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8章 当她是?兄弟
    顾幼曦脚步漂浮地走回教室,周小婉和楚希婷路过的时候,听到她们说,“希婷,你看我这个办法怎么样?这样就不用你纡尊降贵地主动去认识他,他自然就会来找你了。”

     “可我终归不觉得怎么好。”楚希婷纠结地说。

     “希婷,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咱们也不会傻傻地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再说,这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嗯。”楚希婷得到应有的安慰后,这就名正言顺地自以为是欧晨先来结识她的。

     女人,总要想尽一切办法安慰自己的虚荣心。

     顾幼曦毫无疑问地对她们俩产生了鄙夷的心理。

     原来这是她们的计谋!

     可是她们这么做有错吗?不过是想见见自己中意的人,不过是想让别人见识她们的高贵罢了!

     不过是自尊心作祟罢了!

     该死的欧晨,你就是个笨蛋!被人骗了也不知道。

     “咚。”顾幼曦拐了个弯,恰巧撞在了欧晨硬邦邦的胸膛上。

     两人默默地对视一眼,顾幼曦的眸光闪烁了一下,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那个………”

     欧晨没等她说完话就离开了,与她擦肩而过。

     顾幼曦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翻搅了一般,有些疼。

     她捂住自己的胸口,心里的悸动不停。

     欧晨本来觉得这样离开是对她最好的惩罚,可是他现在有些懊悔,为什么刚刚不听她继续说下去?

     ……

     顾幼曦一个人走在校道上,呆呆地看着地板,浑然不觉面前有人在等着她,直到她撞上了一堵硬邦邦的肉墙。

     “哼哼~”面前的三四个人,正是前不久被欧晨制服的小混混。

     顾幼曦的心提得高高的,她知道这次真是在劫难逃了,走到哪边都有人堵住去路。

     “顾幼曦?”红毛拿着棍棒放在手上敲了敲,藐视地看着她,“终于让我逮到你了。”

     身后的小喽啰小小声说,“老大,我们不是要找欧晨吗?”

     红毛低声吼道,“闭嘴!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

     小喽啰噤若寒蝉。

     糟了!他们要找欧晨!

     顾幼曦急得火烧眉毛,眼下她没有任何通讯工具可以联系欧晨,怎么办?

     “顾幼曦,我拿下你再去威胁欧晨。”红毛面目狰狞地说道,“害我们兄弟几个被拘留,你们倒是逍遥自在。”

     “你们还是学生,整天不学无术,对得起父母的血汗钱吗?”顾幼曦生气地说道。

     “废话少说,哥几个就是趁现在还是未成年人,当然要坏事做尽,这样法院也奈何不了我们。”红毛笑嘻嘻地说道,后面的人也一起哈哈大笑。

     “不可救药!”

     “兄弟们,上!”

     顾幼曦认命地闭上眼睛,突然没有任何人碰到她的身体,她急忙张开眼,就看到欧晨替她挡了一下。

     “欧晨,你怎么样了?”顾幼曦着急地扒开他的手一看,欧晨那条白皙无暇的胳膊出现一条乌青的伤痕。

     “这群坏蛋!”顾幼曦生气地转向他们,“我跟你们拼了!”

     “诶,顾幼曦!”欧晨情急之下将她抱起来,“你别去,会受伤的。”

     “你别管我!他们就是坏事做尽,以为我们怕了他们,所以才得寸进尺,这次我………”

     “欧老大!”突然红毛他们放下棍棒,笑嘻嘻地看着欧晨,“欧老大,让你们受惊了,你的伤怎么样了?”

     顾幼曦讷讷地扭过头,看着红毛献殷勤地对欧晨嘘寒问暖的,有些无所适从。

     “怎么回事?”顾幼曦还没搞清楚现状。

     欧晨木然地看着他们,手上的伤痕更加明显,直接拽住红毛的衣领,“臭小子,你玩够了没有?”

     红毛担惊受怕地看着他,求饶道,“欧老大,我刚刚只是想吓唬吓唬她,没想到误伤了你。”

     “吓唬她?”欧晨一听,脸色更加难看。

     这是顾幼曦从未见过的神情,像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地突然遭到突袭占领,那种像把人的心肝都掏出来的样子。

     红毛这次真是吓哭了,“咚”的一声,双脚跪地,“对不起,欧老大,对不起,我知错了,请你饶了我。”

     “滚!”欧晨没有理会他口口声声的哀求,从他身边绕过去,拉住顾幼曦的手,“走!”

     顾幼曦此时此刻倒有些可怜红毛了,虽然不知道他出此下策,意义何在?但是那跪地求饶的样子和刚刚的气势凌人简直判若两人。

     她知道这些人不该可怜,原本他们也是打算将她扣下然后威胁欧晨,没想到竟然害怕欧晨到这种地步,失去主动权不说,还把自己的尊严出卖了,这要是让他们的父母看到得多心疼!

