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37章 晚自习。轰趴
    听完顾幼曦这一番斗志昂扬的话,欧晨噗嗤一声笑了,“你说得好像在演讲似的。”

     她无奈地捶他一下,故作认真地说,“我说得很认真的好不好?!你还笑我。”

     “貌似,也有些道理。”欧晨突然想了想,说。

     “是吧?那你从明天开始就改变自己,首先第一步,面带微笑。听说爱笑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顾幼曦说。

     “面带微笑”对他来说不容易,因为他的笑容尘封已久。

     他试着发自内心的笑,可是,除了皮笑肉不笑,就再也找不到更为贴切的词形容了。

     “顾幼曦,你是怎么做到的?”他好奇地问,兴许可以从她那里取取经。

     “发自内心真诚的笑,是看和你交往的人是否也是真心的。”顾幼曦打了个比方,“初始的时候我可讨厌你了,所以那时候除了埋怨、怒瞪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了,但是,像我们现在的关系,我就会很自然而然地和你说话,然后笑着面对你。”

     看他一脸认真却又迷茫的表情,顾幼曦笑道,“算了,和你说这么多太抽象了,给你一个眼神自己自己体会去。”

     在她心里是很相信欧晨的,他一定会有所改变。

     欧晨点点头,“听起来,学习比这个要容易。”

     “哈哈~”

     璀璨的星空,无疑为他们赶走了黑夜的孤单,也照亮了他们自己的心,青春是迷茫的,但青春期的目标却是明确的。

     “顾幼曦,你进去睡、”欧晨偏过头刚要叫她,下一秒顾幼曦就靠在他的肩头上睡着了。

     一个毫无征兆的动作令欧晨平静的心泛起了层层涟漪,这就好像平静的湖面被一颗石子激起了千层浪。

     门口的小灯泡一闪一闪的,情绪有些不稳定,他的心跳也很不稳定,借助这微弱的光,他看得半梦半真的顾幼曦,心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欧晨慢慢地伸出手想要去触摸她,突然顾幼曦喃喃呓语,“欧晨……我好害怕……你快来救我……”

     听到她无助的声音,可以想象如果那时候他晚一步找到她,或是没有找到她,她会不会出现更大的意外?想到这里,欧晨隐隐感到后怕。

     欧晨的心复杂多变,他明明不再是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可心情却和他们这年龄段的无异,会不会他和顾幼曦在一起久了,人也变幼稚了?

     轻笑一声,把顾幼曦叫醒,然后去帮她叫门,顾幼曦混混沌沌地看着欧晨向她挥手说再见,然后就真的不见了。

     她一瞬间就清醒过来,就看到旁边的顾渠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

     父亲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从他紧凑的眉目可以看出来,他似乎有些担心,毕竟这时候的孩子,多半会毁在了早恋的魔爪上。

     “爸,我们刚刚是去图书馆看书。”顾幼曦解释道,但是怎么感觉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顾渠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茶喝,听她这么一说,他倒不知道怎么开口质问了,索性淡淡地应着,“爸选择相信你,因为你是爸的好女儿,你不会让爸失望的。”

     顾幼曦点点头,“嗯,不会的。”  “去洗洗睡吧!”

     “好。”顾幼曦松了口气,真怕被老爸看出什么门道来。

     顾渠也是没心思睡觉了,呆呆地坐在位置上冥思苦想,想起这些年来他既当爹又当妈的,自以为做得称心如意,其实在女儿长大成人之后,他发现他们竟然离得越来越远,有些心事,她是不便让自己知道的,如果这时候家里有妈妈在,或许就能开导开导她。

     他也累了!

     ……

     高中的学业最痛苦的还不是上课,有时候上课累了还可以偷睡,可是考试是没办法偷睡的,而且还要时刻绷紧脑神经,就怕一个差池填错了答案。

     两节课终于在老师严格的站岗,还有同学们的窃窃私语之中安然度过了。

     顾幼曦松了口气,刚在活络筋骨的时候就看到楚希妍风风火火找上门来,指名道姓找她。

     顾幼曦头疼地揉着脑壳儿,“哎!今天是非真多,我是不是忘了看黄历了。”

     “曦曦,你别去!那家伙找你准没好事!”花离姿阻止道。

     “放心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顾幼曦起身,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大步地朝楚希妍走去。

     奇怪!这女人有一段时间没来找她的茬了,怎么今天又来了呢?

     “顾幼曦!”楚希妍趾高气昂地看着她,和她的双胞胎妹妹一对比,楚希妍简直完胜好吗?比起那个矫揉造作的楚希婷,楚希妍看起来还是可爱一点的。

     嗯!只是一点而已,要是她不到处针对自己的话。

     顾幼曦刚一路走来还在心里对她全身骂了个遍,真正走进她的时候,随即换了副笑脸,然后笑着叫道,“学姐,你找我有事?”

