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04章 藕断丝连
    NO.1

     夏末的夜晚,天下起了毛毛细雨,白昼的焦灼被一点点地褪去,随之而来的是初秋的凉风。

     他转过身,表情讳莫如深地望着她,橘黄的路灯整片整片地泻下来,在他周边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芒,他的身形被拉得好长好长,影子刚好就在自己的脚下触手可及,却又感觉隔着很长的距离。

     四目相对时,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在他们之间徘徊。

     “欧晨,我们以后再也互不相欠了。”她的眼底装着浓浓的不舍,声音也夹杂着遗憾和忧伤,就像此刻的雨越下越大,大有淹没她的可能。

     知道吗?其实,我远远看着你就好,可是,因为忘不了所以回来了。

     欧晨深深地凝视着她,悲哀地问道,“这就是你回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和(duan)我(jue)告(guan)别(xi)?”

     在他看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顾幼曦避开他灼热的视线,瞥向其他地方,笑容有些苦涩,“或许吧。”

     欧晨不知不觉来到她的面前,垂眸看着她,低沉的嗓音在她头顶上传开,“顾幼曦。”

     “嗯?”她一偏头,鼻尖刚好擦过他的心口。

     “我们还没有结束。你还欠我一样东西。”他认真地看着她说道。

     她微仰着头,讷讷地问,“什么、东西?”

     看她一副茫然的样子,欧晨轻叹口气,“算了。总之你先欠着,我需要了再跟你拿。”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莫名其妙。

     欧晨嘴角一提,抬手轻轻地扣她脑壳儿一下,“等你想通了自然就懂了。”

     “诶,不是。”话音刚落,骤雨来临,欧晨敏捷地脱下外套披在两人身上,快步走向街道边边的屋檐下躲雨,她抬头看他体贴地护着自己,还关心地问她会不会被雨淋到,一切仿若做了个梦,很长很长的梦。

     NO.2

     她站在教学楼的四楼上俯瞰整一座被黑云笼罩着的学校,整个的思绪不断地飘向远方,突然侧面有一个人在叫她,“诶,胖子,在思春呢?”

     听到这把欠揍的声音,顾幼曦狠狠地怼他一眼,“你才思春呢!”

     欧晨背靠在栏杆上,笑嘻嘻地看着她,“别说不是啊!像我这把年纪的人,什么人没见过,你们小女孩这个时候最敏感,最容易……”他还偷偷地掩着她的耳朵,郑重其事地说,“思春!”

     “欧晨,你欠扁啊!”顾幼曦生气地抡起拳头,一拳招呼过去,他却轻而易举地躲开了。

     “诶,顾幼曦,我错了,我错了。”见她“招招致命”,欧晨只好举双手投降。

     雨斜打下来,敲在他俩的头上,他们就这样杵着下巴数雨点,时不时还议论和取笑操场上被雨淋得狼狈的人。

     也不看看自己的头上一片雪花似的。

     “顾幼曦,以后每个下雨天你会记得我吗?”欧晨伸着手玩弄着从天上掉下来的雨,雨点打在他的手上,溅出一朵花,他直勾勾地看着,貌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干嘛突然这么矫情?”她笑问。

     “嗨哎,你就说说嘛!”他逼问道。

     虽然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问,但以她对欧晨的了解,这个人就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于是她违心地回应道,“肯定不会啊!一想到你准没好事。”

     他偏过头,笑得没皮没脸,“我会想你。”

     “切……”

     NO.3

     “顾幼曦,我打你电话怎么没接,你现在在哪里?”花离姿用八十的分贝表现出她对顾幼曦的担心和忐忑不安的情绪。

     顾幼曦坐在沙发上,正在用毛巾擦头发和衣服,听到不远处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脑海中闪过欧晨一副“美人出浴”的模样,有些羞赧地说道,“哦,我在欧晨的家。”

     花离姿一听,声音更是惊天地泣鬼神,“WHAT……?”

     顾幼曦将电话远离耳朵三尺,秀眉微拧,“你别那么大声,会被他听到的。”

     花离姿用手捂着嘴,再四处瞟同学们的动静,压低声音说,“曦曦,你不会,和欧晨藕断丝连吧?”

     顾幼曦的额角掉下一颗大大的汗,她和欧晨又没什么,怎么就藕断丝连了?

     “才不是!我们是很纯洁的校友关系。”顾幼曦坚定地说,不知道是急于否认,还是设法想告诉自己,她和欧晨真的再也没有关系了。

     欧晨的脚步定在后方,头顶上的毛巾也随之掉落在地上,他缓缓地把它捡起,可能她听到了细微的声响,转过头,两人无言地看着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