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引子
    宋末元初,在杭州有一间名为“百花楼”的青楼:有一名奇女子,不仅笛吹得好,还有一手好针灸。不少人慕名而来为了她一针,她治好的上流人物能用百位数来计算。

     十一月初六,大雪,黄历:宜结拜,盖房,饮酒,不宜外出。

     深夜时刻,杭州境内出现奇景:毫无征兆电闪雷鸣,一群战船从天上的乌云驶过来在百花楼位置停了下来。一群士兵从天上挂着风筝飞了下来,踢开了百花楼的大门没有任何朝廷批文情况下,见人就杀,一时间到处弥漫血腥味,墙上,屏风,大门,客房…到处是血。

     大门外重兵把守,只听见其中一个兵头模样的人对于士兵大喊:“前后五百里封锁,任何想要出门看热闹的贱民,往死里打!”

     事发突然,附近百姓被惊醒,纷纷打开门,一开门看见几个士兵围在门口,二话不说一顿暴打!打残打死的人不亚于少数。

     回到这边,一名黑袍将军模样的人慢悠悠的从那些杀红了眼的士兵走过去,左右两边尸体无数,有奋力反抗的绿林客,也有到处攀关系的官二代,更有人向天甩出十几张银票,各种各样…

     那些士兵就像着了魔,不听任何话,还是见人就杀,就那十几张银票也没有任何士兵捡起来。

     那位将军走到三楼,楼道房间门口挂着乐伶的名字,三楼这一层是服务最有钱有势的人,没有黄金是没资格上三楼风花月夜的。

     将军似乎也知道三楼的特殊性,姑且让士兵将他们控制起来,不是朝廷官员的亲属,杀无赦。他打了个手势,本来已经安静的百花楼,一瞬间又传出了惨烈的声音。

     他在一间名为陈宴的房间停了下来,轻轻推门而入…

     房内有一名女子,已经吓到抱着被子瑟瑟发抖。

     将军闭上眼睛闻了闻房间的气息。

     “杭州有名奇女子,姓陈,名宴,美若天仙,身有异香,手持一支鲜红笛子,口出曲能安眠,亦有一手针灸,包治百病,敢问小姐是否陈宴?”将军从房子中间大圆桌拉出一张凳子,坐在上面。

     女子没有回答,只是在很安静的看着那位将军。

     “陈氏!”将军似乎没什么耐心大喊了一声然后声音变小继续说:“你可知罪?”

     这名女子木讷了几秒,“扑通”一声从床上爬下来地板上跪着,一连几个磕头说:“大人…小女子…只是一介民…女…,不…不知…犯了何罪?”

     将军走到陈宴的面前,用食指顶住她的下巴慢慢地抬起来。陈宴的确美若天仙,配上这种惊恐万状的表情更是楚楚可怜,将军看着已经入迷。

     “你可记得有位客人叫做沙王?”将军打破了沉默。

     “记…记得。”

     “说说看,是否我们所说的是同一人。”

     “王…此人被圣上钦点五十万精兵,驻守百越荒地,击退南国入侵,使南国归顺朝廷,圣上册封为沙王”

     “对,为朝廷为百姓挡住了南国入侵,杀死了长江以南的各种河盗海盗…南国五十艘战船都杀他不死,为什么就死在你的手上?”

     “沙王…死…死了?!”陈宴瘫软在地上。

     “你可认得这个标志?”将军把右臂挪一下位。

     将军右臂的铠甲上雕刻这一个双头鹰的图腾。

     “你…你…你们是天鹰军!”

     “对,今天就必须告诉我!沙王的那个东西在何处?”那位将军站了起来,推开了窗户,窗户似乎什么东西都没有。

     “阁下,不如出来一见,”将军拔起旁边一个士兵的刀,向着房顶上扔了出去。

     “跑了?”大家都在看着房顶时候,陈宴抽出随身携带的笛子,笛子尾部非常锋利,一下子刺向那个将军。

     将军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连忙用手抑制住陈宴的刺杀,可是手心已经破了一个大洞。

     “竟然内力如此深厚。”将军忍着疼痛,突然发现手心流出来的血变成黑色!

     “你这贼妇!”

     那些士兵一拥而上,陈宴抽回笛子,往嘴巴里面一吹,一声笛声响起:从笛子尾端冒出一大团黑烟,瞬间倒了一大片人。

     “望将军阁下惜命,贱婢能轻易刺穿你的手心,就不用说你们在场所有人能够接近我。”陈宴一口气跳上房梁继续说:“今天你们留不住我,但,我也不打算走,十三年前你们屠我族村,今天我屠你满门!”

