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相遇
    夏乔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医院,眼里满是绝望和泪水,脑子里不停的想着医生刚刚说过的话。

     “夏小姐,目前情况看来,你母亲的病情已经开始迅速恶化,我们建议你母亲尽快做手术。好在现在医院里还有心脏源,如果你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凑足50万,我们会优先为你母亲手术治疗。不然,我们只能先救治别的病人。”

     50万?她到哪里去凑足50万?

     这些年妈妈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公司了,每一次不舒服忍忍就过去了,可就在半个月前,妈妈突然病发,医生说是心脏肿瘤,急需手术,然而他的父亲在得知以后,卷着公司的财产跑了。他根本就不管我们的死活!

     她本不想再和这个无情的男人在有任何瓜葛,但为了妈妈,她必须在试着联系他。

     快步走进街边的电话超市,她拨通了某人的电话:“是我……”

     “什么事?”夏洪钟不耐烦地问。

     “妈妈不行了,你怎么能抛弃我们就这样走了呢。”她愤怒地说,“你抛弃了我们,连她的死活都不管,你良心过得去吗?50万而已,你就要卷着公司的财产落逃吗!”

     “乔儿,你冷静点……”夏洪钟说。他不是不管,只是公司里形势严峻,他现在老婆病倒了,公司里的那些老油条怎么会放过他家这块大饼?而且,虽然他也是做生意的,可他却不当家,他在公司呆了那么久都得不到各位股东的认可,他认为自己收拾不了公司的那几个老油条,最简单的办法只能卷款而逃……

     “妈妈都要死了,我要怎么冷静?!”夏乔大吼,“如果她死了,我也去死,我们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好了好了,我最近会回去的,只是别让公司的那些老油条知道。”夏洪钟说。

     夏乔挂上电话,飞快地赶回医院。回到医院,却被告知预存的住院费即将透支,她只能把母亲转到普通病房。

     又过了几天,就在她狂躁地以为被骗了时,夏洪钟出现儿。她急忙站起来,冲过去向他哭诉道“爸,求求你快救救妈,妈真的不行了。”

     但夏洪钟也哭丧着脸告诉夏乔,他回来之后就被公司里的高层发现了,将他强硬的带回公司,他无奈之下,就恢复了公司账目,但是因为公司资金长期冻结,工程跟不上,还继续一大笔钱弥补公司的账目亏空,不然,他就要去坐牢。

     “呜…呜啊…”夏乔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难道真的没有有办法了吗?

     其实将夏洪钟强硬带回公司的并不是公司高层,而是一个在商场上叱诧风云的大人物,也不知道自己的女热上辈子积了什么福,竟然能被他看上,不过为了得到公司,把女儿嫁给他又有什么呢。

     夏乔接受不了当下的事实,哭着冲出医院。突然夏乔好像狠狠的摔在了什么东西上面,她想要停下,但已经来不及了。

     她抬起头,看见一个年轻的男人。男人穿着剪裁合体的三件式手工意大利西装,身材颀长,表情冷酷,给人不怒而威的气势感和压迫感。而他正在看着她,双眼如鹰。这个男人碰巧他认识,何止是认识,简直就是不共戴天之仇。

     男人如捕猎般的眼神,吓得她倒退一步。

     男人闲适地扫了她一眼,眼神快速地从她脸上移到脚上,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医院里走。

     男人迈步走进电梯,当电梯门关上,他对身边的属下说:“查一下她母亲在哪个病房。”

     傍晚夏乔回到医院突然接到消息说让她做好准备,马上开始进行手术。

     “可是我还没有找到钱……我没钱为妈妈准备手术。”夏乔抽噎着说。

     医生看她一眼,无奈地告诉她:“下午的时候有个男人来看望过你母亲,预留了一百万治疗费以后就走了。”

     夏乔急忙问道:“您还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吗,我真的很想知道帮助我们的那个人是谁!”

     “夏小姐,我不能跟你说太多,真的很抱歉。”

     夏乔很开心呢,因为她母亲有救了,她辞去了工作,现在她恨不得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母亲身上。

     “夏经理。”话筒里传来男人沉稳的声音。

     “沈总!”夏洪钟受宠若惊,整个人弹跳而起。就是隔着电话,他都忍不住被对方的气势所震慑。因为对方可是本市有名的地产大亨,沈氏集团的现任总裁沈浩楠!

     沈浩楠如闲聊般问:“我想夏经理很想和我签那份合约?”

     “那是当然。”夏洪钟毫不犹豫地承认。最近几个月,他都在为这事努力。因为他,公司资金冻结了一段时间,很多工程误期,公司每况愈下,眼看就要破产了,他只想攀上沈浩楠这棵大树。若是成功了,那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坐上公司的最高位置,更不必说什么卷款逃走。

     “那我们晚上一起吃顿饭,好好商量一下。”

     “好好好……”夏洪钟不敢相信。沈浩楠一开始还不同意,怎么突然就变了?不过只要能签约,他才不管发生了什么事!

     沈浩楠邪魅一笑,突然转了话题:“听说夏经理除了那位不太成器的私生子,还有一位叫夏乔的宝贝女儿?”

     夏洪钟一愣,瞬间明白了什么,说:“是。就是今天在医院撞到穆总那位。”看样子沈浩楠查过了,不然不会这么问。短短半个小时就查到了,沈总的势力果然不容小觑。

     “那就......”为了娶夏乔沈浩楠开出了让夏洪钟十分满意的条件。夏洪钟连连答应。

     夏洪钟定怔片刻,一想到突如其来的幸福,他就笑得合不拢嘴,脸上的褶子都浮现的一清二楚。

     沈浩楠的喜欢,自然有别的含义。他是男人,又在这个圈子打滚这么多年,怎么会不明白?

     他知道沈浩楠只是图新鲜,想玩一玩而已。

     他真的要牺牲夏乔吗?

     挂上电话,丁志刚发了一会儿呆,最后还是狠心做了决定。

     夏乔没有手机,他联系不到她,也不想主动去找这个女儿,只能让夏乔主动联系自己了。

     夏乔已经在收费站排队,终于轮到她时,却被告知预存治疗费被家属取走。她呆愣了几分钟,去给夏洪钟打电话:“你拿走了妈妈的救命钱……”

     “你听我说,乔儿,我明天就把钱再还回去”夏洪钟伪装的很好,“相信我,只要一晚上,我们就会有很多钱的。”

     “你怎么可以这样?妈妈马上就要手术了,你快点把钱送回来啊”夏乔焦急的说道,内心却是仿佛绝望漫上心头。这钱你拿走的容易,早让你拿回来还有可能吗?妈妈怎么办……

     话不过三,夏洪钟不再多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夏洪钟就赶到了医院,装出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他哭丧着脸,沉默了一会儿,说:“乔,把本来想多赚点钱让你和你妈过上好日子,可是你说老天怎么就这么戏弄人呢,一百万全赔了啊......”说着说着夏洪钟就抱着夏乔哭个不停。

     夏乔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夏洪钟,她的眼神冷极了,如万年冰窟让人不寒而栗,此时她说再多责怪的话也无用,她这个父亲,恐怕没这么简单。

     哭着哭着,夏洪钟突然就停了“乔,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你愿意嫁给沈浩楠,我们就能有办法,不仅你妈妈有救了,而且公司也能避免破产的危险,那可都是你妈妈的毕生心血啊,乔,算是爸求你了!”