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狂风暴雨
    夏乔坐在医院外的长椅上,坐了天,医生来了,问她手术还要不要进行,他的母亲病情又开始恶化了,她闭眼靠在座椅上,回想着发生的这一切,难道这就是命么。

     第二天上午六点,手术顺利进行。

     次日,夏乔和沈浩楠领证结婚。

     当新年钟声敲响,欢乐的氛围也抵不过夏乔内心的悲伤,当整个城市都笼罩在新年的欢快气氛中时,夏乔却失去了她最重要的亲人。

     手术后的第三天,移植心脏与病人身体融合情况不容乐观,病情复发,她的母亲从此离开了这个世界。

     夏乔整天失魂落魄抱着妈妈的遗像,她突然想起整理妈妈的遗物,可就当她走到那个房间的门外,看到房间的门半掩着,粗重的呼吸声不经让人浮想联翩,从房间里传来阵阵让人脸红的声音。

     这的声音传进夏乔的耳朵里无比刺耳,未经人事的她却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她站在门外,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头,愤怒得紧咬下唇。

     真是可笑,她妈妈才刚刚去世,他爸爸竟然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透过门缝可以看到在她妈妈房间里的竟然是她爸爸和她小姨。

     她像定住了似的,无法动弹,他现在就想冲进去杀了他们,但是她知道自己又不可以这样做,因为她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不一会那声音停了。

     “亲爱的,姐姐她都去了,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名分了。”

     “宝贝跟我结婚吧,你愿意嫁给我吗!”

     “可是我怕乔儿她……”宁馨儿语气显得纠结。

     夏洪钟:“我拿走了她妈预存的治疗款骗她说全赔了,他为了他妈不得不嫁给沈浩楠啊,他已经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了,以后这个家包括整个公司都是我们的了,哈哈哈哈!”

     “亲爱的你真坏,这样会不会害了小乔?小乔最讨厌那些大少了。”

     “宝贝你真是善良,娶了你真是我的福气,不过宝贝你不用担心,沈浩楠有钱有权,小乔要是跟了他就算是还能分到不少财产呢,那可是富可敌国的财富呀!”

     善良个屁,真不愧是“好”男女!

     夏乔听得咬牙切齿,内心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极点,自己竟然就这样被自己的亲身父亲给卖了,我可是他的女儿啊!她在也忍不住狠狠地一脚蹬开房门。

     嘭……震耳欲聋,把房间内偷情的两人吓得脸色煞白,立刻拿起被子盖住身体,惊慌失措的看着夏乔。

     夏乔攥着拳头一步步的逼近他们,两人瞬间羞得巴不得找个地缝钻起来。

     夏乔心里冷笑道“你们居然也知道羞耻?”“小乔…你…你不要误会……我……不小心…我…”宁馨儿紧张得捂住被子坐起来。

     小乔忍着痛冷笑,笑得让人背后发凉,现在只要一看到宁馨儿的嘴脸,心里就怒不可遏。直接走到她身边,一个巴掌狠狠甩到她的脸上。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打破了这一刻的寂静。

     “啊…呜呜…”宁馨儿被打得扑倒在夏立中的怀里。

     夏洪钟将宁馨儿抱住,心疼的哄着她,又转过身对着夏乔怒吼道“小乔……真是反了你了,你竟敢打你……”

     夏乔咬牙切齿的看着这对男女,不等夏洪钟把话说完,直接扯着宁馨儿的头发把她拉过来,又狠狠的摔了两巴掌给宁馨儿,啪……啪……的清脆声响起,“我就打她了怎么样,她不就是个插足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吗?”

