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又见天伽
    跟着段寿领了三千“拍币”,拍卖行的几位长老看到三千拍币是由一位如此年纪的小孩来领,都十分惊讶,三千拍币,这么不菲的价格,是用什么东西换来的呢?

     沉甸甸的一袋金币拿到手中,小井拿出其中一枚放于手中,不同于金子的金色,这个拍币的质地十分稀有,比金更亮,握入手中有一种冰凉感。因为还没有认主自己的储物戒,再三推脱后,迟苍还是同意了将三千拍币藏于了自己的储物戒中,迟苍的意思是,这三千拍币权当保管在自己身边,自己不会使用,但适当的时候会给小井建议,看哪些东西合适。

     简单的寒暄了几句,雪芙跟着段寿回到了会客厅内,雪芙开始将学到的扑克技艺“传授”给段寿,摸了摸手中储物戒内重回1000数量的拍币,雪芙如释重负,今天若不是碰到了迟苍师兄和迟苍这位“神奇”的徒弟,回到峨嵋山的一顿责罚怕是免不了了。

     另一边,小井则是跟着迟苍走进了拍卖行,由于和段寿耽搁了较长的时间,两人进去的时候拍卖行的流程已经过半,一个类似影剧院的房间内几乎座无虚席,台上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应该是拍卖师,语调时高昂、时低沉,介绍这每一个商品的底价和出处。迟苍环顾了下四周,看到了倒数第二排有两个空位,就招呼着小井走了过去。

     “无巧不成书”,这句话很能形容此时小井的心情。坐下后才发现,隔壁坐着的正是天伽!天伽本就冰冷的脸庞,在看到小井后更加凌冽无情,眼中毫不避讳地燃起了杀意。弄得前排坐着的人也偷偷回看身后杀气的情况,坐在天伽左侧的女子按了下天伽的手臂后,天伽才收起了杀意,眼神回到了拍卖师身上。迟苍也注意到了天伽在旁边的情况,没多说什么,坐了下来,总不见得见了仇人还要再换位置吧,更何况,已经没有多余的位置了。

     眼前的这一幕多少有些诡异,小井的右手手指上还缠着绷带,天伽的右臂上也绕了一圈细细的绷带,雪白的肌肤上包着绷带,本来长相完美的天伽被贾进“破了相”,贾进瞥了天伽的右臂一眼,该来的还是会来的,有个对自己杀意这般浓烈的人,自己更应该加紧修炼才是。

     “接下去的拍品厉害了,各位修灵的异士们,还请睁大你们的眼睛,用你们的拍币热情地回应我们接下来的拍品吧,有请下一件拍品——聚灵仙衣!”台上拍卖师空谷幽兰般的声音传到在场每一位的耳中,贾进和天伽的心思也都不在了提防和报仇上,和台下的人一样,纷纷看向了台上。

     两名女子慢悠悠地推动着一部推车上台,推车上是一个正方形的容器,容器上盖着一块黑布,弄得十分神秘。“各位,请睁大眼睛,感受这仙品衣服给大家的震撼吧!”随着拍卖师自信的语句,两名女子揭开了黑布,容器中的衣服展现在了各位买家面前。

     在听到“聚灵仙衣”四个字的时候,台下的人都已经炸开了锅,纷纷交头接耳着,天伽的脸色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可能是仇人相邻分外关注的关系,小井分明注意到了天伽灵力不易察觉的波动,这衣服有着什么样的特殊性?小井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师父迟苍。

     迟苍对小井说道:“聚灵仙衣,是若化十一年的产物,今年是若化十九年,在我们修灵界,也就是过了四十个念头,这件衣服应该是在以前如意宗宗主幻琴音的手中,二十年前,李伟前辈拿了这件衣服到峨嵋山下,说了一句“能者得之”,为了这件衣服,各大门派在峨嵋山脚下疯狂争夺,当时还没有四大门派这种说法,各大门派实力相对平均,经过了两个昼夜,各大门派派来争夺这件衣服的人灵力几乎都耗的七七八八,最后由擅长步法的如意宗幻琴音夺得。幻琴音得到这件仙衣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也没有回到过如意宗。此后由于道的势力合并,如意宗的门人分东离西,几个大门派的人显然还是惦记着这件仙衣,竟是将如意宗翻了个底朝天,但也没有听到有谁找到聚灵仙衣的消息。最终大家还是一致认为,幻琴音带着这件衣服永远消失了,今日又在这个地方出现,实属意外。

     至于聚灵仙衣,顾名思义,有聚灵的功效,相传身穿聚灵仙衣,可以将修灵者体内的一部分灵力集中于仙服的任意位置,穿的人哪里受到攻击,聚灵仙衣就会主动将灵力聚于衣服某处,用来抵挡攻击。”

     迟苍对小井说话间,台上拍卖师的声音再次传来,看到台下交头接耳的模样,拍卖师十分高兴,声音也变得洪亮了许多,说道:“我拍卖行本着精益求精的态度,为了更好的服务各位修灵者,我行历经千辛万苦,在消耗三名御空期灵士的生命、一名灵升期强者重伤的情况下得到这来之不易的仙物,这件仙物本是三天前获得,本不是这次拍卖的物品,后经本拍卖行长老们决定,将它放于今日拍卖!本件仙物底价3000拍币,拍卖开始!”