     “你怎么样了?”顾幼曦一把将他的胳膊抓住,那不堪入目的大片淤青令顾幼曦不自觉汗毛竖起。

     “没事!”欧晨嘴硬地说道,其实他背脊是一片荒凉,冷汗岑岑。

     “还说没事,赶快去我家,我拿药给你擦。”顾幼曦说。

     “不去!”欧晨逞强道。

     “不去是吧?”顾幼曦装出一副盛气逼人的模样,“不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去。”

     欧晨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往回走,问,“你去干嘛?”

     “这一下是你帮我挡的,本来是我该来受,现在你不接受我的好意,我只好把这一下还给你。”顾幼曦硬气地说。

     欧晨看着无比认真的她,没想到这丫头的性子会这么坚韧,竟然以硬碰硬。

     如果这个时候他还拒绝,指不定她真做出什么傻事

     “算了,我服你了。”欧晨没辙,只好听从她的安排。

     顾幼曦微微满意,可是面子上过不去,只好没好气地说,“走吧!”

     欧晨在她后面走着,突然听她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路过。”某个死要面子的人这么说。

     “哦,前门比较近,这里后门远。”顾幼曦不相信他是路过。

     “我喜欢。”死要面子的人嘴硬道。

     “好。”顾幼曦埋头走着走着,又说,“你这几天没来复习,课本的知识学了多少?”

     “没学。”欧晨气死人不偿命地说。

     “没学?那你来学校干嘛?”她回过头,目光凛凛地盯着他看。

     “找你。”

     顾幼曦一愣,她有些恍惚,她深知欧晨这样的人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一定是她在做梦。

     欧晨走过去,微微垂眸,“顾幼曦,你今天见到我怎么不和我打招呼?”

     顾幼曦知道他所指何事,反驳的话到嘴里好像变得无力讨伐。

     “你明明看到我了!”欧晨控诉道。

     “欧晨,我叫不叫你很重要吗?”顾幼曦问。

     “重要!”欧晨再走近一步,目光有些灼人,将她的小脸烤成红彤彤的虾子,“这几天我不去找你,你就没来找我,我认为,是不是我们上次吵架了,所以你就永远不理会我……这个朋友。”

     顾幼曦本来一颗心全部悬在他的话里话外,原以为他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因为故事书里面,男女双方的爱情就是这么开始的,始于仓促的表白,忠于长情的守候,可是他却说……他们是朋友!

     顾幼曦内心的失落满满当当的,不知道怎么开口,应该是说是,我愿意和你和好,因为我们是朋友,可是,她对他的友谊好像掺和了一些杂质,而且如果继续当朋友,她就会和活在水深火热的煎熬当中,可是如果不是朋友,那么她以后和他说话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少。

     “顾幼曦,你不来找我,所以我来找你,我就问你,你还当我是朋友吗?”欧晨问。

     “我……”她如鲠在喉,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欧晨失望地看着她,“你还不肯原谅我吗?顾幼曦,我那天所说的话没有一点羞辱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和我的朋友分享我的喜悦。”欧晨烦躁地抓抓脑袋,“我从来不知道和别人相处这么难,一句无足轻重的话都要想好半天,可能真是我的问题吧!”

     “你别说了。”顾幼曦轻轻地打断他的话,“我愿意和你继续当朋友,我其实也没有生你的气,可能是我的成绩不理想所以影响了我们。”

     欧晨面露喜色,“顾幼曦,你真的愿意和我继续当朋友?”

     “嗯!”

     欧晨高兴地挥舞拳头,“太好了,我就怕你再也不理我。”

     “我理不理你那么重要吗?”顾幼曦闷闷地问道。

     “嗯!我欧晨从来没和谁这么投缘,你这假小子的性格能屈能伸,正适合我意。”欧晨坦白地说道,“你知道我什么时候看上你的吗?就是那天你帮我吓跑那群混混的时候,我觉得你也是个肝胆相照的巾帼英雄。”

     “行了,别吹捧了。我都接受。”唯独不能接受她喜欢的人竟然把她当成“兄弟”。

     欧晨点点头,“诶,你家好像在前面那个路口左拐吧?”

     顾幼曦心不在焉地嗯一声,又调头回去,心里很不是滋味。

     说实话,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欧晨有意思的?

     欧晨突然搭上她的肩头,学习程海鹏之前对他说的话,“兄弟,别怕!以后由我罩着你!”

     顾幼曦牵强一笑,点点头。

     “你该不会被那群混混吓傻了吧?”欧晨悄悄地观察她的表情。

     “没事!”

     “我感觉你心情不好?”欧晨敏锐地捕捉到她失落的情绪。

     顾幼曦挥掉他搭上她肩头的手,有些懒懒地说,“饿了而已。”

     顾幼曦这个习惯只有认识她的人才知道,每当她有压力,就会拿食物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