     “啊…呜呜…呜呜呜”宁馨儿被打的整张脸都肿的难看,整个身子都缩进了夏洪钟的怀里,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夏乔看到她恶心的装可怜的样子更是怒不可遏,转身就把身后的所有能砸的东西往宁馨儿身上砸,把宁馨儿光着身子砸的到处淤青,各种被摔碎的东西发出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发出巨响,将床上抱在一起的两人吓傻了,夏乔又拿起摔碎的花瓶的玻璃片,划过宁馨儿的脸蛋,“啊……不要……小乔……不要啊……”宁馨儿早已是被夏乔吓得花容失色。“小乔…放……放下…玻璃…不要划。”此时夏洪钟也是被吓得语无伦次。

     “我妈才刚走没几天,头七都还没过呢,你竟然还和小姨在我妈的房间,在我妈的床上,你们两是不是早就背着我妈开始了?”

     “小乔,我可是你小姨啊……”宁馨儿委屈的流着泪,惊慌失措的看着脸蛋上的碎玻璃片。

     你是我小姨?呵呵,这下可让夏乔更恶心了,既然是我小姨怎么还爬到我爸的床上了?

     “给我说清楚,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搞上的?”夏乔忍着内心的怒火低吼道。

     宁馨儿吓得心头一怔,竟不自觉的脱口而出,“一……一年前。”

     夏乔冷冷的笑着用尽全力压抑着内心难以平息的怒火,我妈妈真是看走眼了才会跟了你,居然给我妈戴了一年的绿帽子,好,我们走着瞧,夏洪钟宁馨儿,我早晚会让你们生不如死,去见九泉之下的我妈赎罪。

     夏乔丢下玻璃,转身跑进卫生间。

     此时床上的两下因为夏乔被吓得久久不能回神,一会儿,夏乔抱着一桶凉水,二话不说就举起往床上泼去。

     “啊……”

     床上的两人被冷水泼得狼狈不堪搂在一起尖叫。

     夏乔摔掉水桶愤怒的转身离开。

     夏洪钟脸色煞白,隐忍着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宁馨儿突然变得气势惊人,狠狠地锤打夏洪钟。

     教训完这对男女,夏乔愤怒的离开了家。

     现在她的家支离破碎,唯一疼爱她的母亲也走了,她还要面对一个并不陌生但却让她讨厌极了的男人,这是她悲惨的婚姻,这都归功于她的“好”小姨。

     现在的夏乔靠无依无靠,今后的日子该如何走下去呢。

     夏乔在深夜里把自己灌醉,嚎啕大哭了一场。

     深夜凌晨。

     拖着半醉半醒的疲惫的身子回到那如宫殿般富丽堂皇的家。

     夏玥晕乎乎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直接倒在了床上。

     突然,房间的灯亮了。

     夏玥眯着眼,晕乎乎的,才发现床上坐着一个无比俊美的男人。

     沈浩楠吗?一瞬间所有的醉意抛在脑后,她猛地清醒,惊慌失措的站起来踉踉跄跄的向门外走去。

     她才知道自己进错房间了,这是沈浩楠的房间。

     她踉跄的刚走出两步,就被沈浩楠拖住手臂,直接扑倒倒在了床上,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啊……”

     男人带着男人清冽的气息,还有酒的香醇。他揽住她纤柔的腰,脸凑在她的脸侧“小乔…我的小乔”。

     “你想干什么?”夏乔惊骇地看着他,不由得全身开始造热起来,心脏咚咚跳个不停。

     沈浩楠凝视着她清澈的眼眸,突然吻上她的唇,温柔又霸道,只想得到她。

     “嗯?”夏乔慌了。

     他气息炙热的深吻让醉酒的月镜脑袋缺氧,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感受着从来没有过的颤栗,又惨杂着一丝从未有过的欢快。

     他的深情的吻着她,恨不得将她的全部占有。

     伴随着他的吻,他从心里涌来的情愫喃喃细语。

     “小乔……我的小乔。”

     半推半就之下两个人就这样滚到了一起。

     痛……真是全身酸痛……

     “痛……”这是夏乔醒来之后嘴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字,全身像被车轮碾过一样,依稀还记得昨晚的狂风曝雨,脑海里一些零碎的片段搞得夏乔很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