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这时候安卿忽然意识到,她还没摸清楚自己的来路,只知道自己姓朱,名字里应当有个“卿”字,至于家从何处,年方几何,来府里多久了,一概不知。

     突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后悔,醒来应该装作失忆的。但是失忆会使自己陷入被动吧,既定的关系、敌我位置瞬间就可能掉个个儿。

     欺瞒,是失忆的伴生品,会使一些原本能看清的事物都蒙上灰尘。

     安卿紧张地嘴巴翕动两下,声音细弱不可闻,且透着股硬要压下去却没能压下的怯懦感:“问姐姐们安。”

     只憋出这一句,一张脸已经涨红,别的却是再也挤不出来了。

     “瞧这脆生生的,可是月初里来的朱家小妹?”徐云英像是配合安卿一样,声音也跟着放低。

     安卿喏喏两声,勉力回以一个讨好的微笑。

     “这妹妹也忒柔弱了,你这样可不行哦,咱们夫人可不见得爱看到你这幅模样。”宜良妾道。

     “姐姐这话教训的对,是宜姐姐一番好意,咱们府里这幅模样是要招人嫌的,妹妹可千万记好了。”

     安卿于是好一番调整,总算是抬起头来,虽说仍是怯懦的笑脸,因是一番强做镇定的模样,只觉得像只初出栅栏的奶狗,柔弱却勇敢。

     那宜良妾见到这模样,不知怎的笑的有些玩味儿,徐云英却是哈哈一笑,看上去倒是欢喜的。

     “这妹妹不得了,瞧瞧这模样也忒惹人心疼。”

     安卿想起宜良妾梨花带雨的模样,约莫知道云英为何笑的如此惬意了。

     只是仍然做鲁钝不言语的模样,众人不再笑语,旁边的小丫鬟早已挑拣了食物摆到另一边的小矮桌上,虽说是赏赐,妾氏却是不能就着女主人的桌子吃饭的,需得先挪到别桌上,站着吃完。

     安卿饿了一早上,又是长身体的时候,捡了筷子,等前头几位妾氏都下了筷子才开始吃将起来,只是下筷如飞,比不得另外三位悠闲,虽不显粗鲁却也是不入士官阶层之眼的。

     所谓食不言,安卿吃了个十成饱,那边三人也歇了筷。

     众人漱了口,徐云英才悠然道:“前头不曾想妹妹胃口如此好,倒是没能提醒,在府里头可不比得父母家中,每饭八分饱足矣,若是吃多了,惹来出恭这堆麻烦事就不便利了,况且今天咱们一整天约莫都在夫人这儿伺候着。”

     安卿顿时煞白了一张脸,像被蛇咬了似的放下茶盏。

     宜良妾捻起帕角,抿唇一笑。

     “今儿个姐姐们就做回大,凡事三位姐姐立在前头,妹妹好生看着、学着,若是有哪处不便,也需尽忍着,若是出了错,姐姐们也是求饶不得的。”

     这就是趁机给了颗甜枣了,安卿立即感激地谢了。

     众人两两并齐,后面跟了两个夫人院里的三等丫鬟,一齐往厅后的主卧房而去。

     穿过厅堂便是后庭院,中央插着扇绘画着明丽瓜果的插屏,一众人绕过插屏才看到主卧的大门。

     门口守着的一名深绿色罗裙的二等丫鬟见了,俏生生走过来,脆生道:“夫人现下正在理事,姨娘们且先随我到耳放坐坐。”

     果不其然,里面传来一众妈妈婆子的声音,间或有夫人柔婉的两句话。

     姨娘们相携着去了主卧西边耳房,里面三三两两坐在一起的丫鬟们正在做着针线活计,见了人来,都起身行了礼,嘴里齐声念着“请宜姨娘、徐姨娘、袁姨娘安。”

     到安卿这儿迟疑了一下,宜良妾善解人意道:“这是咱们府上九月里新来的四姨娘朱氏,只管喊朱姨娘便是。”

     于是,众丫鬟又齐问朱姨娘安。

     一通忙活摆坐,四位姨娘都落了座,徐云英同袁良妾一边坐着,宜良妾同安卿在相对的一边而坐,这似乎成了惯例一样的东西。

     小丫鬟们给姨娘端来茶盏,那带路的二等丫鬟便道:“几位姨娘若是闷了,可以下下棋看看书解闷。”

     “灵石还是这么嘴巧,不愧是咱们夫人调教出来的。婢妾大字不识得几个,下棋看书可是高看我了,还是拿些活计来予我做吧。也已入秋了,天要凉下来,估摸着咱们后院该有好些活计赶工吧。”这是宜良妾。

     那二等丫鬟灵石笑意盈盈推脱了两句,抵不过几位姨娘一起要求,谢了半天才拿了针线布匹过来。

     安卿不动声色地瞄了眼正在做女红的丫鬟们,脸僵了下来。

     袁氏心细,又与安卿正对面而坐,见了心下好奇,便道:“朱妹妹怎的脸色不太好?”

     安卿窘迫,不自禁地左手捏着右手手指,呐呐道:“妹妹体弱,不曾习好女红。”

     “怎地不会女红?妹妹莫不是在谦虚吧?”徐云英半笑半不笑的模样。

     安卿感到,这位主儿也许并不像她展现出来的那么直白好懂。

     安卿只是不答话,一双手有些笨拙地接过物什,挑了剪好的鞋垫子模样的布片来缝。眼睛一会儿偷偷地瞄一眼正在纳鞋垫的小丫鬟,一会戳两下自己手上的物什。

     “咦?妹妹似是真的不会呢。怎的——”未尽的话掩在手下,似乎真的很惊讶的模样。

     无论小姐丫鬟,不会女红在这个时代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安卿不知道这里的女子几岁开始学女红,会到什么程度,但是无疑她现在处在一个相当尴尬的境地。

     “妹妹真是朱家小姐,可别是哪里的农户女替上来的吧?”徐氏云英一双大眼含着厉色,英气的面容充满狐疑和攻击性。

     “徐妹妹,无凭无据地可别乱说。”宜良妾道,却也带着一脸犹疑。

     安卿坐立不安,脸上惨白,显出呆愣的模样来,嘴巴嗫嚅几下,声音细不可闻。

     “听闻朱妹妹是纺织朱家的独女,可是从小未曾习过?”袁氏问道。

     安卿于是小声答道:“曾有过姑姑教习,只是跟随姑姑学习的时间不多,还不曾习得。”

     “妹妹,你我虽是初次见面,可以后同是将军、夫人的人,也许是要相处一辈子的。袁姐姐斗胆问句狠话,你也与我们说了实话吧。”

     安卿吓得只敢点头。

     那袁姨娘和另两位交换个眼神,众人起来避到了屏风里侧。

     袁姨娘压着声音道:“你进府里时,可还未曾来葵水?”

     安卿霎时惨白如纸,人摇摇欲坠,却是咬口直摇头。

     话题转的太快,古人戏太多。

     只是现在众姨娘眼里,却是另一番解答了。

     这新进来的四姨娘只怕年纪也虚报了。不然怎滴女红如此生疏,那么前段时间传言四姨娘还是稚女之身也就能够理解了。

     那三位又交换了个眼神,徐云英绷着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宜氏更是露出疼惜的目光来,袁氏亦是一脸歉然的模样。

     “说句不当说的,妹妹家里怎地如此待你。”

     这便是将女红、未有葵水出嫁归为家教的缘故了。只是这会儿,安卿还不知道女子初潮未至便嫁人可断为有罪,罪责可大可小,端看罚的人如何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