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7章 四师兄最好了!
    流云望着四师兄法尘,发现其动作十分小心谨慎,身子明明都已经进了屋中,眼睛却仍不时瞥着窗外,见确实没人发现他进了这里,他才完全转过头来。

     流云心里想笑,但终于忍住没笑。

     四师兄却走到流云跟前,神秘的咧嘴一笑,然后伸手入怀,竟变戏法似的,从里面掏出一个豆沙包递了过来,同时小声说道:

     “喏,这个给你,赶紧趁热吃了,别让人看见。”

     流云顿时双眼放光,摇着法尘的胳膊,道:“哈哈,还是四师兄对我最好!谢谢四师兄!”说完,就接过豆沙包,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流云知道,四师兄其实平日里有一个贪嘴的毛病,此刻这一个豆沙包,他能省下来偷偷拿给自己,已足见其对自己的爱护和关心。所以,流云肚中塞进了一个豆沙包,其实心中也同时装进了来自四师兄的一片温暖阳光。

     四师兄不知流云心里在想什么,见小师弟吃的香,他脸上不由得又露出了憨憨的笑,边笑还边给流云说着今天寺里的事情……

     ……

     “住……持师父……要从……今天开始闭关?”流云嘴里呜噜着,边嚼边问。

     “嗯,没错,住持师父从今日起,要到后山禁室中闭关九天,等封魔祭那天才会出关。而我师父也因为一些事情,据说天没亮就带着三师兄下了山,封魔祭之前能不能赶回来,都还两说着呢。所以,目前寺中的一切大小事务,暂时都归大师兄管……”

     四师兄边说,边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流云的目光,随着四师兄的手,下意识的落在了他脑袋上那道令人触目惊心的疤痕上,心中不由得就泛起了一阵涟漪……

     四师兄脑袋上这道伤疤,便是当初自己体内魔魂觉醒,身体被控制,犯下罪行后留下的证据。现在想想,四师兄当时根本没必要让自己攀在他头上施暴,只需将自己甩到地上,就不会受如此重的伤。可仅仅为了不伤到自己,他竟硬是生生忍到了住持师父赶来。自己也是后来才听大师兄他们说过,说四师兄那次发了高烧,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

     所以,无论何时,流云看见四师兄脑袋上的疤痕,心中都会生出愧疚。

     但是,今天不知何故,除了愧疚,流云的心中,似乎还隐隐多出些其他什么……

     为何突然闻到一股血腥之气?这种气息居然令自己如此欢欣?

     腹中明明刚塞下去一个豆沙包,怎么反倒更加饿得厉害出奇?

     咦,那道疤痕看上去,怎么像是活了一样开始蠕动?

     不可思议,四师兄的光头上,竟然映出了一张狰狞恐怖的面容?那面容骇人至极,拥有血色眼瞳、丑陋扭曲的脸型和刺破下唇的尖牙利齿……

     等等,这……这面容为何有点儿熟悉?

     ……这……难道是那魔魂!是被魔魂控制的自己?!

     ……

     幻象一闪即逝,当流云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时,四师兄的光头上,已经又只剩下了那道令人触目惊心的疤痕。

     “怎么了,看什么呢?”四师兄见流云盯着自己的脑袋出神,不由得发问。

     “没……没什么……”

     流云的眼瞳中,有点点荧光闪烁,同时他心中突然开始后怕。

     刚才那一刹那的失神、在失神时涌出的嗜血欲望,以及那张狰狞恐怖的面容。看见这些意味着什么,流云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那意味着他体内魔魂的又一次觉醒,也就是说,他刚刚差点儿就再次成魔……

     不行呀,必须出去转转,憋在这禅房里诵经,似乎更难以集中精神,尤其此刻刚吃了东西,胃里消化又耗费掉不少精神。

     可是自己被二师父关禁闭了,这可怎么办,二师父的话在葫芦寺就是圣旨呢,而大师兄平日里的言行,简直就是二师父的翻版。所以若被发现偷跑出去,估计最近几天都别想睡觉了。

     “四师兄……能不能和你商量个事,嘿嘿……”流云灵机一动,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萌笑。

     “什么事,小师弟?”

     “那个……四师兄你能不能替我在这禅房里待一会儿,我想去后山看看葫芦,昨夜下了雨,我得去帮它们擦擦泥水。”

     “你是说后山崖壁上那七个大葫芦?那么大、那么高,你怎么擦?再说,擦它们做什么?你现在可是在关禁闭,要是被大师兄发现你偷跑出去,到时候肯定有你好看的!”四师兄虽然没明说不行,但也在提醒着流云若事情败露的后果是什么。

     流云心中有事,已经打定了主意,所以继续央求四师兄:“昨夜下了雨,他们身上肯定沾了崖壁上的不少污泥,我得去帮他们擦洗擦洗。以往每次下雨,我都会去帮他们擦洗污泥呢。眼看着他们从脏兮兮的样子,变得干干净净,我就会很开心。相反,若不去擦干净,我这心里就一直都会感觉很别扭,精神也难以集中。这都已经成为习惯了,四师兄你就帮我一次嘛,好不好?”

     “可是……”

     “就帮我这一次嘛,四师兄。我若不去,即使闷在这里,也难以凝神啊,若体内那个家伙又出来,岂不反倒不好。况且我已经在这里诵经整整一天一夜了,真的太想出去透透气了,四师兄就帮帮我吧。”

     四师兄心中也确实可怜流云,别说一个小孩子了,就算是换了任何人,闷在屋子里诵经一天一夜,肯定也很难能够保持精神集中。

     “好吧,我可以帮你,但你必须保证,不能乱跑,快去快回,更不能在后山偷偷打瞌睡。你知道的,再过九天就是封魔祭,若你体内魔魂在此之前觉醒,又无人压制,那后果不堪设想呢。”

     “哈哈,四师兄最好了!你放心,我保证快去快回,绝不偷偷打瞌睡。”

     仿佛生怕四师兄反悔,流云迅速从角落里翻出一块大号的抹布,然后一溜烟儿似的出了房门,直奔后山而去。

     ……

     不提四师兄如何在禅房内提心吊胆的装样子,只说一路躲躲闪闪、连呼带喘才终于跑到后山的流云,还未开始干活儿,已经先出了一身大汗。当七个大葫芦终于映入眼帘,他也同时看见了那赤发黑铠的怪人在崖壁上凭空出现的一幕。

     怪人之后的话语,流云自然全都听见了,但因为之前一直对七个神葫芦的本事很有信心,所以他并没有马上暴露自己的打算,于是就趴在一块茅草丛中默默关注着崖壁上发生的一切。

     直到看见紫葫芦从异界召唤来威力巨大的神秘武器,而这件武器竟然都没能化解掉眼前危机,葫芦藤眼看就要被那怪人手中的巨剪给一刀两断时,本着“朋友有难,必须支援!”的执念,流云这才用尽全力,于千钧一发之际,大喊出一声“住手!!!”,于是也就又回到了前文所述的那一幕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