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狭路相逢
    众人被刚才的A教授的举动吓傻了,毋庸置疑如此凶残的人肯定杀了很多人才抢到首席教授的位置。

     “教授,您消消气,他也是一时糊涂,这…这我们陷入这种困境,最好还是活着出去在慢慢处置,好…好吗?”

     A教授凝视了一会,收起来枪接着讲:

     由于代号D未完成这座机器就消失了,后来又有不同的人上位到“代号D”然而每个“代号D”的人都会离奇消失,而最后一个也是打死不接手这份计划,才还继续存在。

     “如果说沙王进去过七维空间,为什么他没有一点能力呢?”一个藏在中间的人突然发声,那个人刚才就是救我的家伙。

     “问的好。”A教授点燃了一支烟继续说:

     南宋末年,沙王引领天鹰军在北海境内突袭一队迷路的元军,那群元军却逃入了一个洞里面,无奈洞口狭小军队无法进入,沙王欲请四代陈宴使用一招“笛声寻命”来将敌人控制心智走出山洞,谁知道第四代连书信看都不看就撕了,这书信兵一来一回用了几天时间。几天后沙王听到消息后也没有发脾气,亲自带一队精兵入洞,这一入大半个月。没人知道他在里面经历什么只见他光着身子从洞口爬出来嘴里一直喊:“差一点,就差一点…”那个时候起他就一直沉迷研究“天境”,后来似乎寻到了办法通过海上“龙卷水”办法可以到达“天境”,宋元之战,本来士兵数量少了,他这一举动死的士兵更多了。

     “最后呢?”大家都吊了胃口等他说答案。

     “嘘!有人接近。”A教授掏出手枪紧身地看着周围。

     “对方五个人以上。”救我的那个家伙掏出手枪指着一个位置,似乎那里有人。

     “啊锋,是神棍的人机率有多大?”A教授看了看救我的那个家伙,原来他叫啊锋。

     “天灯吗?百分之百,这种时候快过年应该很多牛鬼蛇神业务接的,千里迢迢来搞我们,真是很大礼。”啊锋说。

     “呵,他们快要沦落为乞丐了,对了,你还记得代号B吗?”

     “B教授…没死都有95岁了吧,又是搞科技的又是搞风水的,这两年没见过他,不过最近听说他儿子对天灯搞什么经济战,把他们的业务都抢了过来还有发票开,这样说来我们岂不是帮B教授背黑锅了吗?”阿锋说。

     “老家伙,临死还摆了我一道。”A教授扔了一颗冷烟火过去洞口位置,什么也没有发现。

     过了一会A教授说:“看来我们多虑了。”回过头来一看,小队队员死了两个,他们的眼珠不见了!

     “这…”啊锋掏出笔来在地上密密麻麻画着咒语。

     “七孔封印!”

     他们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只剩下地上密密麻麻的符咒。

     我感觉事情不对,开启通灵眼,观察下左右:却发现巨大机器上面,五个人每个人都有一张漂浮着巨大的黑符,天黑黑本来我也没打算能看到什么的,结果看到他们有散发出一股熟悉的气息构画出他们的身体。

     这是戾气!在体内高速流动,连我也没法做到如此快速!

     他们,一直在盯着我!

     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其中一个用飞出一条绳子绑住了我,同时飞出把剑把我插在墙上。

     “呵,十一代也不过如此,陈雄浪费了一个十代还想多浪费一个十一代吗?”站在中间的人发出了嘲笑。

     “你们是谁?报上名来!”我对他们愤怒地喊道。

     “我们是谁?一会就知道,兄弟们,起仪式!”他们五个从口袋掏出一张符咒把血染了上去,然后放在地面上围成一个圈。

     从五张符中间召唤出一个黑色精致的古代大灯,而出来的一瞬间,整个山洞都亮了起来!

     他们是引路人,天灯组织五大高手,他们职位在组织内是世袭的,为什么?因为只有这五人体质能运用戾气。但是唯一和我不同的是,他们只能消耗不能产生,而且戾气损害身体的速度也比我快,如果长期运用活不过一年,他们如此高速运转,他们也活不久了。

     当时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很久以后才知道他们是很悲惨的存在,当然,这是后话。

     “你们想要做什么?”

     “取你的血。”

     如此干脆回答,我觉得我已经答不上他的话题了。

     双手被囚禁,只能用通灵眼召唤出一个巨大的门。

     许久后…听到他们狂笑不已:“召唤个门都用那么多戾气,你还觉得你有很多戾气召唤东西出来吗?”

     我也跟着他们狂笑。

     “笑什么小娃子?!”他们感觉事情不对了,显然被我唬住了。

     在危险来临之下人的智力会极速上升我就继续唬他们拖得一时是一时:“你们没感受到吗?”

