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火车惊魂
    “呜呜呜!”看着火车逐渐远离家乡,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火车上现在没有刚刚上车那种人杂声,我躺在床上睡了一小会。但是“咔嚓咔嚓”这种声音真的忍受不了。

     火车卧铺房间里面有4个人,我下铺是个老古董似的中年人:带着眼镜,一丝不苟,挺像以前读书的教导主任,留着八十年代流行的那种中分发型。大家都看过抗日片吧?就是汉奸中分那种。我对面上铺是个十六七岁的年轻人,看样子是个读技校的家伙,为什么这样觉得呢?因为他也留着“汉奸中分”。这两年受到“韩流”的扩散不知道为什么又流行起来这种发型,我爸常讲:年轻人是最容易看的了,他们会把任何东西表露在外面。据我所知读高中头发不能长过眉,他留着这样的头发,还穿着校服,一股子的高傲。所以我断定他是和技校的学生,看着他感慨万千,颇有我当年风范,原来我十几岁的时候那么欠揍!还有对面下铺的一对小情侣,虽然长得都不是很出众,但是看得出他们爱得很认真,不过恩爱秀起来也很拉仇恨。

     我摸了摸口袋,香烟还在。我咬着香烟跳下床,准备出外面吸烟。那技校小子看到我出去他也跟着来,走到外面,我分了他一支烟,他赶紧接着猛力地吸起来,还咳嗽了好一会。他就这样连续吸了两支,他惬意地蹲在地上靠着栏杆看着我说:“哥,谢了,好几天没吸烟了。”

     “呵呵,小弟一个人搭火车吗?不至于连烟钱都没有吧?”我把我半包烟送给了他。他并没有对我有介意连忙接着,一直说谢谢。

     原来他在深圳寄居他舅舅家里读书,老家是在北海。我下铺那个中年人是他的舅舅,犯了错误被学校开除,现在他舅舅带他回老家读书。舅舅是个知识分子一直推荐自由教导,也就是放任学生们自己去选择的自由爱好。这回他的侄子打了他的脸,或许这是放任的后果,他舅舅也是的,年轻人本来就不会抵抗诱惑,不加以教导选择还放任?真是教书多了脑袋也糊涂了。

     “哥,你也是去北海吗!我是学电子专业的,在城西的技校,有空来找我玩!”他听到我也是去北海后有点兴奋,不过这家伙也是没什么脑,深圳直达北海的火车,难道我还会去南宁吗?

     跟他聊了半个多小时,他说有点累了回去睡觉。我目送他离开后,躲进厕所,拿出陈雄留下的两本手抄本,一本蓝色一本绿色。我先打开蓝色那本,里面是写是他这几年寻找陈宴的线索,或者说是日记比较适合。

     突然间“吱哇”一声,有个人小心翼翼地进了厕所,脚步放很轻,这个厕所只有4个位置,他轻轻推了第一个位置的门,陈旧的门无论多轻推都会发出“吱哇”的响声,又紧接着推开第二个,他似乎在找什么?还是天鹰的人找我?不管是啥,反正对方那么神秘肯定来者不善。我在最后一个位置,经过我快速思考决定来一招“空城计”,厕所的门都是关着的,他一个个推开查看,我就打开一半,站在门后边,如果他探头进来就两本手抄本砸头上去,先发制人应该可以掩护我逃跑。

     第三个门被推开,我内心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了,这种情况下不能让自己恐惧,我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感觉到他靠近我的位置了。

     突然!他手机响了!刚刚那过会我还好忍住,被他这样一吓差点就喊了出来。辛亏我没弄出声音,我透过门缝看到他,他是个光头。已经转过头接电话了,只见他走到小便池那里一边尿尿一边接电话:

     “对,一切正常,还有76分钟到下一个站,不说了,火车人多眼杂,上头交代的事情一定完成。”

     他尿完不紧不慢地走出去,我怕他诈我,我硬是等了半个小时才出去。我偷偷摸摸地回到我的卧铺,一回到,那对小情侣就抱怨我手机不带出去连续响了一个小时了。我还真庆幸没带出去,不然刚才那个情况就尴尬了。

     我拿着手机给各位赔个不是,感觉溜出去外边,50个未接电话,是个陌生号码。

     “喂,请问你是?”我回拨了那个陌生号码。

     “陈宴,他死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多危险?!”原来对方是陈雄。

     “陈伯,你就别骂了,你说到底怎么回事那么紧急?”