     静!死一般的静!无论台上、台下,结束了刚才的相互耳语,没有拍卖师想象中热烈的争夺竞价场面,台下竟是无一人出价。

     不知道幻琴音故事的人,身上没有3000拍币。

     知道幻琴音故事的人,一直在掂量自己的实力,有命穿、无命享,这样的仙品要之何用。

     春宵阁的力量真是强大,一下子就能招集三名御空期强者和一名灵升期强者为其卖命!

     小井心里暗自不屑着:“杀人取财,现在又公开拍卖,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再如法炮制一次,这样的衣服,送给我我都不要穿。”

     确实,正如小井所想的一样,春宵阁之所以仓促的把衣服拿出来拍卖,肯定也觉得这是个烫手的山芋,被人知道衣服在自己手中,指不定会有什么麻烦。

     台上的拍卖师美女此时只能干笑,她大概也了解到了此时台下人的想法,好不尴尬。

     “在下南宫吴原,愿意出3500拍币。”前排有位男子站起来说道。

     “噗”,小井小声笑了出来。哪有这样拍卖的,这是仗着自己门派强大,又怕自己被别人谋财害命吗?说出这样的话来拍卖简直就是个笑话。

     天伽显然是听到了小井不屑的笑声,但这次天伽没有投来杀意的目光。确实,那位南宫的弟子是真怂了。

     看来这是风气啊!小井无奈又好笑地看着一个个自报家门的修灵者拍卖家们,把自己的门派名字喊的震天响,又恨不得把自己的名字略过,俨然演变成了一场门派间的“名气交流”。一口气听了几个门派的名字,价格升到5600拍币后各自都停了下来,看来是到了各大门派能出价的极限。

     那位美女拍卖师也是哭笑不得,听着底下一帮怂蛋报着自己门派的名字,你们怎么不报你们娘的名字?好在是有人开价了,自己还是早早将这件拍品拍出去为妥。“5600拍币,前排第二位男士出价,还有没有加价的,5600拍币第一次,5600拍币第二次……”

     “8000”,动人的声音从小井旁边传了出去,天伽开口了,拍卖行顿时又炸开了锅,纷纷将目光投到天伽身上,待看到天伽冰冷的目光后,又都将眼睛转了回去。

     美女拍卖师瞪大了眼睛,在台下看倒数第二排也看不清楚,只知道是一名女子发出的声音:“这位貌美的女子出价8000拍币,8000拍币第一次,8000拍币第二次,8000拍币第三次,成交!”有情我们的得主到我们拍卖成交出登记。呼——”长舒了一口气,这绝对是她拍卖史上最尴尬的一次,她并不担心有人乱开价格,拍卖行都是有严格规定的,拍的人到时候若是给不出相应的拍币,拍卖行的手段可是有千万种。还算顺利的结局让拍卖师还是心有余悸,急忙地报出了下一件拍品,“有请下一件拍品,下一件拍品是……”

     身旁的天伽站了起来,从小井和迟苍面前走过,场内的买家们都没心思去看下件普通的拍品,都在小声的议论着天伽的来历。

     “120拍币”,“260拍币”,多亏了天伽吸引了这么多目光,小井这时趁着大伙还在议论天伽之时,火速拍下来三块玄铁和两本灵法。“玄铁让师父教自己锻造,灵法则拿回去给师兄师姐们用吧。”小井如是想着。

     “师父,你看得出天伽的宗门吗?”看到是一件自己毫无兴趣的拍品,小井低声问道身边的师父迟苍。

     “上次从灵力走向来看,应该不是大门派的弟子,但如今也不应该存在这般大胆的小宗门才对,可能是活在世上的几个老怪物手下的弟子也说不定。”正当迟苍在和小井解释时,天伽回到了座位处,小井因为正在聊天伽,眼神盯着天伽上下看了看,天伽则用她奇特的眼睛扫了小井一眼,竟是又露出了杀意。

     “魔门?”迟苍小声嘀咕了一声,小井和天伽都没有听到,但天伽身旁的女子却是产生了一丝灵力波动,瞪了天伽一眼,天伽便不再说话,坐回到了座位,看着接下来的拍卖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