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7章 暗恋啊。磨人
    夜晚,灯火通明。窗台的那棵老树,新开的枝芽悄悄地将脚丫子伸进窗户,坐在窗沿边调皮地晃动双脚,似乎在听她说心事。

     顾幼曦支着下巴,一筹莫展地思索着,烦躁的心事就像密密麻麻的树叶,牵一发而动其身。

     几何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了欧晨那雕刻般的俊颜,一笔一划勾勒出他的下巴,他的鼻子和他的眉毛。

     曾经一度讨厌的人,怎么现在看起来那么顺眼?

     “啊……顾幼曦,别再想了,再想下去就做不了作业了。”顾幼曦烦躁地抓抓头。

     顾渠刚洗完澡,在外面喊道,“幼曦,快去洗澡了。”

     顾幼曦恹恹地关掉灯,“哦,就来了。”

     顾渠看她一眼,随口问道,“幼曦,欧晨呢?不是约好晚自习吗?”

     对哦,今天还要晚自习?

     她心里刚燃起希望,在看到时间转向十点的时候,这种希望就不攻自破了。

     “我这几天没空,让他不要来。”顾幼曦找个借口说道。

     “嗯,也对,你毕竟快高三了,不能和他们闹。”顾渠不以为然地说,“不过,我感觉他只听你话,你有空就多辅导辅导他。”

     “那也得人家愿意,说不定他现在正和某个女孩打得热火。”顾幼曦又气又酸地说。

     “哦?这么快就找到别人辅导了?”顾渠点点头,笑道,“我也觉得他蛮耐看,应该会讨人喜欢。”

     “我去洗澡。”顾幼曦闷闷地说。

     ……

     翌日一早,花离姿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教室,据说,她被崔士舜整得很惨!

     昨天下午放学后,本来花离姿想偷偷地溜走,没想到某个腹黑的班长,竟然安排生活委员在门后堵住她的去路。

     直接押到崔士舜的面前,某个腹黑鬼班长正在以身作则擦黑板,看见她,努努嘴,“水给你提来了,洗地吧!”

     “不用扫吗?”花离姿单纯地问。

     “哦,对,你提醒我了,那你先去扫地吧!”崔士舜眉眼一弯,腹黑一笑。

     “那你杵在这里干嘛?”花离姿顶着两双眼睛,怒视道。

     “我在擦黑板啊!”好忙的说。

     “你!”又转向生活委员,“那你呢?”

     “我……”生活委员悄悄地瞄了崔士舜一眼,“哦,我突然想起来,团委那边有事,我得去参加个会。”

     “诶!你!”花离姿意识到接下来有可能全部由她打扫,她得想个办法才行。

     “班长,我身体突然不舒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花离姿懂得这个道理,所以适时地服个软。

     “哦。”崔士舜淡淡地应答。

     “那个,我想回去休息。”她捂着肚子,瘪着嘴,样子十分惹人怜爱。

     崔士舜回头,淡淡地瞥她一眼,“想休息是吧?”

     “嗯嗯。”点头如捣蒜。

     “那……”

     花离姿两眼发光,有希望了!

     “你就是缺乏运动,去吧,把地先扫了。”崔士舜仍然无动于衷。

     “可是……女孩子每个月就有那么一次……我刚好就这一次……”花离姿扭扭捏捏地说,以这个为借口,还真是不好意思。

     崔士舜终于停下动作,目光正视着她,“什么这一次?”

     花离姿嘴角抽了抽,不会吧?这个天才会不知道大姨妈?是不是装蒜?还是耍流氓?

     “咳。”崔士舜咳了一声引起她的注意,说道,“花离姿,别耍什么花样,赶紧打扫,不然也别想回去。”

     花离姿重重地哼一声,慢吞吞地走过去拿扫帚,可越想越气,跑到他面前,吼道,“崔士舜,你是不是和我有仇啊?为什么老是针对我?”

     崔士舜拧赶紧抹布,视若无睹地走到窗前,开始慢条斯理地擦洗窗户。

     “崔士舜!你怎么这么不尊重人?我在和你说话!”花离姿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想刷存在感。

     “因为你迟到5次,旷课3次,没交作业6次,考试不及格拖班里的后腿3次,花离姿,我们模拟考考到现在才4次。”崔士舜一口气把她的缺点一一数落,不遗余力地教训她。

     花离姿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严重的打击,握了握拳,“我怎么样不关你事,你不要忘记,我也是有实力才考进我们这个班的。”

     “哼。”崔士舜冷哼一声,“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当初第50名考过了但没来读,你有机会挤进来吗?”