     “什么?”他们开始慢慢向我靠近。

     “看看那个门。”我用眼神指了指。

     “不可能!就凭你那点戾气量能做点什么?”他们其中一个走去门那里观察。

     “你们想想,我的戾气用去那里了?疗伤吗?那么久恢复不了肯定在某些方面一直在消耗。”我在大声狂笑。

     “大哥,他说的不错,二十几岁的人是人生身体最好的时期,如果没错,他肯定召唤出东西没办法收回。”一个比较年轻人的对着领头说。

     再看这边,那个怀疑我的人走过去那门看了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只大手从门里面把他抓了进去!随后一声惨叫回归寂静。

     他们召唤出那盏灯也暗了几分,我懂了,原来那盏灯是代表人生死。

     我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只是我没想到已经如此巨大了。

     “灯暗了。”领头的一手抓住我的衣领给我狠狠一拳:“陈宴,如果不是有死规定,今天你就碎尸万段。”

     “带走,不,打断脚先!”领头人似乎没办法阻止怒气。

     这下好办了,想办法逼他们把戾气宣泄出来。

     “废物,你觉得你用戾气可以伤我半根毛吗?”我冷冷地看着他们:“你们只不过活在我的世界用我的东西的小丑罢了。”

     领头人果然愤怒的一手抓住我的脖子:“你再说一次?!”

     “谁先戾气上脑谁先输。”我对着他笑了一笑,那条绑住我的戾气也被我弄开了,我一脚踹他肚子上,然后用臂铠使出全身的力气撞了他胸口。

     但是…

     他一只手指就顶住我的臂铠了。

     另外一只手抓住我左手,一用劲,“咔嚓”响了起来。

     断了,真的断了。

     我蹲在地上拼命忍住疼痛,体内戾气高速流转修复手臂,然而也没办法挡住疼痛来袭。

     “今天就让我看看通灵眼的陈宴有多强大?!”领头人示意其他三个人分别打断我的双脚和右手。

     说实话,不是很痛,当时有戾气保护,戾气不是好东西,它让你渐渐没有疼痛。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取我的血?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坐下来谈谈?我们的敌人是天鹰,我们是一族之人!”有些东西还是要问清楚,为什么同族之人要自相残杀?难道是因为我怀璧有罪?

     “陈宴,只是一个诅咒,千百年来有这股力量的人都会被侵蚀心智,我们引路人就是抵抗陈宴复活。”他口气极其冰冷,似乎历代陈宴都做过一些不见得光的事情。

     魔化的人,跟魔鬼没什么区别。

     “你爷爷也只是一个走狗,当初说要保护天灯,然而却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把我们拒之门外,当年我父亲就这样死去,这仇你说报不报?”他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拉了起来,对着我胸口一脚踢了过去,这一下子滚了好远好远;直到碰到电缆才停止下来。

     我满脸都是血,看东西非常模糊了;我不经意看了一些刚才我召唤出来的门;门内有一颗巨大的眼睛正在看着我。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是刚才我召唤出来的三头怪物。没想到一下子变那么大了。正所谓同根生,我把它召唤进来这个世界,自然戾气也是我身上的,看到我被打成这个样子,它迫不得已来吃掉我了呢。

     “后面那个东西是你的召唤物吗?你失策了,我们就是驱魔人,就算地境所有东西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也能把它一个个赶回去。”他话刚说完就把背后漂浮着的黑符贴门上面,刚好遮住了所有的出口。

     “那么,我必须死对吗?”

     “不,我要你活着。”

     “然后吸血吸到35岁?”

     “对,用你的血杀死天鹰的人,看你的臂铠在火车时候就叛变了吧。”

     “从未加入,谈何叛变?”我笑了笑。如今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陈雄呢?为什么他不出现?难道这是一个圈套吗?

     “对了,还有你们张家,那个张悦文,简直就是我们的耻辱。”

     他们想要激怒我,就好像我刚开始那样想激怒他。

     “嘭嘭嘭”从巨大的机器顶端传来了几声枪响,其中有一个人手臂中弹,他们非常熟练的躲到隐蔽处,看到这一幕我有点可笑;不是未知能力的对决吗?怎么怕枪了?

     他们也掏出手枪;问中弹的那个;“老二,你还好吗?”

     “不是很好,这是化学弹,腐蚀能力很强,恐怕疗伤就要用完戾气了。”老二痛苦地捂住手臂。

     “大哥怎么办?我们没带多少血清过来。”引路人也开始一枪枪还击他们。

     “摆阵吧,论枪战我们没有天鹰厉害,一会你们掩护我,我架设双灯直接吸取陈宴的戾气。”带头人看了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