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4章:拜师
    大黄狗看到人立刻就奔到门口,从轻掩的柴门缝隙里挤了出来,径自朝着不远处走来的陈延生、陈波、白玉麟和白雪四个人扑过去。这黄狗体积十分庞大罕见,加上奔跑速度又快,吓得白玉麟和白雪都是猛然一惊,然后不自主的向后退开。

     “陈老···这···?”

     白玉麟有些急促的说,本来以白玉麟的武功,根本不至于会害怕一条狼狗,只要反手一掌,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把狼狗小命结果,可是顾忌到刚来到人家门口就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冒失,就只好用手臂将身边的白雪护在身后,然后急忙问身边的陈延生。

     陈延生乐呵呵一笑,冲着白玉麟摆摆手,“白班主不要担心,这大黄看着气势挺凶,其实乖巧的很,根本不会伤人!”

     “老爷爷,你确定?”白雪问。

     白玉麟和白雪两个盯着从对面扑过来的大黄狗,心都悬在了半空。尤其是白雪,一双粉拳早已经暗运内力,蓄势待发,心想如果这黄狗真要伤人,便要出手干掉。

     陈延生接着又转身对陈波吩咐了一声,“小波,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大黄按住!”

     陈波正呆呆的朝着眼前的小院发呆,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被陈延生这样一说,才忽然回过神来,恍然答应了一声,“好的!”,说完就上前几步,伸出双手去接大黄。大黄狗一下子就扑到了陈波怀里,将陈波扑倒,然后这一人一狗就在草地上快乐的翻滚了起来,看上去就好像是两个无话不谈的亲兄弟一样亲昵。

     陈延生看了看陈波,然后就引着白玉麟和白雪朝着小院里走去。

     “两位,请随老朽来吧!”

     三个人走进院子,篱笆墙角的鸡群就叽叽呱呱的朝着房子后面跑去。小屋的门敞开,三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看见木门里面正有两个六七岁左右的男孩,正爬在两张木椅上用铅笔一笔一划的写着字。因为他们写的太认真,所以以至于门外什么时候站了三个人都根本没有察觉。

     三个人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正要准备打招呼,就听见屋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虎儿,大黄刚才好像在咬什么!你快出去看看!”

     “哦!”

     其中一个个头稍微大一些的男孩儿应声答应了一声,然后就放下手中的铅笔,站起身来准备朝门外走。

     他站起身,迈开步子,才忽然发现门口站着三个人,当真吓了一跳,退了一步才站住身形,不过见是陈延生带头,自是认识,所以面色立刻就恢复原状,并露出了几分欣喜。

     “爷爷,是你?!”

     陈延生点点头,“小虎,小文,你们的哥哥回来了吗?”

     “哥哥在做饭!”男孩儿脱口而出,这两个男孩儿正是陈龙的两个弟弟,陈虎和陈文。陈延生点头,接着又轻声问陈虎,“那你妈妈的病好些了吗?”

     “妈妈······”陈虎正要张口,就又听见屋子里传来刚才的那个女人声音,“虎子你在和谁说话呢?是有人来了吗?”

     “是镇长爷爷!”陈虎你回头回答了一声。

     陈延生听见是陈虎妈妈的声音,当即提高了嗓门,也朝着屋里回答了一声,“小虎妈妈,是我!”

     “小虎,还不快请爷爷进屋里来坐······咳咳···!”

     屋子里女人的声音带着喘息和咳嗽,显得有气无力。陈虎和陈文两个接着就带着陈延生和白玉麟、白雪三个人进了屋子。小屋并不大,用篱笆和墙纸间间隔成了三间,中间一间正对着门,走进屋就能看到,正首挂着一副中堂,下面放着一张方形木桌,两边是一对木椅,形色古朴陈老,看来是年代已久。

     右面是厨房,烟煴气从屋里轻轻漫出,里面传来叮叮当当铁勺和铁锅碰撞的炒菜声音。

     女人的咳嗽声音从左面的屋子里传来。

     陈虎搬来凳子让三个人坐下,但是陈延生并没有坐,而是一转身去敲左面的小门,“小虎妈妈,你要是身体不舒服,就不要起来了!”

     “我···咳咳咳···您稍等!”

     陈延生听见女人的咳嗽声越加吓得剧烈,所以就让陈虎先进去,接着又道:“小虎妈妈,你要是方便的话,那我们就进来说了!有件事情老朽想和你商量一下,我们说完就走!”

     “方便,方便!···只是实在对不住,我这身子就是不听使唤!真是怠慢了!”

     陈延生接着就和白玉麟、白雪进了左面屋子,屋子里只有一张木床和几张很小的木椅,床上躺着一个鬓发花白,并且凌乱不堪的中年妇女,女人脸色憔悴,惨白如纸,连一点一丝的血色都不曾见到。

     陈虎扶着她靠在床边,见到陈延生和白玉麟、白雪三个人进来,有心还要下床,但是终究没能够挪动身子,只好放弃。

     “还···怎么还有客人!你看我···我这···?”

     “小虎妈妈,这两位也不是外人,你不必客气,身体要紧!”

     “那···快坐!小虎,小文,快让爷爷和叔叔、姐姐们坐下!”女人急忙吩咐。

     “小虎妈妈,不要客气,我们站着就行!”

     女人也不计较,见陈延生说是有事,脸色似乎突然又变得越加难看,凭空添了几分担忧,“大伯,不会是我们大龙又惹了什么麻烦了吧?”

     陈延生微微一笑,当即宽慰道:“小虎妈妈,你多心了!其实我们这才来,主要是我身后这位白玉麟白师傅想和你商量一下关于陈龙这孩子未来的事情!”

     女人的目光转而落在白玉麟身上,似是没有听明白陈延生的话,所以满脸都是疑惑之色。

     陈延生转身站在旁边,让白玉麟到前面,然后说道:“白班主,还是你来和孩子的妈妈说吧!”

     白玉麟点点头,酝酿了一下,然后说道:“小虎妈妈,白某是武行出身,一介武夫,半生收了几个弟子,所以组建了一个戏班,专门弄些杂耍行走江湖,糊弄生活。今天见到你的大儿子陈龙,见他骨骼惊奇,是个天生的好苗子,由衷喜爱,所以便想收他做自己的徒弟,传授他武艺,这才专程前来请求您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