     “那也是我运气好,做人不能光看实力,运气也很重要。”花离姿使出浑身的劲反驳道。

     “是吗?那每个高考的同学如果都和你一样的想法,就可以不用学习,天天求神拜佛就行了?”崔士舜说。

     “我、”花离姿一气之下,将身边那桶水踢倒。

     “嘭~”整一桶水倒下去,遭殃的是崔士舜,他的裤腿全部都湿了,花离姿看到这一幕也为自己的冲动而感到懊悔,但是她是绝对不会认错的,因为是崔士舜先羞辱她在先,她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花离姿!!!”崔士舜那张冷冰冰的面瘫脸终于也有了表情,这张表情是愤怒。

     花离姿浑身打个冷颤,看到这么狼狈的崔士舜,她心里也愧疚难当,“干,干嘛?”

     “你不该道歉吗?”崔士舜黑着脸说。

     “我,干嘛道歉,该道歉的是你。”花离姿嘴硬地说。

     “好,很好。”崔士舜步步逼近,将她的双手扣起来,面目凶狠地看着她,“你是不是也想尝尝我尝到的滋味?”

     花离姿害怕地摇摇头,“我,我不。”

     “由不得你说不,今天就得受惩罚!”崔士舜的语气不容置喙,提起另一桶水就要泼她。

     “啊!”花离姿马上改口,弱弱地说,“崔士舜,我,我我投降,你要我干嘛我就干嘛!”

     崔士舜冷冷地看着她,“你说的。”

     “我说的。”花离姿咬牙切齿地说。

     “扫地、拖地、抹桌椅,还有擦窗户都你来。”崔士舜好像就等着她上钩。

     “不行,大不了我就扫地、拖地。”花离姿讨价还价道。

     “哼哼,花离姿,现在由不得你来讨价还价了,现在规则由我来定。我掌握主动权。”

     花离姿仿佛把崔士舜想象成是地狱的修罗,不不,修罗还太帅了,他是李逵,是钟馗。

     “还不去?”崔士舜催到。

     “去就去。”花离姿忍着心里的苦楚,提着桶再去装水。

     崔士舜看着湿漉漉的双脚,气得无力回天。

     此后,花离姿就开始长达两个小时的无偿劳碌,并且最后还要保证,期中考的时候绝对要进入班里前十。

     ……我是现在进行时的分割线……

     “曦曦,咱命苦不能怨政府,我就怨崔士舜!”花离姿狠狠地瞪着在外面站着的崔士舜。

     “呵呵,我也不怨政府。”就怨欧晨。

     都是他的错,害她没心思学习。

     “哇~快看,那不是欧晨吗?”突然有人嚷道。

     顾幼曦马上站起来,踮起脚尖看过去,这一举动,惊扰了花离姿和黎晶晶。

     “我有事先出去。”顾幼曦马上旋着一股热流跑出去。

     留下头发凌乱的花离姿和黎晶晶。

     崔士舜看看里面,再看看旋走的顾幼曦,摇摇头,进班里去。

     欧晨被一群女生围堵着,使劲地在他面前晃悠,看看哪天能够攀上这根高枝。

     很多在这所学校上学的女生,家里都有点背景,她们很早就知道,有些东西要靠自己争取,与其说通过高考改变自己的命运,倒不如靠嫁给一个有钱人来得容易。

     何况,欧晨是这么帅气的人,自然成为个个女生争先恐后的追逐对象。

     顾幼曦看着这一个由财富聚拢的圈子,此刻后头多了一条绳子,好像在牵住她,让她不要前进。

     欧晨自然也看到顾幼曦,不过他并不是来找她的,而是来找楚希婷的。

     顾幼曦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俩,这才不过短短一天的时间,怎么他就和楚希婷在一起了?

     不过,他们真的好登对,就像天造地设的一样。

     周小婉正得意,拉着矜持的楚希婷来到欧晨的面前,“欧晨,这是楚希婷,昨天那封信就是她写给你的。”

     顾幼曦的心“咯噔”一下,什么信?楚希婷不是一直都喜欢花离漾吗?怎么现在移情别恋了?这还是那个别人眼里专一的校花?

     “哦。”欧晨瞄了顾幼曦一眼,将信原封不动地还给楚希婷,“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在半道上捡到,还以为是哪个女生给我的信。”

     他又觉得这么说有些显摆的意思,解释道,“就最近收这个比较多。我看到今天学校栏目上贴着寻物启事才来找你的,现在我把它还给你。”

     顾幼曦一听,心才慢慢放松下来。

     “哦,没关系。现在东西找回来就好。”周小婉在他们之间周旋,“那个希婷,你该谢谢欧晨。这两天你不在,所以还不认识他,他就是我们现在学校人人崇拜的英雄。”

     楚希婷微微颔首,“你好,我是楚希婷。”

     欧晨看着楚希婷伸出友好结交的手,将她推回去,只是冷冷地回应道,“嗯。”

     周小婉和楚希婷面面相觑,尤其是楚希婷,她的脸色不大好看。

     “楚同学,我手心有汗。”欧晨又改口说道,大概是某个人在的原因。

     可是他为什么要突然改口?欧晨自己也是很纳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