,便道:“那我明日辰时、午时、申时再来拜访请示,希望总能碰到管事妈妈得闲的时候。”语末倒像是自言自语。

     那满脸不耐的丫鬟登时瞪圆了眼,只见茹云行了一礼后又缓缓退了出去,真叫人气不打一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