     楚希妍见到她装傻充愣的样子就觉得讨厌,也不跟她多说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顾幼曦,如果离漾他要去你家晚自习,你要拒绝他知道吗?五四将至,到时候我们排练不好就唯你是问。”

     讨厌!讨厌!一听她说话,顾幼曦就觉得她很可恨!

     顾幼曦总算明了,就说嘛!她怎么会好心来找自己,还不是为了离漾,可是她也没想过要和她抢花离漾啊,她能抢到算是她的本事,与她何干?

     楚希妍双手交叉抱胸,慢慢靠近她,一身单调的校服硬是被她穿出宫廷礼服的范儿,可以想象到时候她在舞台上会是多么精光闪耀,同样身为人的顾幼曦,此刻都有些小嫉妒了,真不明白离漾为什么看不上。

     “如果你不来说,离漾就不会死心,所以这话必须你来说。”楚希妍说。

     “学姐,离漾是我学长,我一个小师妹怎么可能劝得动他?”顾幼曦才不想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呢,离漾想干嘛是他自己的权利,老是要通过她来钳制离漾,她才不傻!

     “你少装了,顾幼曦,谁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你和离漾是青梅竹马又是校友的关系,谁的关系会比你们亲,你就是想依仗这点提高自己的名声对吧?”楚希妍牙尖嘴利地讽刺道,以她来看,顾幼曦才不是什么善茬,她才是最有心机的,因为知道花离漾和她关系亲密,所以她可以假装不在乎花离漾,这招“欲擒故纵”还真用得妙啊!  顾幼曦皱巴着小脸,本来想说,除了我,里面那个(花离姿)和花离漾的关系更亲好吗?

     天啊!这个女人还真是会扯淡,什么逻辑?!她要是真和离漾那么亲密,离漾早就向自己表白了好吗?而她和离漾相处那么久也没喜欢上,这就说明,他们只是单纯的友谊。

     可是,楚希妍会听得进去吗?

     不会!

     罢了!她也不想浪费太多口舌。

     “学姐,你的意思呢我明白了,我会和离漾传达您的意思的。”顾幼曦就是故意说出来气她的。

     “什么传达,是你,你自己要这么说,别提到我,记住!还要不动声色地拒绝。”楚希妍在心里又对她翻个白眼,要是真和花离漾那么说了,指不定他就不再参与这个活动。

     还不动声色?学姐啊学姐,你能接地气点吗?有话直说不是更好?

     “我走了,记住你的使命。”语毕,楚希妍踩着猫步离开了。

     留下顾幼曦郁闷半晌,回头才反应过来她所说的话,“what?!离漾要去我家学习?”

     突然听说有第三个人要去家里学习,顾幼曦有些不适感,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她说不清楚,但是,她知道,和欧晨两个人学习就很好了,没必要那么多人。

     呃,多一个人。

     不过,对方可是自己的发小,她没理由拒绝啊!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顺其自然。”

     然而,事情远非顾幼曦想的那么简单。

     ……

     顾幼曦自然不会傻到拒绝花离漾去她家里学习,相反,她后来想想,如果离漾也在,那么她老爸就不会担心她和欧晨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可是,当顾渠看到满屋子的学生时,他真的不用担心了吗?他现在岂止是担心自家女儿早恋的问题,他还担心这么多人吵吵闹闹会不会影响到他们各自的学习?

     对于一个心心念念想让自己女儿考上北大的父亲来说,顾渠绝对不允许他们胡作非为。

     “小曦,你给我个理由,好,我就不说离漾两兄妹了,他们我还信得过,可为什么你们班的同学他们也都来了?”顾渠拉着顾幼曦进去厨房,说是要切水果给大家吃,实际上就是在和她商量这等大事。

     确实,在教育孩子方面,得下苦功夫。

     “爸,你还不清楚,我给你解释一下哈~那个呢,离漾呢是担心我功课做不好所以特地来辅导我,而楚希妍姐妹则是冲着离漾来的,但是,那个班长崔士舜呢他是不请自来的。”顾幼曦特别强调崔士舜。

     说起崔士舜,都是花离姿那个大嘴巴透露出去的风声,下午她刚和楚希妍聊完,花离姿就问她是不是因为花离漾要去她家晚自习的事,然后就顺便表达了下她自己也想来的意愿,结果刚好被崔士舜听到,某班长大人说要好好监督他们学习,有不懂的还可以请教他这个学霸。

     好嘛!所以都来了。

     “不过爸,那个周小婉要来是被我拒绝了的。”顾幼曦深明大义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