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5章 寂静却不安分的夜
    “真的好困啊……”

     流云打了个哈欠,自言自语道。

     当再睁开眼时,眼角余光刚好扫过窗棂。

     “咦,是二丫头!哈哈,卦师父来信了!”

     只见一只漂亮得不像话的翎鸟,在流云打哈欠时,刚好从外面飞进了禅房,就像一道彩虹划过,直接落在了供着佛像的那张檀木桌子上,然后又一跳一跳的跃上了流云的肩膀,在他耳边“啾啾、啾啾……”叫个不停,宛如一个贫嘴的小丫头,终于见到了话别已久的好朋友。

     若仔细观察,还可以发现,这只五彩翎鸟的一条腿上,被细麻绳绑着个纸卷,应该就是流云口中那个卦师父的来信了。

     流云的困意当然一扫而光,立刻就来了精神,他的小嘴巴已经咧开,原本大大的眼睛也眯成了一道缝。

     “二丫头,好久不见,你跟着卦师父跑哪里去了?知不知道我有多无聊……”

     “啾啾、啾啾……”二丫头像真的听懂了一样,跳着脚,用自己的头磨蹭着流云的面颊。

     “呵呵……”流云笑的非常开心。

     与二丫头嬉戏了好一阵子,流云才从鸟腿上解下那个小纸卷。

     将纸卷打开,上面仅寥寥三句话:

     【云小子,最近有没有淘气发疯?道爷我五日后登葫芦山,十日后参加‘封魔祭’。在这期间,你可要谨遵正元与正严二位师父的教诲,勤诵经、莫偷懒哦!卦真人留笔。】

     看完后,流云嘟着小嘴儿道:“哼,留笔,留笔!你倒是多留几笔啊!每次都只有这么几个字给我,也真够小气!”

     嘴上虽如此说,可心中更多的却是欢喜,记得上次见卦师父,好像还是在自己的六岁生日时。如今一转眼,再过十天就又到自己的七岁生日了。整整一年没见啊,也不知道那老叫花子有没有变干净,他如果还是那么脏,那可决不能让他再用脏手捏自己的脸。

     流云将纸条重新卷起,然后拉开檀木桌子的抽屉,小心放了进去。此时那抽屉里已经整整齐齐的排列着许多小纸卷,想来,应该都是这位卦师父的来信。

     一边摩挲着二丫头的脑袋,流云一边将头转向窗外。

     “二丫头啊,你看那乌云越积越厚,后半夜多半儿就会下雨呢,你要不就别走了,今夜就陪我在这禅房里诵经好不好?”

     “啾啾、啾啾……”翎鸟跳着脚一阵鸣叫。

     “好吧,好吧,你要走就走吧……那我送送你,也正好趁现在雨还没下,赶紧去上个茅房。”

     说完,流云将自己专属的精致小木鱼儿,规规矩矩的放好,然后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才从蒲团上站了起来。

     推开门,屋外的空气中已经混合上了泥土的芳香,格外清凉。

     看来真的马上就要下雨了,也不知小紫她们怕不怕淋雨……话说她们是葫芦呢,应该是喜欢淋雨才对吧。不过,明天又得去给他们擦污泥了,一个个长得那么高,擦起来好麻烦呢!

     望着漆黑夜空中那一道迅捷远去的鸟影,流云突然有着一瞬间的失落,可是马上便又想开了,心道:卦师父不是说五天后就会登葫芦山吗,而且,十天以后的封魔祭上,应该还能见到其他宗门的很多好朋友吧。也不知道梨儿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像自己一样,被体内的怪物控制着发疯。

     肚子突然“咕噜噜”一声鸣叫,顿时提醒了流云,这里面还有一些东西需要尽快排出去呢……于是他赶紧捂着肚子跑向了茅房。

     ……

     然而就在流云刚刚跑开不久,他原本站立的位置便突然现出两道身形,一个长臂细腿,另一个宽背熊腰。

     只听那长臂细腿的先开口说道:“宗主说的没错,恐怕等不到十天之后的封魔祭,这小和尚的七窍玲珑心就已经先被吞入魔魂之口了。”

     另一个黑影沉吟了片刻,也道:

     “嗯,确实如此,七窍玲珑心目前虽尚未被魔魂完全包裹,但想来也撑不了几日了。我们得回去请示宗主,让他尽早做出安排,否则等魔魂苏醒,魔君再生,纵然我们冥苍洞独处世外,到时候也难免被卷入这场注定波及整个华夏的血雨腥风之中。

     还是宗主说的对啊,与其等正派七宗妇人之仁、磨磨蹭蹭,倒不如我们妖宗先发制人、从中截胡。既可以得到这颗罕见的七窍玲珑心,同时也能灭了魔君再生的隐患,避免一场旷世浩劫的发生,此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这宽背熊腰的,虽然已经刻意将自己的嗓门儿压低,但那声音却依然雄浑有力、震人心脾,尤其是在这寂静的深夜,更是传出去了老远。连原本蹲在树上打瞌睡的那只老鸦,此刻都惊恐的拍了两下翅膀,然后托着沉重的屁股,飞去了别的地方。

     “嘶……熊哥,你小点儿声啊!要是让这寺里的和尚听见了,咱们宗主的计划岂不泡汤了。”那长臂细腿的赶紧对宽背熊腰的打着手势,同时一双鹰眼环视着四周,显得十分谨慎。

     “哈哈,老弟啊,除了那两个老和尚,就凭咱们哥俩儿的本事,在这葫芦寺里,还不是横趟。”

     “话虽如此说,但宗主有命,我觉得咱们哥俩儿还是小心为妙。”

     “也是,反正来日方长,那咱们暂且先不找这些秃驴的麻烦了,这就回返吧。赶紧将小和尚的情形给宗主回禀,然后咱冥苍洞也好尽早做出安排。”

     另一个黑影点了点头,两人便又悄然无息的消失在了原地,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

     再看流云,从茅房回来的路上,他远远望见住持师父所在的禅房,发现那里面的烛火竟然还在亮着,而且依稀可见两个高大的身影安然对坐。

     “应该是住持师父和二师父吧,他们居然也这么晚还没睡,不知道在聊些什么,是否跟自己体内的魔物有关……”

     ……

     话说此刻,葫芦寺住持所在的禅房内,檀香缭绕,角落里燃着的两只黄烛,偶尔噼噼啪啪溅出几个火花,将土墙上挂着的那幅佛祖,映衬得更加慈眉善目。

     “住持师兄,流云今日又在诵经时睡着了,寿元肯定又被吞噬掉不少。我观其眉心,隐隐泛青,那魔魂已经明显有了破咒觉醒的迹象,我担心,以这孩子如今这副身体,恐怕都很难撑到十天之后的封魔祭了。”

     说话的,正是傍晚时检查流云诵经的那位二师父,此刻他脸上挂满愁云,语气中也透出无尽担心。由此可知,他早时之所以对流云严厉、甚至苛刻,真正原因,却是发自一颗浓浓的关爱之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