     “我乃是朝廷钦点南征将军,你敢?”将军失血过多开始跌跌撞撞,把周围的座椅全部推翻掉了。

     陈宴用笛子划破手指头,沾到陈宴的血立即变成了黑色!把唤音的四个手指头全部划破,紧接着陈宴吹起了笛子,那笛子会吸血,贪婪吸着陈宴的手指头,陈宴一边吹曲,笛子尾端毒物就源源不断喷出来!

     这次毒气有点不同,其中有个士兵说了一句:“好香。”瞬间倒在地上,从肺部开始坍塌用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腐蚀成一摊水!

     “撤!”天鹰军争先恐后地跑出房间。

     将军左手抽出剑打了个信号,后面两个远处的弩手同时发射射出了一张大网!

     陈宴不紧不慢的用笛子划开一个大口子。

     “将军,且听我一言。”

     “和你这贼妇有什么好谈的?!”将军艰难地爬了起来从旁边的护卫抽出一把利剑指着陈宴。

     “大宋已经消逝了。”

     “不可能!你这贼妇胡言乱语我禀报沙王灭你全村!”将军非常愤怒。

     “大宋…已经消逝了,你告诉我你们在天境领域看到了些什么?或许你们可以挽救大宋。”

     “我岂能听你杀人凶手胡言乱语?兄弟们给我上!”身边士兵都吓破了胆,傻站在那里。

     将军看着周围没有任何人动,自己面子挂不住了,便提刀冲了上去。

     陈宴一个转身飞脚踢在他脸上,顺势把旁边的红色大斗篷拿过来穿上,把斗篷后边带着兜帽带上,整个斗篷非常长,就像雨衣一样,把身体遮掩得非常严实。

     “将军你南征这几年,你可知道有两种人不能惹?”

     将军呆呆看着她。

     陈宴伸出手指比划着:“第一,手里有天镜的人,第二,披着红色斗篷的人。”

     “呵呵呵,哈哈哈哈,天灯会吗?三十年前一战,不是已经全死了吗?难不成你也跟着那些村夫闹整治天下?!”

     “呵呵,这位将军我告诉你,我知道你们从天境回来,凭我的实力根本逃不出你们的手掌。”

     将军笑了笑,他手掌处已经开始愈合了:“妖女,别以为只有你会法术。”

     “不过,我逃不掉,不代表我杀不死你们,有一个陈宴可以天下不能宁静,更加何况一支天鹰军也拥有奇特能力呢?”

     “你要作甚?!绝魂曲!”

     陈宴把笛子放在口中,鲜红色的嘴唇也瞬间变黑色,一首非常悦耳的笛声慢慢传出来…众人像着了魔动不了,当曲子结束时候,陈宴便倒在地上,此时陈宴已经脸无血色,身体像是被抽干一样…

     从陈宴笛子吹出的那团大雾,飞到高空,突然间射出一条条细长的“雾箭”!

     此时百花楼内的天鹰军,已经无一幸免…

     “逃不掉的,宴,别以为组织不知道你还有个儿子吗?每一代都会重复你这种命运,前人祸患,后人来偿,下一位陈宴又会是谁被选中呢?”此人正是楼顶潜伏的那个人,他等毒气散去之后,跳下来拿走那支血红的笛子,消失在夜幕中…

     在西湖边上,残留的天鹰军狼狈奔跑,在不远处的屋顶,有4个刺客一下子跳下来,天鹰众人来不及反击全部死在刺客手里。

     “堂主,陈宴吹出了绝魂曲,已经死在百花楼。”潜伏在万花楼屋顶的那人来到其中一位刺客面前禀报。

     “绝魂曲?唉,她果然还是选择了死,陈氏一死,再也无人能用这乐器。”堂主觉得一阵惋惜。

     “堂主!”堂主身后一个比较瘦小的刺客突然有事禀报:“陈氏尚有一儿,不知与谁所生,托付在一位姓张的人手里。”

     “你且密切关注,一发现耳朵背后有两颗痣的陈氏族人必须向我汇报!”堂主神色凝重。

     “是,堂主!”

     “还有,密切注意那群从天境回来的人,他们会有人达到陈宴的境界,当年陈氏武神从地境回来时候把这种能力遗传了下来,很有可能那群天境回来的人也会有陈宴的能力。”堂主吩咐那个拿着红笛子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