     “小子我告诉你,一会我们的人想办法让火车停一下,你赶紧跳车离开,这车到北海就会爆炸!”陈雄这样一说我就有点害怕了,我怎么总是和死亡同行?

     陈雄简单地和我说明了事情:这一趟BS437火车最后面是有两节深圳到北海的物流货物,物流货物里面什么东西不是重点,重点是因为物流货物关系一定要到港口转海运,路线才是重点。如果他们在港口引爆,海防会调配大部分人手去救援,而他们趁着空隙疯狂走私进来。

     “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能一个人逃?”我质问陈雄。

     “你知道他们人在那里吗?知道他们有几个人吗?你知道他们怎么打信号吗?我的小祖宗,如果你闹大这件事,天鹰的人会抓到你!”陈雄大骂着我。

     “难道我的命比一车人的性命重要吗?”我气愤的挂了电话并且关了机。

     陈雄说得没错,对方有多少人?炸弹在那里?有没有炸弹?车内引爆还是铁路引爆?怎么引爆?我完全都不知道。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到那个光头,他就是突破点。人海茫茫那里找?我陷入了沉思…

     对了,他说70分钟后到下一站,很有可能76分钟后他的上头回再打电话过来确认事情是不是顺利,厕所或许是他能找到最安全的地方。如果我能在76分钟后再制造出没有人的厕所环境,我想他会继续进入打电话。

     但是也不能干得76分钟啊,总之必须在76分钟之前搞清楚怎么回事!

     对,只能赌一把了,陈雄说要让火车停下来让我走,而我却闹别扭不走,如果说我的命真的那么重要他肯定会让火车停下来!因为他不了解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而火车停下来这一点骚动时间大家都会注意外面情况,光头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找隐蔽地方通风报信。

     我开机发了条短信给陈雄,让他想办法把火车停运半个小时左右,就半个小时之内我能收拾掉光头!这个办法能引蛇出动。

     虽然漏洞很多,但是也只能搏一搏。

     计划是这样的,在停下火车时间找到光头,打晕他,把他扔出厕所的窗口。火车停顿是大事,事态紧急,如果我再火上加油起哄有人跳车,这样光头的人会全部注意到光头被人暗算,就算他们会按兵不动,也会让他们神情紧张,在这种环境,肯定有人忍不住去查看炸弹位置。停车不能超过5分钟就要收拾掉光头,突如其来的事情不能让他们有思考时间!他们做这次任务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来,顶着巨大压力,心理素质不高的人就会这一刻奔溃还有就是再各种摄像头监视下我必须制造不在场证明。

     我和陈雄约定时间还有12分钟,我现在的位置在这节车厢的尾部,也就是外边站台。我一口气爬上了车顶,顶着寒风来到厕所的位置,我摸了摸脸镇定下情绪小心翼翼地爬下厕所的窗口:整个过程我爬了5分钟,入到厕所的那一瞬间我脚软跪在地上,我准备站起来的时候我发现厕所第三个位置有一双脚在门口站着,对不会错,这是光头的那双鞋!刚才进来的响声已经被他发觉我了!人算不如天算,他一定以为我不知道他的存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从窗户进来这种举动他会想做了我。

     我站起来,越想越愤怒,为了一点钱财让一车人生命消失,不顾他人死活的人不必留在世上!我按耐不住自己的冲动,一脚踹开了门,光头就藏在门后边,这一脚踹到他被门撞到满头都是血。

     我抓到他的脖子拉到小便器那里用他的头又对着小便池用力砸下去:“咔拉”一声小便器裂开了。但是光头并没有晕过去,他只是在地上摸着头呻吟。

     这个时候火车还有3分钟才能停下来,我拿起他的手机,他的手机是老一代的按键机,里面只有拨打过3个电话,我群发一条短信:“有问题,快去检查一下东西。”把手机扔到车窗外边,从他身上摸索一会,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绑起他在背后贴上横符,把他扶进入一个厕所位置锁上门,一会就算有人暗算我我把所有的疼痛转移给他。

     原路返回,爬上火车顶从站台那里重新回到我房间。

     一回到房间火车果然按照约定时间停了下来,但是我还不能松懈,不过这回他们就人心惶惶了,收到短信,又停火车,他们肯定去检查炸弹!

     我若无其事的跟着人群出去走道那里查看为什么火车停下来,乘务员拿着喇叭大喊:“各位乘客不要惊慌,火车出了故障,请回到座位等待…”

     而我走到转角时候突然一只手伸出来往我的额头贴了一张符我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